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略前沿 > 正文

我国重要战略机遇期外部环境的变化

发布时间:2017/09/25作者:高扬 来源:学习时报

摘要:我国周边环境风云变幻,美国加强对亚太地区的重视和投入,“中国威胁论”不时涌动。我国当前所面临的推进战略机遇期的外部环境较提出时已发生巨大变化。


  自党的十六大提出“重要战略机遇期”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经济快速发展,综合国力急剧上升,对世界的贡献和影响越来越大,国际地位空前提高,前所未有地接近世界舞台中心。但同时,我国周边环境风云变幻,美国加强对亚太地区的重视和投入,“中国威胁论”不时涌动。我国当前所面临的推进战略机遇期的外部环境较提出时已发生巨大变化。

  全球经济遭遇金融危机后复苏不力。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世界经济持续深度调整,各类变化带来的风险也在提升。发达经济体增长持续低迷,私人投资增长放缓,消费需求疲弱,缺乏强劲复苏动力。英国脱欧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对经济全球化和欧盟经济一体化进程带来重大影响。美国政府债务高企,截至2017年7月3日债务总额已经达到19.8万亿美元,约为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04%,成为悬在世界经济复苏上的一把利剑,处置不当有可能引发新一轮全球经济动荡。当前,发达国家微刺激经济持续采取低利率政策,这有利于刺激投资、稀释债务、减轻还债压力,这也会变相造成我国外汇储备缩水,增大我国发生输入性通胀的可能性。

  美国对我国遏制的一面不断增强。美国对我国在亚太地区影响力的上升存在根深蒂固的偏见,但随着综合实力的此消彼长,美国已无足够实力对我国进行全面围堵。特朗普政府上台后,虽然没有提出明确的亚太地区战略,但是通过军事示强、政治挑拨、经济施压等举措加大对我发展环境的干扰。美国进一步加强了与日、澳、韩等盟国的关系,积极推动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推动日韩关系缓和并签订情报共享协定,加强与泰国、越南等国军事合作关系,积极介入我国与周边国家的领土和领海主权争端,拉拢印度并加大对印度的支持。同时,施压我国更多介入朝鲜弃核,对我国展开 301条款调查,威胁对我国进行贸易战。

  面临的外部舆论环境日益复杂。随着我国在国际事务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不断增强,国际上要求我国承担超出我实际能力的国际责任的声音也越来越多,西方发达国家则千方百计向我国转嫁其在新时期全球治理中冒险行为导致的恶果。一些发展中国家只看到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将我国视为发达国家和超级大国,给予支持的力度不断升级加码,期望和要求也更高更多。他们没看到或者是不知道我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与发达国家仍有很大的差距,没看到我国虽然有发达的城市如上海、北京、深圳等,但同时也有许多贫困的需要大力发展的农村地区。

  周边安全环境复杂演变。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我与周边国家关系日益紧密的同时,遇到的阻力也在不断增加。我国周边国家政治体制多样,文化价值取向多样,国家之间的矛盾也是错综复杂,同时许多周边国家也正处在社会的转型期,国家发展方向的不确定性和社会的不稳定性也在增加。我与周边国家一方面在政治、安全、经济、文化等方面的互动更加深入,双多边的各种机制性互动和对话增强,但利益冲突难以从根本上解决。一些国家处于政治与社会转型时期,一些国家极端主义滋生蔓延,国家领导人也面临新旧更替,这极易引发不可预知的政治风险。

  一个大国要发挥更大的影响,首先要学会承受更大的压力。我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后的利益延伸和拓展使得我们在国际舞台上的“有所作为”更多,会吸引更多的聚焦。较前而言我们当前面对的挑战更多,面对的形势更复杂。我们要从国内国际两个大局互动的高度认识战略机遇期和外部环境,在外交实践中灵活掌握“韬光养晦”与“有所作为”的关系,确立多元化、立体式外交的意识,搞好大国平衡,运用好不断增强的实力和影响力应对挑战。

上一篇:创建“一带一路”建设长效推进机制
下一篇:周边秩序进入变革关键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