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书评 > 正文

政治的人生(二)

发布时间:2017/10/27作者:王沪宁 来源:上海人民出版社

摘要:


  2月1日星期二
 
  凌晨读《一场最为神秘的战争》,看了开头,讲年代中国军队和缅甸军队联合打击国民党残部的事情。不过,总觉得写得不怎么样,文笔有点故作雄壮,没有在平淡中见神奇,而是刻意在写大手笔。
 
  历史事实有价值。
 
  抓紧写《93中国发展报告》导论,导论的题目定为:重新认识世界。和整个报告的题目一样。分六部分,对应国际、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写这份报告,对中国社会的发展有了更深认识,材料也把握了不少。
 
  回来路上,大家在议论辩论,说要编《王子语录》,说":昌建问辩,子不语。静思久之,而后曰:君子辩于心,小人辩于口;君子辩于志,小人辩于词。"
 
  月日星期三
 
  《过把瘾》一直放到一点多钟,这两集里开始发生矛盾,男人和女人的矛盾,丈夫和妻子的矛盾,解释得不错。生活中有很多矛盾,不是来自恨,而是来自爱。有时候来自爱的矛盾虽不如来自恨的矛盾厉害,可怜的是对来自爱的矛盾大部分人没有办法,只好在无穷的矛盾中消磨人性。人们往往不知道爱也会带来恨,这是很多的悲剧之所以发生的根本原因。
 
  排好参加《93中国发展报告》工作的有关人员的名单,大约有七十人左右,实在是庞大的队伍,也就是复旦大学能做到这样。这也显示了报告的力度。
 
  我的感觉是写一份这样的报告固然重要,但是在这个过程中培养队伍更加重要。
 
  月日星期五
 
  《过把瘾》情节在发展,已经离婚了。太爱,也不是好事,不那么爱,也不是好事,不爱,也不是好事,怎么办?人的痛苦。
 
  C君来,拿《狮城舌战启示录》的稿子,和他讨论了一下。他最近到北京去,说有的人活得可是潇洒,只有下面的人还在苦干。我想,中国社会的发展就是要有苦干的人。大家均潇洒的话,这个社会不能进步。要有人高谈阔论,但是一个社会更重要的是有人一件一件地做事。
 
  2月5日星期六
 
  凌晨读《纪实与虚构》,是一部小说,好像是在写作者的经历,或者说一种发展了的自己的经历。还没有读完,现在还不能下结论。里面讲到了一种中国社
 
  会在1949年以后特有的文化现象,或者说城市社会生活中特有的东西。就是解放军进城以后,在社会中形成了两种不同文化,一种是延安铸造出来的革命文化,在小说里体现为"同志"文化,另一种是城市里本来就有的文化,所谓的"小市民"文化。
 
  这本小说以这个冲突或者差距来展开情节。不过这两种文化在现代城市里确实存在了一阵子,对人们的社会生活以至政治生活、心理结构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研究当代中国社会的社会发展不能忽视这一点。近来,市场经济和商品经济的发展,使文化中的这种差异越来越小,商品文化有巨大的力量,能够突破一切文化上的壁垒。
 
  2月6日星期日
 
  到新锦江见日本客人。他谈到日本方面现在最关心,中国经济现在自由化了,以后政治的民主化如何与之配合。我看他是怕在民主过程中,中国发生问题,从而影响到日本。不像西方国家一些人谈这个问题是向中国施加压力。
 
  他说,到中国来,在街上走的时候,看到中国人的表情开朗,市场繁荣,每次来均有很大变化。日本经济目前遇到一些麻烦,日本实际上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行政部门对很多问题管得很死,连一个车站的移动,也要得到中央主管部门的批准。目前日本的政治领导集团中,细川唱戏,而小泽导演。这一次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讨论和税制改革的讨论,实际上是小泽导演,细川演戏。很多人有这样的看法。联合政权在税制方面发生分歧,社会党对征收消费税有不同意见,他认为不会导致分裂,还可以协调。在经济发展不好的情况下,先把减税的改革搞好。等到以后,经济发展势头好了,再加税。目前的协调就从这个战略里产生。
 
