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党治理 > 正文

社会党国际的内部分裂及其原因与评价

发布时间:2017/10/26作者:向文华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运动

摘要:以德国社会民主党为首的西欧传统社会党对社会党国际领导层进行了猛烈批评,最终与其他进步力量联合成立了与社会党国际平行的进步联盟。吸纳有争议的成员党、内部存在争取主导权的斗争及其内在缺陷是导致社会党国际分裂的主观原因,而社会党国际正式成员党地区结构的变化、欧洲社会党的发展壮大及西欧传统社会党联合更广泛力量的愿望成为社会党国际分裂的客观原因。世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出现了两个平行的国际组织,社会党国际的实力因此受到削弱。


  作者简介:向文华,西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内容提要:以德国社会民主党为首的西欧传统社会党对社会党国际领导层进行了猛烈批评,最终与其他进步力量联合成立了与社会党国际平行的进步联盟。吸纳有争议的成员党、内部存在争取主导权的斗争及其内在缺陷是导致社会党国际分裂的主观原因,而社会党国际正式成员党地区结构的变化、欧洲社会党的发展壮大及西欧传统社会党联合更广泛力量的愿望成为社会党国际分裂的客观原因。世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出现了两个平行的国际组织,社会党国际的实力因此受到削弱。

  关 键 词:社会党国际/进步联盟/社会党/社会民主党

  标题注释:本文受到2016年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世界社会党及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跟踪与比较”(项目编号:SWU1609015)资助。

  社会党国际在1951年成立时,只有25个政党参加①,基本上是一个“欧洲社会党的俱乐部”。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努力,截至2017年,社会党国际拥有各类成员党150个。社会党国际成为传播民主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的重要国际组织。

  社会党国际在维利·勃兰特(Willy Brandt)主政时期,为吸收亚非拉地区的政党加入社会党国际,放宽了发展中国家政党加入社会党国际的条件。为此,许多奉行民族主义的解放运动和反犹主义的政党,乃至长期实行独裁统治的政党也加入了社会党国际。这些政党在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遭到社会党国际西欧成员党的猛烈批评,并最终引发了社会党国际的内部分裂。

  一、社会党国际的内部分裂

  社会党国际在成立半个多世纪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折。以德国社会民主党为首的西欧传统社会党对社会党国际及其现任领导人进行了猛烈批评,并最终在组织上“另起炉灶”,成立了一个平行于社会党和其他进步力量的国际组织——进步联盟(Progressive Alliance)。社会党国际在事实上发生了分裂。

  社会党国际的核心成员党,如德国社会民主党、英国工党、瑞典社会民主党、荷兰工党等对社会党国际毫无原则地吸收一些实行独裁统治的政党的做法非常不满。例如,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西格马尔·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批评社会党国际将埃及民族民主党和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吸收为正式成员党,他还公开宣称德国社会民主党人不能与穆罕默德·胡尼斯·穆巴拉克(Muhammed Hosni Mubarak)和本·阿里(Ben Ali)这些独裁者、罪犯们坐在一起。②

  这些核心成员党同时批评了社会党国际吸收一些有争议政党的做法,认为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侵犯人权;莫桑比克解放阵线党操纵选举;以色列梅雷兹党支持恐怖主义;巴勒斯坦法塔赫支持恐怖主义,致力于消灭以色列国;黎巴嫩社会进步党与黎巴嫩真主党结盟等。③德国不来梅市前市长、德国社会民主党党员亨宁·舍夫(Henning Scherf)指控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侵犯人权,并宣称自丹尼尔·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2006年执政以来,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成为满足该党利益的工具,背叛了其原来的宗旨。④

  面对批评,社会党国际在2011年3月相继作出开除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和埃及民族民主党的决定。同时,由于科特迪瓦人民阵线在2010-2011年选举时操纵选举,使科特迪瓦陷于内部武装冲突,社会党国际因而也将该党开除。

  法国社会党领导人批评社会党国际现任领导人乔治·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和秘书长路易斯·阿亚拉(Luis Ayala)管理不善且不负责任,将许多非民主的政党吸收进社会党国际,缺少社会主义理想。

