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 正文

今天的中国人有“大国心态”了吗?

发布时间:2017/07/31作者: 来源:北京日报

摘要:近年来,围绕“大国心态”的讨论非常热烈,见仁见智。有人说,我们已经是一个大国,然而当下国民心态还存在与大国地位不相符合之处,如弱国心态、小国心态等,我们需要培养大国心态;有人说,我们只是经济上强大了,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大国,更谈不上大国心态;还有人说,“中国威胁论”依然有市场,我们要善于守拙,不要强出头,等等。那么,究竟该如何看待“大国心态”?又该如何与时俱进地培育和涵养“大国心态”?


  丁元竹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

  佘双好

  武汉大学教授

  李宗桂

  中山大学教授

  陶东风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

  王义桅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王新波

  中国教育研究院副研究员

  话题缘起:

  近年来,围绕“大国心态”的讨论非常热烈,见仁见智。有人说,我们已经是一个大国,然而当下国民心态还存在与大国地位不相符合之处,如弱国心态、小国心态等,我们需要培养大国心态;有人说,我们只是经济上强大了,还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大国,更谈不上大国心态;还有人说,“中国威胁论”依然有市场,我们要善于守拙,不要强出头,等等。那么,究竟该如何看待“大国心态”?又该如何与时俱进地培育和涵养“大国心态”?本刊特邀有关学者加以探讨。

  ●何谓大国心态

  主持人:一般来说,所谓心态,即人的心理状态。从心理过程的角度看,它是不断变化着的,具有暂时性;从个性心理角度看,它又是相对稳定的,具有稳固性。可以说,心态是心理过程与个性心理特征统一的表现。然而,什么是大国心态,学界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我个人所理解的大国心态,是指大国的国民心态,您怎么看?

  王义桅:所谓大国心态,是对大国存在的主观认知和反映。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曾精辟地分析过大国与小国的不同,他极具洞见地指出,“小国的目标是国民自由、富足、幸福地生活,而大国则命定要创造伟大和永恒,同时承担责任与痛苦。”

  陶东风:我认为,大国心态就是与大国的经济、军事、政治实力相当的心理状态。大者,有容乃大也。这是一种博大的胸怀。比如,要考虑别人的利益,不能光考虑自己的利益;不卑不亢不傲,有定力,按原则办事而不意气用事,讲理性而不是被激情绑架;与别国平等交往,既不想着当霸主也决不当奴隶。这方面我们准备好了没有?我们要好好思考。

  王新波:总体而言,国民心态主要是集体的、社会性的,与社会结构和社会发展状态密切相关,更多地指向某个民族、某个人类群体或特定利益集团所特有的思想和感知方式。但必须注意,群体也是由其成员构成的,因此群体心态是群体中多数成员的一致反映,不存在超越成员个体之上的单独存在的群体心态。大国心态反映的就是一个国家绝大多数国民的一致心态。

  大国心态作为国民心态的一种,反映的应该是大国国民在日常生活中特别是面对重大事件或者突发事件时所普遍呈现的一种反映大国特征的认知、情感、意志和行为倾向。我们一般从积极方面去理解大国心态,它表现为认知上的理性、多元、开放、辩证、全球视野;在情感上的仁爱、平和、主动、不卑不亢、对输赢和得失的超越;在意志上的自立、自信、节制、责任意识、坚韧不拔的信念;在行为倾向上的包容、民主、规则意识、契约精神、互利共赢的行为目标。

  ●大国心态的核心要素是什么

  主持人:为了更好地把握大国心态,请您谈谈大国心态的核心要素是什么?

  丁元竹:大国心态,首要的是全体国民必须树立自信心态。就全体社会成员而言,自信是一种社会心态,是社会作为整体对自己的历史、国情、意愿的认可和认同;就个人来说,自信是作为个体对自己能力、职业、生活的认可和认同。信心乃人生之本、社会之本。个人的自信以不崇尚他人状况和价值为根本;社会的自信以不盲从他国或其他社会的价值取向为基础。中国的自信源于对自己的历史、国情、意愿的认可和认同,也源自于对当今世界状况的科学判断。

  佘双好:大国心态的核心应该是理性。作为大国国民,当有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心态,看问题既不妄自尊大也不妄自菲薄,遇到事情头脑冷静、客观理性,既坚决维护本国利益,也积极担当应尽的国际责任;既要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和定位,也要对世情、国情、党情有清醒的认识,不骄不躁、不卑不亢。大国心态强调自尊自信,并不意味着盲目的乐观。在国际社会的永恒博弈中,哀兵必胜仍然是可靠的法则,不断应对挑战也永远是成长的动力。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理性并不排斥忧患,但忧患建立在理性基础之上,国家利益才有可靠的保障。

  ●大国心态有哪些理性特征

  主持人:既然您提到了大国心态的核心是理性,那么什么是理性大国心态?它有哪些特征?