  2月7日星期一
 
  到文艺会堂去开上海宣传口的春节联欢会。在那里见到许多熟人。讲了一番话之后,放了两部电影,一是上海拍的叫《都市情话》,讲改革开放的,没有太深挖掘,只是感观上像一部电影。
 
  另一部是俄罗斯的电影,叫《国际女郎》,说的是俄罗斯的一位姑娘,在医院里做护士,同时也做皮肉生意,后嫁给了一个瑞典人,到外国以后,非常想念自己的祖国。看了以后很是感慨,一个这样的大国,
 
  国民弄到这个地步。影片里出现了几次雄壮的俄罗斯歌曲,给人一种悲壮的感觉。在这种音乐的衬托下,主调十分明确。一个国家力量不强,在国际上没有地位,最倒霉的是自己的国民。
 
  2月9日星期三
 
  凌晨看《过把瘾》最后两集,看出一些光明和辉煌来。人生不能总是一些莫明其妙的东西,社会也不完全是一些玩世不恭的人。两位主人翁终于认识到真爱,于是重新结合在即,但是男的突然得了什么肌肉萎缩的病,就要瘫痪。于是不忍让女的牺牲,想法子和女的结束。女的没有明白,居然当真。他的好朋友还打了他一拳。一切均是旧式的正义感。女的最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问题。男的也回到了房间。大家把写在黑板上的数十个"爱"字,从报纸里掀开,双方紧紧拥抱,热烈亲吻。在热烈的吻中男的倒了。一切是那样自然,很感人。虽然是不超常的路子,但却是普通人最需要的路子。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生活中需要的生命的光明和辉煌。
 
  小F来,拿了"中华鳖精",是一种补品。最近各种补品越来越多,鸡精、蛇精等等,什么时候推出"人精",大概是最补的了。这也可以说明生活水平提高了。过去的人哪有什么吃补品的。在农村的时候,喝一杯糖水已经是非常"奢侈"。生活一好,人就要长寿,人不想活着时候,要什么长寿。生活好了,就要长寿了。
 
  2月10日星期四
 
  12点,整个城市响起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在10楼观看,一番特殊心境。今年的鞭炮声比去年小,大概越来越文明了。广州、北京等地已经禁止放鞭炮,上海还没有坚决执行,只有宣传。
 
  看到一些高级礼花,小型的,大概很贵。也可以说明人们的生活水平在提高。我们放了一千响鞭炮,也不管文明不文明了。在这样的场合,人往往会有一种悲凉的感觉,越是热闹越是如此从中感觉到自己生命的存在,感觉到世界是多么强大的外在力量,是可以不依人的感觉和情绪而存在的力量,是可以不依人的理性和理想而存在的力量。在平平淡淡的生活中,人们往往忘记了自己,觉得自己融入了社会和世界。但是,当世界沸腾起来时,才发现自己孤独安静的存在。
 
  玩一种电子游戏,叫"大富翁",玩了一会儿,又是买地,又是炒股,又是建筑商场,最后破产,输给一个叫"大老千"的人,被狗追得到处逃,落到阴沟里。
 
  2月11日星期五
 
  电视新闻说,邓小平同志在上海,已是第七年在上海过年了。从电视放出的镜头来看,邓小平同志身体很好,只是年纪大了,走路不方便。他看了杨浦大桥、南京路等地方。陈云同志也在上海,电视里也放了镜头,似乎谈吐很健,精神很好。
 
  把《狮城舌战启示录》的稿子再整理一下。Z老师的稿子也已经取到,写的是辩论心理,我觉得写得很好,有深度,有体会。做了不少的表格,把在辩论中的心理关系理得很顺,对辩论训练和实战,是非常好的理论总结。对以后辩论训练和实战非常有用。
 
  几位队员回的信,大约有一百封左右,均是讨论辩论、人生、性格、爱好、学习等方面的问题的。看了以后,很有一点趣味。比枯燥的辩论理论更吸引人。他们回来后收到了上千封的信。社会就是这样的一种力量,使一个平凡的人突然在别人的眼中变得不平凡了。如果自己也认为是这样,就难以把握自己了。好在他们都能把握自己。
 
  2月12日星期六
 
  构思给《瞭望》的稿子,写政治学的发展,原来想写写对腐败问题的研究,后来还是从总体上来写,谈中国的政治学如何对构筑中国的政治体制模式作出贡献。基本论点是:
 