  2013年2月,在葡萄牙卡斯凯什镇(Cascais)召开的社会党国际理事会上,社会党青年国际的秘书长比阿特丽斯·塔莱贡(Beatriz Telegón)对社会党国际的政治家们享有特权表示愤怒,认为在同世界范围内发生的紧缩和贫困作斗争的时候,社会党国际领导人却出入五星级酒店,乘坐豪华汽车,这将如何促进社会变革呢?⑤

  西欧社会党是社会党国际的创始成员,曾为社会党国际提供思想与政策指导,也是出资最多的政党,它们缴纳的会费占社会党国际会费收入的85%。但是,自法国社会党领导人皮埃尔·莫鲁瓦(Pierre Mauroy)卸任社会党国际主席后,社会党国际主席一直由南欧地区社会党领导人出任,而秘书长一职自1989年至今一直由智利激进党领导人阿亚拉出任。

  德国社会民主党公开批评现任社会党国际主席帕潘德里欧没有多大的政治影响力,而且他所在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与希腊新民主党、民主左翼党共同组成的三党联合政府,也因实行紧缩政策而导致在2015年1月的大选中惨败。同时,它认为秘书长阿亚拉只是来自智利一个小党。⑥

  西欧传统社会党还批评社会党国际效率低,没有能力应对当前经济危机带来的挑战;而且其组织形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没有能力进行改革,没有将自己摆在现代全球进步政治的中心,在全球政治中缺乏远见和切实的政策;尤其是社会党国际的财政与决策一直不透明,存在腐败。

  德国社会民主党指出,社会党国际除在伦敦设立秘书处以外,并没有建立自己的组织框架;同时,社会党国际代表大会每三年才召开一次,理事会每两年才召开一次,时间间隔过长;此外,社会党国际的决议多数是无效的,如要求伊朗尊重本国政治活动分子的权利,并没有任何实际效果。⑦

  面对西欧社会党的批评,社会党国际主席帕潘德里欧和秘书长阿亚拉向其成员党发出一份公开信,批评德国社民党领导人歪曲事实真相。例如,针对德国社民党批评社会党国际直到本·阿里、穆巴拉克下台后才将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和埃及民族民主党开除,帕潘德里欧和阿亚拉辩解道:20世纪80年代初,他们才开始接触社会党国际,当时这两个政党已经参加社会党国际的活动了;而且社会党国际早就与问题成员党划清了界限;社会党国际也从不允许存在人身攻击和歪曲事实。⑧

  2011年4月,来自欧洲和其他地区的29个社会党领导人共同向社会党国际领导人提交了一封信,要求社会党国际进行改革,使其成为具有政治远见、拥有透明和民主程序的全球组织。此信引起社会党国际内部的广泛讨论。但是,此信没有得到绝大多数代表的签名,未能提交社会党国际理事会会议。社会党国际领导人也向社会党国际代表大会提交了一份微调内部程序的改革建议,没有触及社会党国际面临的根本问题。

  2012年8月,社会党国际第24次代表大会在南非开普敦召开。欧洲社会民主党人要求对社会党国际进行根本改革,认为二战后成立的社会党国际反映了那个时代的观点与组织形式,只是社会党人进行观点讨论的论坛,而不是一个具有真正进步的、政治变革力量的国际组织,现在到了评估社会党国际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全球进步政党需求的时候了,如果社会党国际仍然保留现在的组织形式,它将不是社会党人需要的组织。

  为此,欧洲社会民主党人决定创建一个与社会党国际平行的组织。2012年12月,新组织的筹备会在意大利罗马召开,有42个政党的代表出席,包括意大利民主党领导人皮埃尔·路易吉·贝尔萨尼(Pier Luigi Bersani)、法国社会党书记哈莱姆·德西尔(Harlem Désir)、阿根廷社会党主席埃梅斯·宾纳(Hermes Binner)、美国佛蒙特州的民主党州长彼得·沙姆林(Peter Shumlin)、突尼斯争取工作与自由民主论坛的秘书长穆斯塔法·本·贾法尔(Mustapha Ben Jafar)等。此外,印度国大党、巴西劳工党和希腊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也派出代表参加。荷兰工党、瑞士社会党和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也表示支持。与会者一致同意建立一个进步政党的组织,同时也向其他进步社会力量、基金和非政府组织开放。该组织的建立时间应在2013年上半年,成为寻求应对全球政治挑战、交流竞选经验的共同论坛,这一组织的名称正式命名为“进步联盟”。⑨会后,德国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加布里尔正式对外界宣布:“我们在罗马已经建立了一个拥有来自五大洲40多个政党与非政府组织的新国际。”⑩

