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书评 > 正文

政治的人生(五)

发布时间:2017/11/03作者:王沪宁 来源:政治的人生

摘要:台湾《联合报》说我提出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与官方的路线不同。我看了,原来是在《瞭望》上发表的那篇文章,题目是"发展中的中国政治学"。真是有意思,怎么就和官方的路线不同了?不了解中国的政治。我也是一直谈政治体制改革的,大惊小怪。


  

  5月1日星期日

  写《民主的困惑》的总结,其中写马克思的理想,我还是觉得马克思作为哲学家提出的理想是崇高的,没有人能够超越:

  马克思最早看到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在产生了巨大的生产力的同时,也产生了越来越脱离人的异己的力量,把人越来越置于这种力量的统治之下。实际上,民主政治从现代以来的异变,与资本主义日益发达的物质力量有密切的关系,这里面的关系,许多的西方思想家均作了分析。可以说,到了二十世纪快要结束的时刻,在二十一世纪即将到来的时刻,人们对这个问题有了更深的认识。今天许多西方思想家对西方民主政治与强大的科学技术交织而导致的民主的困境,与马克思在将近一百五十年前看到的历史发展趋势还是非常逼近的。马克思在当时就说:"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这个曾经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现在像一个巫师那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符咒呼唤出来的魔鬼了。"这种力量最早的表示是在经济领域中发生的,周期性的经济危机导致了人们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怀疑,随后这些问题逐渐地发展到社会、文化和政治领>域,人们对资本主义的政治形态民主政治本身产生了怀疑,因为它已经不能应付这个社会日益溢生出来的强大的力量。对于经济力量和政治统治方式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深入的分析。但是,这里的关系是非常的深刻的,也是马克思看问题的真正的逻辑。

  5月3日星期二

  到楼后面的小花园,是一个古典式小花园,但是好像长时间没有人去,已经有一点荒芜了。在那里,有几块大的石头堆的假山上,上面有乾隆的诗。一首写的是:

  阅耕亭子青云表,锄雨犁烟悯家勤。每值秋来云稍慰,绿运即渐作黄云。第二首是:绿甸高低绘麦禾,犁云锄雨较如何。一年家是开心处,夏春兹多乐不多。好像写得也是一般,意境尚可。

  5月5日星期四

  有人拿来一张黑白点密密麻麻的纸,说是一张三维画,只要盯着看,一会就能看到一幅立体的图画。我看了半天,没有看出来。后来看出来了,才发现开始看的时候,头脑太清醒,这种图画要让视线模糊,然后果然有了图画,而且是立体的,像是透明的玻璃做的一样。真是神奇。不知是谁发明的,发明者真是不容易。

  人往往会迷惑的,越集中精力越迷惑,有时散漫一些,反而不会糊涂。

  5月8日星期日

  研究如何来写《革命后的政府对中国现代化的第二项探索》这本书,大概有了提纲。这本书我想集中谈谈我对中国政治和政府发展的认识,是一个比较有难度的题目,但也是一个有价值的题目,关键的问题是如何能够设计一个好的提纲。过去对这个问题有很长时间的研究,这次把各个论点结合起来,联结成一个整体。另外就是要发现新的观点和概念,一本好的书关键是有好的概念,现在定的轴心概念有三个:革命后社会、社会资源总量和社会质量。其他的部分围绕展开。

  5月12日星期四

  整理去日本访问的材料,要在日本国际关系论坛发表演讲,有关中国改革的材料要尽量地准备,一般情况下不会有重要的学术性的讨论,只能是一般地议论,这样的会议往往是如此。这也是渐渐对出国访问没有兴趣的一个原因。如果能够有真正的讨论,还是有价值的。国际会议就是一个社交的场合,大家认识一些新的朋友,然后建立起学术联系,准备将来的交流,或者老朋友见面,叙述旧情。一些人把国际会议搞得很神秘,实在是没有必要。就是在国际会议上宣读了论文,一般也不值得大吹大擂。

  有一份杂志上的文章值得一读,其基本观点是在冷战之后,美国的国际局势和国内局势发生了演变:战争的压力不再存在,经济增长的力量减弱,大熔炉已经沸腾,社会结构在解体。面对这样的一种结构,应该如何来行动,政府应该如何来选择,是美国政府面临的一个重大的挑战。最近两位美国教授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上也发表了同样的文章,讨论同样的主题。美国已经是一个不能在冷静的世界中生活的国家,因为它的整个结构在二次世界大战后一直处于世界发展的中心,所以它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外交都是围绕着这个中心的地位来展开的,现在一下子没有了这个中心的地位,确实是一件难事。美国国内的政治结构也要发生变化,国内政治权力的分配也发生变化。

  5月13日星期五

  博士生的考试复试,外语是笔试,专业课口试。今年一共有五个人考试,考试方面包括政治学原理、比较政治学和行政学理论。政治学理论出的题目是马克思主义如何论述国家与社会的关系。这是一个比较难的题目,一般人没有研究是不能答出来的,就是有研究的人大概也不那么容易说明白。我的题目是从行政角度看中国中央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这个题目也不是那么的容易,对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没有兴趣的人,是不能答好的。比较政治学的题目是后发展国家中政府的作用。