  中国在现代化发展中,需要完善政治体制。最近一段国际发展态势也告诫我们:一个社会要长治久安,必须具有良好的政治体制。另一方面,完善的政治体制必须适应一定的国情,必须根植于一定社会深厚的土壤。原苏联、东欧一些国家解体后,模仿西方制度,没有形成有效的政治体制,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大大影响了社会进步和稳定。
 
  完善和构筑中国社会的政治体制模式的总则是不断扩大和加强社会主义政治民主和社会民主,这是社会主义政治发展的目的。中国的民主模式必须以社会主义的基本政治原则为基础,能有效地保证政治体制的效率,保障政治一体化和社会稳定发展,同时必须能够适应中国历史一社会一文化条件。如果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有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模式
 
  难以形成。在我的研究中,我逐步体会到,研究这个课题,应该解决这样几个基本的问题:1超大社会与政治调控之间的关系。2一党领导和民主政治之间的关系。3)公有制和政治体制的关系。4伦理民主与法理民主之间的关系。
 
  研究和解决这四个问题,是建立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模式的重要方面。当然,这些均是宏观的课题,不是一下子可以解决。还有各种各样中观和微观的课题,也需解决。中国政治体制模式的形成可能是漫长的过程。不过,恰恰因为存在这样一些可以发展的领域,中国政治学便大有可为。这些问题,西方政治学没有给出现存答案,恐怕也难以给出现存的答案。
 
  2月13日星期日
 
  年初四,各家各户要迎财神了。鞭炮从11点就开始响,一直响了一夜,超过了所有的年头。早晨鞭炮继续响。可见如今人们的心态发生了多么巨大的变化。中国社会的心理结构和文化结构发生的变化是巨大的、深刻的。这种变化对一个民族的发展来说,意味着什么,现在还不能说,可能以后会更明确。
 
  2月16日星期三
 
  读《畸人》。故事好像一般,有点故意描写原始的性感觉和骚动,文风很有意思,用西部语言写的,不乏诙谐和幽默,只是有时觉得被描写的对象太可怜,大多是普通农民和农村一般干部。不敢说实际上不是这样,但是也不敢说实际上就是这样。
 
  东方研究院讨论要抓的问题。总的思路是:关于快慢的问题,这问题总是有的,问题是高明的人站在矛盾之上,不高明的人站在矛盾的一边。现在的主要
 
  问题是1994年如何保持稳定。今年的主要问题,一是金融,二是企业,三是农村。农村问题比较令人担心。
 
  东方研究院确定要研究:宏观调控的机制,经济发展的平衡与不平衡,主要是金融;政府管理,包括民主集中制,集中和民主均不够,所以出现了许多不应该出现的问题;农业,农业的问题今年有自然条件方面的问题,也有人为的问题,主要是管理;另外还有香港问题和社会的意识形态。
 
  大家议论,确定今年东方研究院的研究思路。
 
  2月17日星期四
 
  最近一段国际社会并不平静,事端不断。主要的有:
 
  波黑问题依然严重,北约已经发出最后通牒,要各个方面把重武器撤出萨拉热窝,不然就要发动空中打击。最近平民流血甚多,整个地区民不聊生。但是这一通牒也引起各方矛盾,俄罗斯觉得西方不能把自己排除在解决波黑问题的桌子之外。问题会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但是,一个国家发展到这样的局面,四分五裂,对民众是大灾难。
 
  南非的选举依然是各派力量斗争的焦点,非国大是一方,英卡塔是一方,大选会有什么样的结果。英卡塔声明要抵制大选,提出条件。非国大会不会让步。白人极右组织也反对大选。这是一个转型中的国家,问题南非是政治转型,而不像一些国家进行的是经济转型。经济转型,政治上的稳定是一个关键,但是政治转型,就没有前提了。当然,在经济相当发达和独立起来之后,经济本身也可以成为政治转型的条件。
 
  朝鲜的核一直是西方国家注意的问题,要把朝鲜纳入到西方逻辑中去。朝鲜一直在坚持,前几天说,制裁就意味着宣战。但是,今天好像同意国际机构对它的座核设施进行检查。主要担心的是日本。
 
