首页 > 马勇 > 正文

晚清政治改革关键推手

发布时间:2016/09/28作者:马勇 来源:“马勇”微信公众号

摘要:晚清政治改革的经验表明,政治改革最有力量的推手一定来自体制内部,只有靠近权力中心的内部人的觉醒,才能真正说服最高统治者秉独断而定一尊,宣布改革,推动改革。


  晚清中国的全部问题无疑来自西方,在鸦片战争的时候,大清王朝已有将近两百年的历史了,大清不仅建构了一套比较完美的体制,而且确实构建了一个庞大帝国,其疆域是中国历史上最大,其经济也是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但是,一场规模不大的鸦片战争让大清丢尽了脸面,万里之外的一个岛国几万人远渡重洋,竟然打得大清没有还手之力。

  鸦片战争之后,五口通商,中国开始与西方进行比较规范的交往,近二十年,中国面貌大不一样,西方的物质、文化,以及生活方式通过五口向内地辐射,继续扩大开放,不仅是西方资本主义的要求,也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必然。

  然而,清政府主政者弄不清工业革命之后中国必然要卷入世界的道理,直至再次被打,方才于1860年名正言顺开始学习西方。此后三十年,中国经济强劲增长,清政府主政者和知识精英也普遍认同那时“中体西用”的发展模式。但是谁也想不到的,1894年一场规模并不算大的冲突打乱了中国发展路径,此后,中国开始了维新历程,学习日本,变法维新,用今天的术语去表达,就是改变先前三十年“只变其末不变其本”的发展模式,开启政治改革进程。

  1895年之后开启的政治改革进程获得了知识精英全力支持,甚至可以说,正是知识精英不懈呼吁才是政治改革得以启动的因素。但是,这场政治改革并没有走多远,1898年秋天谭嗣同等“六君子”血洒菜市口,标志着这场政治变革中止。

  政治变革在1898年秋天中止当然有复杂的原因,但是也必须看到,那时的改革并没有像康有为等知识精英所说的那样迫切,统治集团,或者说既得利益者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复杂性。

  中国像一叶小舟在风雨飘摇中前行,经过义和团战争打击,清政府在1901年重启改革,开始新政,这一次,清政府确实在教育、司法、地方自治、新经济体制、军事体制等方面进行重大改革,收效不小,进展很大,但依然没有触及政治体制中最本质的东西,没有宪政,统治集团显然还想着继续维持既有的政治架构。

  君主专制既有政治架构是中国人最熟悉的体制,这个体制就其本质而言并不是君主个人专权,而是一个集团在行使权力。这个集团的成员都是王朝的股权人,他们的祖先为这个体制的获得、建构做出过贡献。他们就是这个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当然不愿意放弃权利,不愿这个体制出现问题。

  形势比人强。西方对中国的挑战,究其本质而言,就是中国能否重建一个权利分享的新体制,因为西方对中国的影响,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培植了一个资产阶级。

  这个阶级既要继续发展,又要有一个良性的体制保护他们的基本权益,保护他们的合法财产不受无端侵害。不过,仍然应该指出的是,大清王朝的体制改革到了这个时候依然不是新生的资产阶级去取代既得利益集团,中国资产阶级的目标就是分享权力,并将政治权力圈进一个笼子里。更具体地说,他们只是要求既得利益者构建一个类似于日本的君主立宪体制,君主的权力、贵族的权力,都没有减少,只是所有的权力者都必须在宪法的框架内活动。

  用今天的眼光看,中国资产阶级的这些要求并不过分,但从1895年开始,折腾快十年了,依然没有政治改革开始的希望。过去说孙中山领导的中国革命在1905年达到高潮,其实就是说,中国资产阶级对既得利益集团越来越失望。谁能推动清廷的变革呢?

  孙中山革命党人的炸弹,资产阶级的苦苦哀求,特别是1904年的日俄战争,让中国人看得目瞪口呆,岛国日本在十年时间连续打败欧亚大陆两个大国,日本的底气、力量,不就是来自体制,来自君主立宪吗?

  中国人的这个判断深刻影响了统治者,不管真假,清廷还是在1905年接受各方面建议,派出五位亲贵大臣分赴东西洋各国考察宪政。

  五大臣都属于体制内的红人,属于政治上可靠的亲贵。他们通过实地考察以为中国确实应该进行政治改革,君主立宪并不是原来所想象的那样分割、削弱皇权,相反,君主立宪为国家提供了一个长久的稳定机制。

  1906年7月25日,考察大臣载泽上了一个密折,建议朝廷破群疑以决大计,秉独断而定一尊,布告天下,酌定若干年筹备,然后实行立宪,构建一个与日本近似的君宪体制。8月23日,载泽又上一份密折,解释朝廷以及那些反对者的忧虑,强调君主立宪“三个有利于”:有利于皇权永固,有利于外患渐轻,有利于内乱消弭。

  载泽等考察大臣的报告深刻刺激了统治者,两天后(25日),清廷毅然宣布成立专门机构研究实施步骤。经过亲贵大臣连续两天密集讨论,皇上钦奉懿旨于1906年9月1日宣布预备立宪,前后争执长达十年的政治改革在亲贵大臣鼓动下,并非想象的那样艰难就开始了。

  晚清政治改革的经验表明,政治改革最有力量的推手一定来自体制内部,只有靠近权力中心的内部人的觉醒,才能真正说服最高统治者秉独断而定一尊,宣布改革,推动改革。

  转载仅限全文转载并完整保留作者署名,不修改该文章标题和内容。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马勇”微信公众号,微信号:mayonghistory

上一篇:甲午前中日两国“朝鲜方略”
下一篇:重构中国文明解释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