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英国“恐袭”凸显反恐亟待治理精细化

发布时间:2017/06/05作者:王柳 来源:学习时报

摘要:面对严峻的安全形势和巨大的反恐压力,反恐体系和能力走在欧洲前列并时刻保持反恐戒备的英国也未能逃脱。这凸显了未来反恐斗争的复杂性,反恐亟待精细化。


  2017年5月22日,英国曼彻斯特体育场发生爆炸,这距3月22日英国议会大厦外发生袭击事件才刚过去两个月时间。自2015年初法国《查理周刊》恐怖袭击事件以来,法国、比利时和德国相继遭受“伊斯兰国”血腥袭击。面对严峻的安全形势和巨大的反恐压力,反恐体系和能力走在欧洲前列并时刻保持反恐戒备的英国也未能逃脱。这凸显了未来反恐斗争的复杂性,反恐亟待精细化。

  反恐之弦必须时刻紧绷

  美国“9·11”事件后,从《爱国者法案》的颁布到国际社会打击恐怖主义合作机制的建立,各国的国内反恐无论在立法和措施制定方面呈现出明显的预防性特征。自20世纪70年代,因为反复拒绝使用死刑的国家提出的引渡要求,英国成为许多恐怖嫌疑分子、政治避难者的天堂。而英国鉴于处理北爱尔兰局势的实践,特别是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的教训,认为传统法律的执行对于保护英国免受恐怖威胁无能为力,继而制定了为政府预防恐怖袭击提供额外紧急权力的《2001年反恐怖、犯罪和安全法案》。英国安全部门从2005年伦敦“7·7”连环爆炸案中吸取教训,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和重组,打破部门壁垒,加强合作,使英国最近几年成功避免了大规模恐袭事件的发生。

  然而,预防风险是人类理性的一部分,而人类理性的局限往往使得人们对风险的应对难以避免片面性。英国议会大厦外的袭击适逢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遇袭事件一周年之际,正值英国首相接受下议院质询之时,又发生在视为伦敦地标建筑和游客密集区的议会大厦,事件影响的政治性、危害性和社会恐慌性凸显无疑。恐怖袭击始终如一的目的是通过恐怖活动造成人员伤亡,制造社会恐慌气氛,威胁社会稳定,破坏社会秩序。在敏感时间、敏感地点发动恐怖袭击,通过渲染所谓的“恐袭路线图”,将恐怖袭击效果最大化是恐怖分子惯常使用的做法,英国议会大厦外的袭击符合恐怖袭击的一贯特征。然而,当袭击者驾车在伦敦威斯敏斯特大桥上横冲直撞,随后又持刀冲向议会大厦导致包括警察在内的多人死伤之后,首相特蕾莎·梅在仓皇撤离议会大楼时差点走错的尴尬,明显暴露出一直加强反恐戒备的伦敦在恐袭防范工作中依旧存在漏洞。或许,漏洞只是伦敦反恐预防体系难以避免的些许疏忽所导致的百密一疏,但正是些许的疏忽和漏洞给了恐怖分子以可乘之机。

  反恐与其他政府行动的重要区别在于对错误和漏洞的零容忍,然而,即使提供99%反恐保护的体系依然可能会为恐怖分子留1%空间,而任何的开放都会导致灾难性后果的发生。没有一个体系是万无一失的,在反恐趋于常态化的当下,完善的反恐体系和丰富的反恐经验并不能时刻确保国土安全不受恐怖威胁。“细节决定成败”是预防恐怖袭击不变的铁律,反恐预防这根弦必须时刻绷紧。

  反恐亟待点面结合

  类似“9·11”恐怖袭击、伦敦“7·7”连环爆炸等规模化的恐怖袭击会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和制造浓烈的恐怖气氛,预防和应对规模化恐怖袭击往往是各国反恐体系建设和反恐行动针对的重点对象。然而,自“9·11”恐怖袭击以来,西方国家普遍加强了针对大规模、有组织恐怖袭击的反恐体系和能力建设。英国的反恐能力目前在欧洲位于前列,自2005年伦敦“7·7”连环爆炸后,英国的警察更是被反复培训以应对类似暴行的再次发生。

  规模化的恐怖袭击往往有迹可循,容易被西方安全机构发现并摧毁,因此,恐怖分子长期准备和周密组织大规模袭击的难度较大。然而,此次非规模化、造成包括警察在内的多人伤亡的恐怖袭击的发生,近年来的恐袭事件呈现出“独狼式”恐袭的特征:袭击者通常使用民用交通工具和容易得到的交通工具,在最显著的标志性建筑进行技术含量低、效果高调的袭击,袭击发生地人流密集,袭击本身防不胜防。如果说预防规模化恐怖袭击需要系统化的面上工作的全面铺开,那么,预防“独狼式”恐袭则需要精细化的点上工作的细致深入,“点”与“面”存在的任何问题都会产生巨大的安全风险。

  严峻的反恐形势亟待点面结合和点与面的良性互动,既要利用预防规模化恐怖袭击的体系提供准确的反恐信息,防止因提供信息错误导致的资源浪费和反恐懈怠为“独狼式”恐袭提供可乘之机;又要将反恐的重点放到对个体恐怖嫌疑分子的排查和防范上,在反恐信息获取和措施采取上更加精准化,通过预防“独狼式”恐袭不断发现问题和更多的线索,不断完善反恐体系预防规模化恐怖袭击的发生。对于间歇性发生的“独狼式”恐袭,除了消除其产生的内生根源性问题外,需要正视“独狼式”恐袭的长期存在性,不过分渲染其所造成的恐怖气氛,遏制其对公众和应急响应部门产生的心理压力。同时,抓住恐怖活动威胁无差别的无辜者生命安全和公众对其零容忍的本质特征,在全社会宣扬“反恐人人有责”的思想,提升社会组织、公民个人的防恐意识和能力,在情报搜集、恐怖嫌疑人举报等防恐重要环节充分发挥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的作用,形成全民反恐和社会共治的工作格局。

  反恐要防止极端主义扩散

  一段时间以来,欧洲多国拉响“反恐”警报,相继出台联合反恐计划,提升反恐措施。尽管如此,恐怖袭击非但没有在欧洲“偃旗息鼓”,反而呈现“越反越恐”的趋势。其中,反恐政策依赖强硬手段而忽视内生性根源问题的解决是导致这种局面的重要原因之一。恐怖主义在欧洲滋生的一个重要根源是欧洲社会经济长期发展不平等导致的移民和难民融入困难。而汹涌的难民潮源自各种反恐力量假借民主之名在北非和中东等诸多国家制造的大规模的持续战乱。反恐政策的偏颇不仅阻碍反恐,而且往往还成为恐怖主义日益严重的重要原因。

  因此,国家要将反恐作为全球治理的重要目标,通过政治、经济、文化等法律的制定和政策的出台,彻底消除极端主义意识形态产生的根源。同时,极端思想意识的辐射是全球性的,如何防止极端主义意识形态的蔓延和传播十分关键。政府应积极加大对社交媒体上有关讨论区的跟踪,识别极端主义思想传播群体和途径并及时干预,严防社会成员特别是年轻群体受极端主义思想的蛊惑和影响。

上一篇:“一带一路”是促进人类社会全面进步之路
下一篇:促进“一带一路”成功的中国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