  2013年5月22日,在德国社会民主党成立150年之际,进步联盟正式在莱比锡召开成立大会,来自世界各地的70个社会党参加了成立大会。其中,社会党国际既有的162个成员中的69个政党宣布加入进步联盟。

  尽管进步联盟的成员党仍然保留社会党国际成员党的资格,但是,它们大幅削减了向社会党国际交纳的会费。德国社会民主党此前每年向社会党国际交纳10万英镑会费,之后每年只交纳5000英镑。法国社会党也将每年所交的4.5万英镑会费削减了一半。瑞士社会党原来每年交纳1万英镑,现在每年只交1000英镑,削减了90%。(11)欧洲议会中的青年社会党党团(12)也宣布每年只向社会党国际交2万英镑的会费,而不是过去的4.5万英镑。奥地利社会民主党也宣布削减会费。(13)因此,社会党国际在面临政治危机的同时,面临着更加严重的财务危机。

  此外,英国工党、瑞典社会民主党和挪威工党等也要求将自己在社会党国际的成员地位从正式成员党下降到观察员党,德国社会民主党实际上暂停了在社会党国际的成员资格,大幅削减参加社会党国际的活动,只是偶尔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的活动。原社会党国际的其他核心成员党也减少了在社会党国际的活动,进步联盟已经成为社会党国际的竞争者和替代者。成立66年之久的社会党国际发生了严重分裂。

  新成立的进步联盟是一个松散的国际组织,当时包括119个政党,其中大多数是原社会党国际的各类成员党,也包括美国民主党、巴西劳工党、意大利民主党、印度国民大会党等。此外,进步联盟还囊括了妇女社会党国际(Socialist International Women-SIW)、欧洲议会社会党与民主党进步联盟党团(Group of the Progressive Alliance of Socialists & Democrats in the European Parliament)、欧洲社会党(Party of European Socialists)、欧洲妇女社会党(Party of European Socialists Women)、国际工会联合会(International 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美洲工会联合会(Trade Union Confederation of the Americas)、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Friedrich Ebert Foundation)、奥洛夫·帕尔梅国际和平中心(Olof Palme International Center)等组织。

  总之,进步联盟成为社会党、工党、民主党、工会、基金会、思想库、非政府组织等进步力量的国际组织。目前,进步联盟已经举行了20多次会议或论坛,实际上已经成为社会党国际的有力竞争者。

  二、社会党国际内部分裂的原因

  进步联盟的成立、社会党国际发生内部分裂既有自身的原因,也有外部因素。

  (一)社会党国际吸纳了有争议的成员党

  社会党国际成立时基本是“欧洲社会党的俱乐部”。为了实现社会党国际的全球化,吸引更多的亚非拉政党加入社会党国际,社会党国际放宽了发展中国家政党加入社会党国际的条件。

  社会党国际曾坚持只有奉行多党制原则的民主政党才能被接受。但是,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的非洲地区,大多数国家都实行一党制或威权统治。为此,社会党国际领导人修正了组织原则,愿意与实行一党制的政权合作。此后,社会党国际陆续吸收了许多事实上实行一党统治的政党加入社会党国际,如埃及民族民主党、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莫桑比克民族解放运动、纳米比亚西南非人民组织等。

  勃兰特在1976年当选社会党国际主席后,社会党国际实行更加开放的政策,扩大第三世界国家政党在社会党国际中的比重,加入社会党国际的政党更加复杂。其中,有些成员党根本没有达到社会民主主义的要求。(14)20世纪80年代,社会党国际的意识形态向左转,支持一大批进行民族解放运动的政党,如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和萨尔瓦多法拉本多·马蒂民族解放阵线(Farabundo Martí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15)1980年11月,在社会党国际第十五次代表大会上,成立了由社会党国际副主席领导的“保卫尼加拉瓜革命委员会”,支持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政府。1996年,社会党国际第二十次代表大会吸收尼加拉瓜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为正式成员党。