  佘双好:理性大国心态是一种客观、冷静、理智、全面、稳定和适宜的心理状态,同时也是一种稳定、成熟、合理地对待外面世界的方式,它是一个国家国民心态成熟的基本标志。

  理性大国心态是一种客观的心态,即一种实事求是的心态,也就是按照事物本来的面貌,不夸大,也不回避,客观地对待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大国的事实。理性大国心态是一种冷静的心态,也就是遇事不慌张,能够成熟圆润地处理各种复杂的事务,胸有成竹、充满自信;理性大国心态是一种理智的心态,即能够深思熟虑地处理各种事务,而不为情绪所左右。理性大国心态是一种全面的心态,既对本国的历史文化和发展现状有全面深入的了解,同时也对国外情况和世界发展有深刻认识,对各方面的得失权衡清楚的一种达观的心态。理性大国心态是一种稳定的心态,即保持着处理各种问题的一致性和连续性,不容易受各种因素干扰影响,而改变自己的目标。理性大国心态是一种适宜的心态,即处理问题恰当合适,与自己身份相称,与自己的地位相称,是一种“好雨知时节,随风潜入夜”的适宜状态。总之,理性大国心态是一种科学合理、饱含智慧的心态,它是国民心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体现。

  ●哪些心态与大国地位不符

  主持人: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然而,我们注意到,某些国民的言行显示出其心态与我们的大国地位并不符合。对此,您怎么看?

  王义桅:确实存在这种情况。就目前来说,一部分中国人并没有完全树立起成熟的大国心态,表现为:

  一是小国心态:“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之后,一篇“中国不应做救世主”的文章颇为流行。孤立地看,这篇文章说得没错。可细究不然,这反映了国人不愿意多担当的自保心态,老是把“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挂在嘴边,甚至习惯认同美国应做救世主,而中国绝不能做!与此同时太看重美国和西方的感受,要美国加入亚投行,方显亚投行之成功。一些人动辄以“中国威胁论”依然有市场为由,号召我们要善于守拙,不要强出头,将韬光养晦当做推卸责任的搪塞——天塌下来个子高的顶着,主张采取鸵鸟政策,不愿正视“一带一路”风险。一句话,没有大国的担当,正是缺乏大国心态的反映。

  二是弱国心态:鸦片战争以来,有些国人习惯做奴才不会做东家,宁可相信美国也不相信中国,认为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外国就是西方。许多人迄今走不出近代,动不动流露出悲情诉求,崇洋媚外,缺乏自信,表面上担心中国威胁,其实怕惹事,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主持人: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现象,导致这种结果的?

  佘双好:应该说,这是与我们近代以来的国情分不开的。由于清王朝的封建专制统治和统治者的骄傲自大,实行愚民政策和闭关锁国政策,使得迷信盛行、民智未开,国家贫弱,落后于世界。鸦片战争,清王朝战败,被迫割地、赔款、开商埠,丧权辱国。从此,清王朝那种以天朝大国自诩的“自大心态”遭到沉重打击,民族心理发生了急剧变化,鸦片战争不仅打破了天朝大国的黄粱美梦,而且使中国沦落为一个备受“外来蛮夷欺凌的衰弱民族”,从一个在科学技术上独占鳌头、文化先进发达的国家,变成了在新兴科学技术面前无所适从、在文化发展上不知所措的国家。巨大的心理落差使中国文化心态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民族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挫伤,“自卑心理”开始产生。此后,帝国主义列强掀起了瓜分中国的狂潮,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一直是处于一种受打击、受屈辱的弱国地位,从而造成了一部分人的小国、弱国心态。

  ●当前培养大国心态的紧迫性何在

  主持人:当前,为什么要强调与时俱进地培养与大国地位相符合的大国心态?这对于我们的国家发展有何积极作用?