  由于日本的这种心理,美国又担心日本会成为核国家。日本声明没有这种计划。但是日本在技术上要实现这一点没有问题,有足够的钚,足够的技术,最近又发射火箭。有一个平衡问题。
 
  日本与美国贸易谈判破裂,细川到美国去,没有任何让步。美国准备报复,要在天内宣布对日本报复的清单,可能是移动电话之类。日本说没有什么错,要是美国报复的话,以后不要指望再做贸易谈判。所以美国又紧张起来,不敢贸然发动。冷战结束后,日本对美国的依赖性大大减少,经济也发展起来。一直叫嚷要对美国说"不",这次是鼓足勇气说了。大概是小泽的路线。人们往往在危难之机容易协调,而在太平世界里就要生事。有句话叫"兔死狗烹",美国人的感觉是",兔死狗凶"。
 
  国际社会从来就不平静,问题是怎样选择,是选择一个大的不平静呢?还是选择数十个小的不平静?
 
  2月18日星期五
 
  辞书出版社催《辞海》修订本政治学增加的条目,赶紧把初拟的条目在电脑里打好,寄去。词典现在是一大热门,但是好像花力气编的人并不多。最近
 
  这方面的官司很多,编写的人太多,主编控制不了,下面的人到处抄,有的就是剪刀的功夫。以后在编写词典时尤其要注意。这里也有道德,是一种学术道德。
 
  日本国际论坛发传真过来,确定要我月日去日本,就中国的发展和亚洲的安全发表一个演讲。日本国际论坛是一个政策咨询性的机构,根据寄来的材料来看,有一定的影响力,似乎是一个民间的组织。就日本的对外政策发表政策建议。寄来了几份他们的政策报告:如加强与欧洲的关系,中国发展与日本的前景,美俄日三边关系的发展等等。日本的研究机构应该说是发达的,模仿了美国的做法。但是,日本有自己的特色,大的研究机构是大公司支持的,纯粹民间的、独立的研究机构并不多。大公司的研究机构十分有实力,资金也雄厚,情报也灵敏。它们在各国均有办事处。有时候,情报比外务省还要灵敏。可能是一种意识在起作用,日本人总是害怕外国有什么力量侵袭,岛国意识特别强烈,特别关心其他国家发生了什么,对自己有什么样的影响。而一些陆地大国,对此似乎不那么在乎,反正不能把我怎么样,我做我的事。
 
  晚上11点回家,只有兜售汽油票的人还热火朝天地在干。
 
  2月19日星期六
 
  凌晨读研究生送的《读书》,有他的文章,谈政治文化。文章说政治发展的最后基础在政治文化的变革。政治发展大致可以分为几个层面,政治体制的发展只是其中非常表层的方面,社会的政治发展最后的关键在政治文化和政治心理。这是社会最难发生变化的部分。政治文化和政治心理不能按照一定的规划来发展,政治体制可以。政治心理就是更复杂的因素了。这个问题这几年开始有了明确的认识,主要是在学术界。但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人们往往会忽视这一点,以为可以随心所欲地推进社会政治发展。政治文化,究竟如何是合理的,恐怕也难以回答,只能说这里有生态平衡的问题。一定的政治文化只有与一定社会历史一社会文化条件相适应的时候,才最有利于促进一定社会的政治发展。
 
  继续写政治体制改革的文章,针对目前情况提出一些可行的方案,不可行的可以讨论,但是难以投入实施,欲速则不达。从目前经济的态势看,尤其是市场经济发展的情况看,政治体制方面的几个主要问题是:建立新权力结构、新政府结构、新职能结构、新程序结构。这样就是宏观,文章不打算写宏观。而是就一些目前可以操作的问题写。
 
  复旦出版社告诉我,在武汉等地,发现《狮城舌战》的盗印本,已经请律师发表严正声明。这就是市场的力量,盗印的人大多为了人民币,而不是为了这本书。法制不健全是产生这类现象的主要原因,同时市场渠道不通畅也是原因。今生也有一本主编的书会被盗印,原来只是听到有这样的事情,也算是编过一本这样的书了。有兴趣一睹这本盗印书的芳容。
 