  在2011年爆发的“阿拉伯之春”社会运动中,突尼斯宪政民主联盟和埃及民族民主党充分暴露出专制、独裁的特点,从而引发了西欧社会党领导人对社会党国际容忍独裁政党在社会党国际长期存在的猛烈批评。这些批评成为社会党国际内部分裂的导火索。

  (二)社会党国际内部争取主导权斗争的结果

  社会党国际内部的西欧社会党,如德国社会民主党、英国工党、瑞典社会民主党、法国社会党、奥地利社会民主党、荷兰工党等,在社会党国际的成立及其活动中发挥过核心作用。它们曾为社会党国际提供了思想指导与动力支持,提供了社会党国际85%以上的会费收入。因此,西欧社会党曾长期主导社会党国际。但是,自法国社会党领导人莫鲁瓦1999年卸任社会党国际主席以来,社会党国际的主导权主要掌握在南欧社会党和智利激进党手中。

  莫鲁瓦卸任后由葡萄牙社会党领导人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继任社会党国际主席。古特雷斯于2005年卸任后,继任社会党国际主席的是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领导人帕潘德里欧。帕潘德里欧自2006年出任社会党国际主席至今,任该职务已经长达十年之久。掌管社会党国际实际运作的社会党国际秘书长一职,自1989年以来一直由智利小党激进党领导人路易斯·阿亚拉担任。

  西欧社会党领导人失去了对社会党国际的主导权,认为社会党国际运作程序不民主、不透明,存在腐败问题,尤其是在帕潘德里欧担任希腊总理期间,奉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实行严厉的紧缩政策,在2010年便黯然下台,所以理应辞去社会党国际主席职务。为结束阿亚拉对社会党国际多年的控制,西欧社会民主党、包括社会党国际的下属组织——青年社会党国际和社会党青年国际联盟的领导人共同推举瑞典社会民主党前主席、瑞典前首相莫娜·萨林(Mona Sahlin)为社会党国际秘书长的候选人与阿亚拉竞争。但是,最终萨林只获得36票,阿亚拉获得46票,萨林落选。(16)

  在无法夺回社会党国际主导权的前提下,社会党国际内的改革派——西欧社会党以及社会党国际的附属组织,在得到欧洲社会党、欧洲议会社会党与民主党进步联盟党团的鼓动和支持下,决定创建与社会党国际平行的国际组织——进步联盟。

  (三)社会党国际内在的缺陷

  二战后成立的社会党国际只是一个成员党领导人,尤其是欧洲社会党领导人的论坛,没有正式的组织功能。社会党国际虽然存在了60多年,但是一直没有成为全球进步政治的中心,在全球政治中缺乏有针对性的措施和远见。而且社会党国际的领导人并不参加国际的具体活动,只是出席代表大会和理事会。

  在全球经济危机之时,社会党国际并非一个采取实际行动的组织,能为身处困境的社会党和其他进步政党提供具体的方案。许多政党认为社会党国际仅仅是在不断地发公报和清谈。社会党国际的理事会和代表大会充斥着毫无实质内容的系列演讲和决议。社会党国际在作出内部决定时尤其缺乏公开透明。(17)2014年12月,社会党国际不顾各成员党的具体情况,将未交会费的11个社会党(18)除名。此外,社会党国际长期疏远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中左政党,如印度国大党(19)、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巴西劳工党等。

  社会党国际对蓬勃发展的新社会运动、生态环保运动、工会运动、非政府组织等反应缓慢,没有及时将它们纳入社会党国际组织之中,共同应对新自由主义的挑战。当欧洲一些国家面临债务危机、新自由主义盛行时,社会党国际提不出切实可行的替代方案,反而拥护新自由主义的紧缩方案,也没有能力应对经济危机带来的挑战。