  陶东风:强调培养大国心态,这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密切相关。民族复兴路上的中国不仅要有大国的经济、军事实力以及政治、外交影响力,而且国民要有与之相应的良好、健康的大国心态。

  中国历史悠久、文明灿烂,军事实力在历史上大多数时间里也不弱,令人有很强的自豪感。但近代以来,中国一直打败仗、被人欺。结果有些人落下心病,形成了一种自卑与自大混合、纠缠不清的奇特心态,这种心态在日常生活中也有一定程度的表现,对此我们进行精神分析和症候式阅读方能解得其中三昧。比如:口出狂言时常常虚弱不堪,得意洋洋时常常自卑之极,说根本不在乎时其实在咬牙切齿,大叫“我再也不理你了”不过是想引起对方关注。总而言之是心口不一、口是心非。中国实力增长了,在世界事务上有发言权了,这很好。有话就说,谁也不能限制你。有理有据时完全可以通过强硬态度对抗有些国家的霸权主义。但千万不要动辄做情绪化的发泄,这样对于一个走在复兴道路上的大国来说等于是自毁身价。

  当今社会有一部分人存在一种偏激、扭曲的心理,常常臆想国家强大后就能如何,沉溺于“引领世界风骚”的迷梦中不可自拔。被欺凌的弱者、强者为王哲学的牺牲品,在骨子里很可能与强者一样信奉这种哲学,只不过是想用同样的方法取强者而代之罢了。这样取代下去的结果,是我们的世界永远不可能摆脱强盗哲学的统治。有些无原则地鼓吹“尚武精神”的狭隘民族主义者就有这种“彼可取而代之”的强烈愿望。“尚武精神”如果不受正义、道义的引导和制约,不但会给他国而且也会给自己的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走在民族复兴路上的中国和中国人断不可如此。

  从哲学上讲,正确的社会意识对于社会存在具有促进作用。符合大国地位的国民心态,实际上就是一种正确的社会意识,它对于作为社会存在的国家的发展有着促进作用。因此,涵养大国心态,有利于推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涵养大国心态就会走向霸权主义吗

  主持人:有的人一看到大国心态,就会想到霸权主义、以大欺小。对此,您有什么解释和说明?

  丁元竹:事实上,我们可以把大国心态分为传统的帝国心态和新型大国心态。传统的帝国心态以美国为代表,历史上的大英帝国,也属此类,即典型的霸权心态。人们一看到大国心态,就会想到霸权主义、以大欺小,就与此相关。中国的和平崛起决不是重复传统帝国的轨迹,而是在新的世界环境下探索新型大国崛起的道路,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国的和平崛起需要新型大国心态,这就是不把自己的发展建立在牺牲他国利益,剥夺其他国家发展权的基础上,而是与世界各国人民一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未来的世界格局恐怕很难再出现二战以后那样的一个或两个超级大国主宰世界的局面,也不会出现在苏联解体之后,美国独霸世界的格局。中国的崛起、印度的快速发展、美国在特朗普治下的“美国第一”,等等,将使世界出现多极化格局。当然,中美之间的博弈将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的博弈。大国之间的博弈,取决于“政治上的生命力、意识形态上的灵活性、经济上的活力和文化上的吸引力”,取决于各个国家的基本心态。选择与各国人民一道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心态是当代大国应有的基本心态。

  ●当前我国国民心态发生了哪些积极转变

  主持人:如果说近代以来我们的国民心态受到小国心态和弱国心态的困扰,那么,当前我们的国民心态是否有所转变?

  李宗桂:改革开放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国民心态的良性转变,使我们更好地诠释了中国道路、中国制度、中国文化,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在文化心理素质方面构筑了国家长治久安的深厚基础。概括地说,国民心态的良性转变,有若干重要表现,这在体育领域表现得尤为明显。

  从闭锁转为开放包容,是国民心态的首要变化。2008年,全世界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来到中国,80多个国家的政要齐聚北京,开创了中国历史上外国运动员和外国政要到中国数量的纪录!盛会相聚,跨越了民族、性别、宗教以及政治制度的界限,成为和平聚会的典范。此情此景,不仅较之改革开放之前的排外闭锁心态,是巨大的进步,就是较之改革开放初期,也是更上一层楼。“四海之内皆兄弟”、“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高声吟诵,是对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所说“奥林匹克运动的魅力在于她的巨大包容性”的印证,而现今的国民心态正与其相适应。