  2月20日星期日
 
  凌晨读《土街》,写一个农村的故事,似乎很像《白鹿原》。在一个村子里发生的变革,在政治变革下人们命运的变化,最后似乎给人的印象是:在政治变革下面,人性扭曲,一切历史显得有点荒诞,各种人物的命运在历史的流变中错位,如果历史不发生这样的变化,会好一点。写了不少农村野性的性观念,没有在农村有深厚的生活基础,不能判断这是否完全的真实。但是,写得多了,也就有一种故意的痕迹。这样的小说多了起来,一阵风之后,会留下什么,以后可见。
 
  到五角场看物价,似乎有点上涨。满街放的是《涛声依旧》,大概是刚刚出了盒带。这首歌的歌词写得可以,有点意境,不是一些大白话"今天的你我能否重复昨天的故事,这一张旧船票是否能够登上你的客船"。
 
  到个体户小S处理发,他没有回去过年。他从江苏到上海来,也算在上海有个谋生的地方。这几年到上海和各大城市里打工的人越来越多,以后城市生活恐怕是这样的逻辑了,就像中国人不少到外国去打工一样。发达地区对外面总有吸引力。今年的"民工潮"已经开始兴起,各主要城市的车站人满为患,需要有一个总体的战略,不然不能化解这样强大的社会压力。
 
  冬奥会正在举行,中国队还没有取得金牌。
 
  2月21日星期一
 
  零点,电视放一部法国电影,叫《十天的困惑》。开始觉得没意思,完全因为是部法国电影,为了解一点法国文化,才耐心看下去。后来发现是部不错的电影。用法国话来说是L'APPETITVIENTENMANGEANG"。说的是一名年轻人,得了一种精神性的病,把他的老师叫到他在乡间的家里。家里很有钱,爸爸是养父,太太年轻。他与太太之间有了私情,实际上养父已经知道。采用了种种方法来折磨他们,
 
  最后把太太杀了,学生也自杀了。表象是学生杀了太太。老师经过分析,大概是一种弗洛伊德式的分析,发现真正的杀人者是养父。因为养父要扮演上帝的角色。有一定的文化"深度",不是简单的故事展示。
 
  见到了武汉发现的《狮城舌战》的盗印本,粗糙。在"现代西方政治思想"课程里加上"贝尔的技治主义政治思想"和"托夫勒的未来主义政治思想"。他们两人的政治思想代表了后工业社会发展的方向,对工业化引起的社会、文化和心理冲突有比较细致的分析,对走向现代化的国家来说有启示。贝尔对资本主义社会批评比较多,托夫勒虽然也说目前资本主义体制不适应未来发展,但总体上不是一种批判,而是一种历史超越。
 
  在"西方政治学名著选读"里面加上哈贝马斯的《交往和社会进步》、韦伯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达尔的《多元主义民主的困境》、诺齐克的《无政府、国家和乌托邦》。这些书作为更新,淘汰一部分原来的书。问题是往往不容易找到书,只能在有中文版的书里选择。
 
  2月22日星期二
 
  凌晨读德国作家的一部小说,说的是一个人冒充一个人,和后者的妻子生活了三十年的故事。当然是编的故事。
 
  读新税制方面的一本书,对新税制初步了解。新增加的增值税是一个重要的税种,对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和中央财政能力的提高有重要意义。所得税也作了整理,目前更加清楚。
 
  书的不足是没有说分税制的重要意义,也没有说分税制是什么。这是这次税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步骤,是比所有的其他税制方面的改革均重要的改革,是对中国未来发展有最基本的含义的改革。还要找一本书来好好研究。研究在分税制的条件下,对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有什么样的新矛盾。任何一种改革总是会在解决一些旧矛盾的同时,产生新矛盾。然后人们又要花力气来解决新矛盾。社会就是在这个过程中进步的。
 
  2月23日星期三
 
  开学,报到。文科大楼没电,众人只好拾级而上,一片怨言。
 
  修改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英文的文章。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完成了。这台电脑里的程序很好,比中文的WPS有一些优点,能处理注释。这在中文软件中是最困难的问题。大概也和中国人写文章的方法有关系。中国人过去写文章,不太重视资料和材料所以对电脑软件也就没有这样的要求。现在不同了情况已经发生变化,文章的注释越来越多,要求也越来越高,没有就不行。不过,我相信市场的力量,大概是可以解决的,只要有市场。
 