  社会党国际的以上内在缺陷,成为西欧社会党批评和不满意的地方,从而促使它们成立另一个平行的、实际上是替代性的国际组织。

  (四)社会党国际正式成员党(20)的地区结构变化,削弱了西欧传统社会党在该组织中的作用

  1951年社会党国际成立时,亚非拉地区只有四个政党成为社会党国际正式成员党:日本社会党、以色列工党、阿根廷社会党和乌拉圭社会党。但是,现在社会党国际正式成员党的地区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来自亚非拉地区的正式成员党共有61个,来自原东欧和独联体转型国家的正式成员党有19个,来自加拿大和美国的正式成员党2个,属于西欧传统社会党的正式成员党只有20个。(21)在社会党国际现在的正式成员党中,传统的西欧社会党变成了少数。因此,在社会党国际代表大会和理事会的投票中,西欧社会党处于不利地位,因为来自亚非拉地区的社会党无论是意识形态、方针政策还是利益的诉求都与传统的西欧社会党有所不同,很难与西欧社会党保持一致。

  自2011年以来,以德国社会民主党为首的西欧社会党传统多次要求社会党国际进行改革,使社会党国际成为拥有透明和民主程序的全球组织,但是,因为西欧社会党在正式成员党中处于少数,加上社会党国际领导层的抵制,西欧社会党改革的呼声没有得到响应和落实。西欧传统社会党实际上已经丧失对社会党国际决策权的控制。为此,西欧社会党只有重新建立进步联盟来实现自己的主张。

  (五)欧洲社会党已经发展为社会党的国际组织,为进步联盟的建立提供条件

  欧洲社会党(Party of European Socialists)于1992年11月成立时,是一个泛欧洲的政党。其创始成员是欧洲联盟的社会党、挪威工党和英国工党,接替欧洲经济共同体时代的社会党邦联。欧洲社会党成立之初,只有西欧传统的18个社会党。(22)现在,欧洲社会党已经扩展到成员党31个、联系政党13个、观察员党12个。其成员党已经横跨整个欧洲、非洲和亚洲。欧洲社会党在非洲的联系与观察员党有:埃及社会民主党、摩洛哥人民力量社会主义联盟、突尼斯争取工作与自由的民主论坛;在亚洲的联系党有:土耳其共和人民党、土耳其人民民主党;在亚洲的观察员党有:以色列工党、以色列梅雷兹党、巴勒斯坦法塔赫。(23)

  欧洲社会党实际上已经具备另一个社会党国际的雏形。欧洲社会党在欧洲议会的党团名称为“社会党与民主党的进步联盟”(Progressive Alliance of Socialists and Democrats)。当欧洲社会党与德国社会民主党、英国工党、瑞典社会民主党发起成立与社会党国际平行的国际组织时,也命名为“进步联盟”,说明后一个进步联盟是欧洲社会党在欧洲议会社会党与民主党进步联盟的进一步扩展与延伸。欧洲社会党是进步联盟成立的主要发起组织。

  (六)西欧传统社会党希望建立更广泛的平台,应对右翼保守主义势力的挑战

  当欧盟各国普遍受到债务危机影响、财政紧缩日益盛行之时,西欧传统社会党希望联合全球其他进步力量,包括工会运动、非政府组织、基金组织,民主党(包括美国民主党)等,建立一个更广泛的平台,以应对右翼保守主义势力的挑战,寻找对紧缩政策的替代方案。经过多年的实践证明,社会党国际无法应对世界经济危机和全球右翼力量的挑战,也不接受西欧社会党等改革派的意见。因此,西欧传统社会党与欧洲社会党只有“另起炉灶”。

  三、如何评价社会党国际的内部分裂

  (一)社会党国际内部的分裂表明世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分裂

  起初,西欧社会党是创建社会党国际的主要力量,但在勃兰特领导下的社会党国际摆脱了“欧洲中心主义”,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组织。但是,在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领导人帕潘德里欧和智利激进党领导人阿亚拉的领导下,社会党国际暴露出许多问题,遭到核心成员的批评。同时,由于社会党国际领导层不接受核心成员提出的改革方案,西欧社会党便另行成立了由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和其他进步力量组成的进步联盟。从此,世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出现两个平行的国际组织。尽管进步联盟的核心成员仍然保留着社会党国际的成员资格,但是它们已经很少参加社会党国际的活动。存在66年之久的社会党国际实际上成为以南欧社会党和第三世界部分社会党为主体的国际组织。