  从屈辱自卑转为自信豁达。中国不仅举办了奥运会,实现了中华民族的百年期盼,实现了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心愿,而且还将举办冬奥会。由于历史的原因,近代中国积贫积弱,当年刘长春“一个人的奥运”,曾令多少人悲凉不已!奥运史上可怜得不足与人道的“成绩”,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许海峰“一枪打破零蛋”后,曾令国人热血沸腾,成为支持当时“振兴中华”宏愿的巨大精神力量。而今,自信豁达已经取代了当年的屈辱自卑。成熟的球迷和观众,首先为优秀而鼓掌,为精彩而呐喊,不分地域和国籍。

  从泛政治意识转为深切的人文关怀。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中,泛政治意识笼罩于体育比赛领域。甚至,有时会把某项体育比赛的胜负与国运盛衰、国力强弱完全等同起来。现在,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是当今世界“参与最广泛、影响最深远的文化体育活动”。国际奥林匹克运动把不同国度、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增进了世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为推进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豁达大度优雅的大国国民心态,正在逐渐形成。国人对于体育竞赛特别是对于奥运会竞赛心态的转变,典型地反映了改革开放30多年来民族素质的提高,体现了当代中国的社会进步。

  ●怎样进一步涵养大国心态

  主持人:有学者指出,从根本上看,形成怎样的大国心态,与大国崛起选择何种道路紧密相关。中国之大国崛起,走的是一条完全不同于以往任何国家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我们涵养的大国心态也必然体现出这条道路所蕴含的意识、理论、思路、意志,它不仅是经济社会发展成就的体现,更是制度优越性和文明影响力的展示。我们应该怎样进一步涵养大国心态?

  佘双好:涵养大国心态,首先,需要不断发展社会生产力,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其次,需要不断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克服传统文化中负面因素所带来的消极心理情绪。再次,需要加强对社会心态的引导。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政府既需要成为社会法治的模范遵守者和维护者,也需要成为社会法治化的倡导者与监督者,以自身的法治化来塑造尊法、守法,理性、平和,公平、正义的社会生态,为良好社会心态的形成提供基本的制度框架。要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思潮,凝结社会共识、整合多元的价值观念,培养积极健全心态。最后,需要每一个社会成员和社会组织共同努力。虽然政府是社会心态引导与塑造的主导者,但它并不是唯一的行动者,现代社会组织、传统的家族都可以成为主体之一。而在社会个体、群体的微观层面,不仅需要职业化的心理辅导机构的完善,也需要运用现代信息技术进行定向的引导。同时,在积极的引导与建构中,也要认识到社会心态代际性的自然嬗变,在动态跟踪监测中,不仅要为当下不良社会心态的矫正提供必要的社会设施,还要为良好社会心态的形成前瞻性地建构支持性机制。在政府、社会与个人的协力中,最终实现国民心态的积极健康发展。

  王新波:我们还要逐步探索建立大国心态塑造机制,也就是积极国民心态的形成与促进机制,应该从个体层面入手,通过家庭、学校、媒体、参照群体等个体社会化机制加以塑造。换句话说,并不是一提国民心态或社会心态形成就一定从宏观层面进行所谓的“国民性改造”或社会结构重建。从个体层面入手,可以是一个从思想理念引导,到积极品质培养,再到积极心理系统构建的逐步深入可操作性很强的促进过程。

  王义桅:我认为重要的是树立几个意识:一是真正确立清醒而不骄躁的大国意识。无论从体量还是影响力上看,中国自始至终都是大国,即便近代遭到西方侵略,大国气节始终未泯,民族复兴、振兴中华的愿望从未放弃。今天,整个世界对西方日感绝望,纷纷向东看,“一带一路”顺应了这种趋势,引领和平发展合作新时代,同时要认真评估其风险,倡导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向世界展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清醒而不骄躁的大国意识,给国际和平发展合作以信心。“一带一路”是对那些“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有力回应:试问当今哪个大国屋内扫干净了?现在是天下不扫难以扫一屋了,必须树立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这是大国意识的自然延伸。