  2月24日星期四
 
  凌晨读《邓小平在1976,描绘"四人帮"1976年的所作所为,以及当时党内激烈的政治斗争。有很多内部材料,奇怪是谁写的,能有那样多的内部资料,大段的原件。总的历史事实不能判断,因为没有权威出版物。但是,从一些方面来看,它有一定真实性。
 
  上课,副校长等在那里。这是学校的制度,博士生导师上基础课,校领导来介绍。学校是培养人的地方,最好的老师要给最初级的学生上课,这样才能真正激发学生对知识和真理的追求。复日大学搞了一个学期,据说反映还可以。我对学生说,学生是我们最重要的产品,我们系的目标就是要培养出最好的学生,这样这个系才能在社会上有地位,有名声。
 
  到市政府第六会议室参加法制办召开的讨论会,讨论上海政府法制工作。大家讲了不少意见。副市长说,要加强法制建设,集中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法制、知识产权的保护、执法的加强、法制宣传的加强和立法技术的提高。法制建设是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一环,一定要花大力气解决。同时,要积极发挥专家的作用,多参与市里的法制建设,多参加法制的设计。我们是在一个法制不那么发达的国家中搞法制建设,就像叫农民打篮球一样,不能一开始就把规则定得死死的,那么篮球没有办法打起来,只有一开始允许走步等等,篮球才能打起来,慢慢再严格。但是,有些基本的规则要建立,如拳击比赛,一开始就要规定不能打腰以下的部位,不能用脚,不然就要打死人了。众笑。
 
  金属交易所的人反映,新税制以后,上海收增值税,外地没有收,上海的成交量大幅度地下降,从一天亿元下降到亿元。很多生意跑到外地交易所去了。这就是今天中国社会发展中的问题,各地各自为政,产生不平衡。应成立中央巡回法院,来专门保持全国的执法的平衡。
 
  2月25日星期五
 
  开系全体会议,谈到最近一段大家比较地关心稳定的问题,包括教育系统的决策层。提到要防止一些倾向,把一些一般性的问题上升到原则性的问题,如有的内地来的同学生活比较困难,就说是西部经济发展和沿海地区经济发展的差异所引起的问题。这是一个问题,现在一些分析总是把不具有这种性质的问题上升,找出社会意义和政治意义,这也成为一种"学问"。这样的学问在一定的条件下会引起不必要的社会问题。
 
  做"学问"的人往往有一种本能,就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以为这就是"学问"。在一种场合下,这是对的;在另一种条件下,这又是不对的。
 
  2月26日星期六
 
  继续读《邓小平在1976》。好在今天人们对这类问题已经不那样感兴趣。从这里面看,合理的政治生活秩序对一个国家的政治生活多么重要。这方面的材料,从情节性开发的多,从学理上研究的少。而如何在中国政治发展的风风雨雨中总结出一些经验教训,指导中国政治发展,则是极为重要。
 
  在日本研究中心见到原来复旦的日本学生。他谈到日本目前有一种"中国威胁论"的舆论,但是不占主导。我问日本积累大量的钚,人们很担心日本会发展核武器,在日本担心朝鲜半岛的核武器发展的情况下,日本会不会发展核武器。他说日本坚持无核三原则,另外和美国的安保条约还在,不会发展。这是亚太国家关心的问题,日本在技术上不存在问题,如果国际格局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会否发展?
 
  2月27日星期日
 
  读完《邓小平在1976》。这本书似乎并没有一个学理的概念,材料有,但是前后的价值判断标准不统一。对一个一个具体事件的价值判断也不统一,好像在一种深刻的矛盾之中,主要是心理和文化上的矛盾。什么时候有一个权威性的书籍,大家就对历史有一个明确的概念了。
 
  写关于市场经济的文章,分析从政治的角度来看,如何适应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去年发表了一文,讨论"新权力结构",接下来要讨论"新政治功能"、"新政治资源"和"新政治程序"。配合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政治发展应该如何做,这个问题是中长期的问题,随着社会的进步,会显得越来越重要。
 
  文章提出"新政治功能"主要是政治供给。把政治供给归纳到权威供给、体制供给、法制供给、政策供给、价值供给、秩序供给、保障供给等方面。
 
  另外提出了目前政治管理的三个转换:
 