  此外,社会党国际与进步联盟在活动组织、会员招募、资金筹措上也存在着竞争关系。例如,社会党国际为弥补财政危机,加快了招募成员的步伐,尽管有些政党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社会党也将其吸收。未来这两个国际组织的走向有待进一步观察。

  (二)欧洲地区社会党存在进一步去意识形态的现象

  冷战结束后,欧洲地区的社会党的意识形态从民主社会主义转向社会民主主义,放弃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的思想,致力于从所谓的人性角度改良资本主义。目前,欧洲地区的社会党进一步从社会民主主义转向所谓的“进步主义”(Progressivism),向中间派靠拢,已经转变为“进步政党”(Progressive Parties)。欧洲地区社会党在意识形态上的“去社会民主主义”,与美国民主党的进步主义(24)不谋而合,与西欧传统的社会民主主义思想已经相去甚远。欧洲地区社会党的意识形态更加模糊与飘移。例如,欧洲地区社会党现在崇尚的民主、正义、团结和性别平等的价值观(25)与其传统的民主、自由、平等、团结和互助的价值观有相当大的区别,它们现在更加强调对现实问题的关注,如管制市场、反对不平等、减少贫困和促进发展等,反映了自2010年以来的欧洲债务危机对欧洲地区社会党思想和政策的影响。

  (三)欧洲地区社会民主主义力量处于下降通道

  欧洲地区社会党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先后提出“第三条道路”、“中间道路”等理论,一度带来各国社会党的选举胜利。到1999年,欧盟15个国家中有13个国家由社会党执政或联合执政。但是到21世纪,“第三条道路”再没有给欧洲各社会党带来好运。在21世纪的前十年,德国社会民主党、瑞典社会民主党、意大利民主左翼党、荷兰工党、法国社会党相继失去政权,英国工党在2010年、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和葡萄牙社会党也在2011年相继败选。到进步联盟成立的2013年,欧洲主要国家的社会党的得票率总体呈下降趋势(见表1)。

  在21世纪前十年,欧洲主要国家的社会党的得票率总体上呈下降趋势,只有法国社会党和意大利左派民主党的得票率没有下降,欧洲社会民主主义力量相比右翼保守主义力量呈弱势。因此,为应对新自由主义的挑战,欧洲社会党只能选择与工会运动、民主党、非政府组织等进步力量组成广泛的网络组织。

  (四)进步联盟的成立削弱了社会党国际的影响力

  长期以来,西欧传统社会党是社会党国际的核心力量,成为社会党国际的思想灵魂与资金来源。它们另行成立进步联盟,减少在社会党国际的活动,大幅度削减向社会党国际提交的会费,不仅使社会党国际面临财政危机,而且使社会党国际失去了思想来源。

  进步联盟经过四年多的发展,目前的成员有114个政党或组织。其中,社会党国际的成员党有75个,占社会党国际成员党的50%。尽管参加进步联盟的社会党国际成员党仍保留社会党国际成员资格,但实际上它们减少了在社会党国际的活动,因而也削弱了社会党国际的影响力。

  总之,世界社会民主主义运动出现两个平行的国际组织,标志着统一的社会民主主义运动不复存在。社会党国际的内部分裂只会削弱社会民主主义的发展,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社会民主主义力量与保守主义右翼势力相比将处于劣势。社会党国际与进步联盟如何应对二者合作、竞争、共存的生存状况、避免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将取决于两个国际组织领导层的决策。从两个国际组织目前的活动来看,暂时还未出现统一的可能性,二者未来的发展前景仍值得我们关注。

  ①"Parties Represented at the Founding Congress of the Socialist International",see from http://www.socialistinternational.org/viewArticle.cfm?ArticleID=39&ArticlePageID=1333&ModuleID=18.

  ②Von Aert van Riel,"SPD Spaltet Internationale",see from http://www.neues-deutschland.de/artikel/820762.spd-spaltet-internationale.html.

  ③"Socialist International",see from http://www.conservapedia.com/Socialist_International.