  二是真正确立明晰而不越轨的大国身份。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清楚地亮出中国的大国身份,有针对性回答“中国是否在搭美国便车,是否不负责任”的大是大非问题,展示了我大国胸怀、大国气度。在全球治理尤其是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在G20峰会、金砖会议等合作平台,中国扮演了引领者、协调者、推动者的大国角色,及时有效回应国际社会的普遍关切,同时强调改革而非推翻已有国际体系,倡导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推动国际合作和大国协调,充分展示了中国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最大金砖国家和第二大经济体的多重身份优势。

  三是真正确立积极而不过度的大国担当。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新年贺词中说: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声音、看到中国方案,中国不能缺席。这就亮出了全球治理的中国自信与自觉。的确,大国有大国的样子。大国能为而不为,应为而不为,都是缺乏大国担当的表现。中国不怕事,不惹事,积极参与国际热点问题的解决,积极承担相应的国际义务,给国际社会提供越来越多的公共产品,成为全球治理、全球化的引领者。勇于并善于落实大国担当,不是包打天下,而是主张合作共赢,举中国方案,塑共荣之势,践大道之行。

  大国意识是主观认知,大国身份是外在认同,而大国担当是知行合一。当今中国是文明古国、新兴大国和领导型国家的三位一体。明确中国的大国身份,又避免霸权意识,探索走新型领导型国家之路,这应该是未来中国的一种趋势。(主持人:李攀)

  阅读链接

  哪些层面的大国心态

  需要我们历练

  第一,自立自强的心态。中国的发展,不能靠别人的恩惠,更不能看别人的脸色行事。打铁首先要靠自身硬。“中国威胁论”实际上也可以成为一块“磨刀石”,可以砥砺我们的民族意志。过去,敌对势力的封锁,把我们“逼”出来了“两弹一星”。今天,“中国威胁论”者的围堵,也必将把我们逼入强国之林。我们渴望得到国际社会的帮助和援助,但我们首先应把发展的基点放在自身综合国力的提高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增强抵御外部压力的能力,才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第二,理直气壮的心态。中国的和平发展是光明正大的正义事业,中国的和平发展模式是光明磊落的发展道路,他人无可置喙。近代以来,一些西方列强依靠巧取豪夺,凭借武力侵略崛起,他们的帝国大厦是建立在掠夺弱小民族的财富和生命之上的。中国基于自己长期遭受外来势力侵略的历史教训,坚持走一条完全不同于西方列强的发展道路,依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和平发展,这本身就是对人类文明的一大贡献,有什么可指责的?别的国家都可以根据自身的安全需要加强国防,更新武器装备,实现军队的转型。为什么偏偏中国不能实现国防的现代化?对于一小撮对中国心怀叵测的人,那只能由他们去了。

  第三,开放包容的心态。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我们要善于集世界文明之精粹,与不同制度的民族和国家和睦相处、和平竞争、共同发展。我们也要学会在叫骂声中成长,排除干扰,专心致志,潜心发展。对于干扰中国和平发展的杂音、噪音,我们应该具体分析,凡是有几分道理的我们都应认真思考、引起警戒;凡是心存疑虑,或者有所误解的,我们应解惑释疑。

  第四,善于守拙的心态。中国仍然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我国离世界强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切不可妄自尊大,盲目骄傲。更不可把尚不具备的能力吹嘘为已经具备的能力,把正在研发的能力夸耀为已经成熟的能力。图虚名而招实祸。我们应该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埋头苦干,以给老百姓谋实惠、求实利为奋斗目标。

  第五,面向未来的心态。中国的和平发展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不必拘泥于一时一事的得失,而应从长计议。我们需要进行产业转型、产业升级。我们不能长期依靠低附加值产业来维系数千万低收入者的生计,而应依靠质量、依靠信誉闯出一条新的发展道路,实现我们的民族产业由机械化、半机械化向信息化的跨越式发展。

  第六,谋求共赢的心态。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各国利益交融,不能指望靠损害他国的利益来谋求自身的发展。这种发展思路,也许可以得计于一时,却不能得计于长远。我们应加强国际合作,与其他国家优势互补,力争把“蛋糕”做大,大家利益共沾、同享,寻求共赢。

  ——罗援 《中国需要历练六种大国心态》

上一篇:“一带一路”下的中华文化海外传播
下一篇:文化自信:本质属性与力量之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