  一般的归纳是:政府对经济的管理从微观管理转变到宏观管理、从直接管理转变到间接管理、从计划调控转变到市场调控。从新政治功能的角度来说,可以把政治体系的功能转变归纳如下,新政治功能要求政治体系:
 
  从要素管理转向程序管理。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政治体系对社会和经济发展的管理基本以要素管理、尤其是物质性的要素管理为主,通过对具体的物质的要素的具体规划和分配来完成管理。在市场经济体制的模式下,政治体系不能再做要素式管理,如果这样的话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就不具备必要的前提。要素将通过市场来分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金属交易所、粮食交易所、股票交易所、煤炭交易所这样的机制,要素在这里得到合理的流通。政治体系除了保持必要的控制权之外(为了保证体制的平稳过渡),不再管理要素。政治体系的主要功能将是对程序的管理,即各种要素将通过什么合理程序在社会上达成最有效率又公平的交易,所有交易必须控制在促进社会发展的方向上。
 
  从内在管理转向外在管理。在传统的体制下,政治体系对经济活动的管理基本上是内在式管理,即政府机构直接进入整个生产过程和交易过程实施管理,说得通俗一点,政府成了超级企业集团的经理,整个国家的各种企业组成了一个超级企业集团,在政府的经营下运转。显然,没有一个政府能适应这样的管理工作,因为政府和政治体系最终由人所构成,而人的潜能有限。这样超大规模的一个企业集团,不要说整个地在井井有条的计划下运作,就是一般的维持也非易事。关键是"既定的行为受到制约",这就是政治体系的外在的管理,没有这一条,有序的市场秩序和经济发展难以存在。
 
  从保险管理转向保证管理。在计划经济的管理下,政治体系的管理具有保险式管理的性质,政治体系成为整个社会的"保险公司",对每一个经济单位和社会单位,最终是对每一个人承担保险的功能,从生产、流通、交换到分配,从个人的出生、就业到福利和生活条件,实行全面的保险。在这样的体制下面,效益效率不能成为主要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的指标,政治体系对所有单位和个人的存在和发展负有直接的和最终的责任。这种宽泛和直接的责任关系使政治体系不能从经济的直接管理和微观管理中超越出来。而在市场经济的体制下,政治体系将逐步地改变这种"保险公司"的地位,这一部分功能应该由经济单位和个人来承担,或者由社会性的机构来承担。政治体系的基本功能应该是保障性的。
 
  晚上Y君来,带来了南通的土产"麻切",想起二十年前在大丰农村的生活。
 
  2月28日星期一
 
  读《热爱命运》,前一段时间这本书很红,看了前面的部分,还不敢说是什么样的书,好像与其他的西部小说的味道有所不同,较多现代小说的风格,有一些心理学方面的分析,同时夹了不少现代的社会和文化的知识,使书显得有一定的现代性。其他的西部小说主要是乡土味道,在民俗和传统中寻求一种艺术上的结果,有的可能也寻得太原始一点,就没有了文学的美。
 
  把要在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召开的座谈会的提纲准备好,主要是关于世纪上海政府法制建设的课题。政府法制建设大概也是有中国特色的,别的国家可能不这样提,只有我们有。在市场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这大概也是必要的。
 
  在逸夫楼接待一位美国人。他来讨论了一些问题,主要关心的是中央与地方的关系的问题。美国人的分析是在经济发展起来之后,地方的权力越来越大,在经济中也出现了一些无政府主义的倾向。关心的是这种倾向的发展会不会对政治一体化产生什么问题。
 
  目前来看大概不会,中国的政治一体化虽然受到来自经济领域的挑战,但是总体上是牢固的。问题是经济的力量会向什么方向发展。未来的局势取决于政党、军队和干部,这是中国一体化最为重要的力量。他说美国人关心人权,我说中国人的文化可能与美国不同,有很多问题美国人不能理解。所以还是不要相互强加为好。中国社会的发展应该用中国的标准来分析。民主党的对华政策似乎是不那么明确的,有一个"民主"的战略,但是这是否符合美国的利益,没有更深的思考。
 

上一篇:政治的人生(三)
下一篇:政治的人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