  ④Von Aert van Riel,"SPD Spaltet Internationale",see from http://www.neues-deutschland.de/artikel/820762.spd-spaltet-internationale.html.

  ⑤"Socialist Turmoil:Progressive Alliance vs Socialist International",see from http://www.opensocietyonline.com/index.php/en/themes/item/230-Socialist-turmoil-html.

  ⑥Dan Gallin,"The Slow Death of the Socialist International",see from http://usilive.org/opinions/the-slow-death-of-the-socialist-international/.

  ⑦Von Aert van Riel,"SPD Spaltet Internationale",see from http://www.neues-deutschland.de/artikel/820762.spd-spaltet-internationale.html.

  ⑧George Papandreou and Luis Ayala,"Open Letter to SI Member Parties",see from http://www.socialistinternational.org/viewAriicle.cfm?ArticlelD=2231.

  ⑨"A Progressive Network for Century",see from http://www.spd.de/scalable/magehlob/84620data/20121217_progressive_alliance_abschlussstatemen-data.pdf.

  ⑩Von Aert van Riel,"SPD Spaltet Internationale",see from http://www.neues-deutschland.de/artikel/820762.spd-spaltet-internationale.html.

  (11)Dan Gallin,"The Slow Death of the Socialist International",see from http://usilive.org/opinions/the-slow-death-of-the-socialist-international/.

  (12)即社会党青年国际(Socialist Youth International)在欧洲议会中的党团。

  (13)"Sozialistische Internationale Soll Entmachtet Werden".see from http://kurier.at/politik/ausland/sozialdemokraten-wollen-sozialistische-internationale-entmachten/12.857.015.

  (14)这是因为在1976年11月,社会党国际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修改了组织章程,规定除社会党外,其他进步的民主政党也可以参加社会党国际。

  (15)Gerard Di Trolio,"Socialist in Name Only",see from https://www.jacobinmag.com/2014/12/socialist-international-capitalism/.

  (16)Dan Gallin,"The Slow Death of the Socialist International",see from http://usilive.org/opinions/the-slow-death-of-the-socialist-international/.

  (17)Antony Beumer and Nick Martin,"The Socialist International:A Broken Dream?",July 12,2012,see from https://www.socialeurope.eu/2012/07/the-socialist-international-a-broken-dream/.

  (18)这11个社会党分别是:阿鲁巴人民选举运动、巴巴多斯工党、菲律宾民主社会党、圣基茨和尼维斯工党、圣卢西亚工党、布基纳法索争取民主与进步党—社会党、博茨瓦纳民族阵线、多米尼克工党、纳米比亚民主大会党、布隆迪争取民主阵线、安提瓜工党。

  (19)直到2014年12月,社会党国际理事会才决定吸收印度国大党为正式成员党。

  (20)在社会党国际各类成员中,正式成员党有发言权和投票权,有付会费的义务;咨询员党有发言权和付会费的义务,没有投票权;观察员党有权出席并旁听会议,有付年费的义务,但是没有投票权和发言权。

  (21)"Member Parties of Socialist International",see from http://socialistinternational.org/viewArticle.cfm?ArticlePageID=931.

  (22)分别是:奥地利社会民主党、比利时社会党(法语)、比利时社会党(佛兰芒语)、丹麦社会民主党、法国社会党、德国社会民主党、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爱尔兰工党、意大利民主社会党、意大利社会党、意大利民主左翼党、卢森堡社会主义工人党、荷兰工党、葡萄牙社会党、西班牙工人社会党、瑞典社会民主党、英国工党、英国社会民主和工党。

  (23)"Your Party",see from http://www.pes.eu/your_party.

  (24)“进步主义”是一种在19世纪末至20世纪始于北美的政治运动和意识形态。此意识形态属于中间偏左,但不是所有中间偏左派皆是进步主义的支持者。进步主义者支持在混合经济的架构下的劳动人权和社会正义的持续进步,他们也是福利国家和反托拉斯法最早的拥护者之一。进步主义是美国民主党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25)"Progressive Alliance:A Network of Progressive Forces for the 21[st] Century",see from http://www.progressive-alliance.info/basic-document/.

  (本文刊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2017年第4期)


下一篇:政党政治"钟摆"效应与拉美一体化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