  现在学生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知识面不宽,对政治学里面的一些基本知识和稍微宽一点的知识就不够了解,问了一些宽泛的学术问题,有的就不能回答了,再比较专门一些的问题更不知道了。教育还是要从全面来看,要扩大学生的知识面,不然不能培养出优秀的人才。

  见了从美国迈阿密大学政治学系A教授,他带学生到中国访问,同时了解中国的发展,是他们学校的东亚研究的项目。美国现在在教育中十分注意发展东亚研究,也是为了适应发展了的国际局势。这位教授说他也在一家美国大公司里担任顾问,看来美国教授也"下海"。他说不能让美国同事知道,如果知道也有损于教授的形象。

  到机场,乘坐全日空NH920飞机飞东京,三个小时飞到。然后自己坐BUS到全日空东京饭店,到达日本进行访问。

  5月15日星期日

  与日本国际论坛的日本学者一起吃早饭,在意大利餐厅。期间,谈了一些问题,归纳起来是:

  最近发生的法务大臣永野关于"南京大屠杀"态度的事件,本质上反映了一些日本政治家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但是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执政的联合政权不能不作出让步,让永野下台。一位永野的朋友说,永野是落入了日本一些反对他的记者设的圈套里了,记者故意让永野说了这样的话,永野说的是日本军在南京杀的人那么多是一个虚构,但是承认"南京大屠杀"。报纸报道说是永野否定了"南京大屠杀"本身。这也可能是一种解释的说法。不论怎么说,这件事情反映出不少日本高层人士对这个问题没有深刻认识。

  5月16日星期一

  到六本木去散步。六本木还是那样的热闹,这里是外国人活动的地方,在日本是崇洋迷外的地方。

  到国际论坛去,有正式的活动。先是日本《朝日新闻》的记者采访,然后和日本庆应大学的课题组一起讨论,关于中国政治和社会发展的。他们提的问题有:中国的社会经济在快速发展,中国能否保持社会的稳定?军费会不会继续地提高,军费提高的部分主要是用在哪些地方?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会向什么方向发展,地方的分散主义会否影响整个中国的统一完整?朝鲜半岛的局势比较紧张,如果发生第二次朝鲜战争,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立场?中国目前有一种舆论,认为日本是中国未来的"对手",这样的舆论在中国有多大的市场?这些问题均是十分敏感的问题,反映出日本对中国政治关心的主要方面。当然一些问题的出发点就不恰当,有很强烈的主观色彩。但是,确实他们在研究,并认为这些问题将影响中国的发展,并影响未来中日关系。

  晚上在全日空饭店举行报告会,到会的有日本的国会议员、大企业的研究人员、大企业家和大学教授等人。我演讲的题目是"中国的未来和亚洲安全:对日本的意义"。讲完之后讨论。讨论中提出的问题有: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问题是控制通货膨胀,目前中国有没有能力控制通货膨胀,物价快速上涨有没有可能被控制;中国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似乎不那么注意环境保护,这将影响中国经济的持续的发展,对这个问题中国有没有具体的对策和整体的战略;中国目前似乎还是"人治国家",还不能说是法制国家,在法制建设方面有没有完整的计划,没有放在首要的地位上,日本企业界目前不敢到中国来投资,这是一个很大的因素;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想是什么也不清楚;最近中国和俄罗斯加强联系,未来的发展会是如何,应该在这个同时建立和日本的信任关系,不能敌视日本;中国对日本争取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究竟是什么看法;中国日益参加国际社会,但是目前国际社会是一个相互依赖社会,对国家主权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中国的对国家主权的理论有没有什么发展。

  5月18日星期三

  到新宿的都厅地区去,那个地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现代建筑史上的一大创造。在那里抽了两支香烟,观看着这个庞大的建筑群。

  晚上和日本学者一起吃饭。他们谈到日本政局的发展状况,我也问了一些问题,基本的观点归纳起来是:

  日本的政局前一段出现动荡局面,细川突然宣布辞去首相职务,引起日本政局不稳定。联合政权在酝酿产生新首相的过程中发生分裂,社会党从联合政权中分离出去,同时自民党内也在发生内在变化,渡边美智雄一度要从自民党中分离出来,后虽没分离,但给自民党造成严重的裂痕。一般认为,目前的日本政局并不稳定,还会发生重要的变化。

  目前联合政权在国会中已经不是多数,只有182个席位,而自民党有206个席位,社会党有74个席位,这样一种格局,对联合政权来说是不利的,这种局面对联合政权和日本国内政治会产生什么影响呢?

  他们表示,目前的日本政局应该说是稳定的,并不像报纸所说会是不稳定的和短命的,羽田政权也会是较长期的,理由是:

  目前日本政治结构已经形成一种类似自民党时代的结构,各派林立,大派决定政局的发展,联合政权目前具有最大派别的地位。在自民党的时代,自民党内部分为五大派,如田中派、竹下登派、小泽一郎派等,当时田中派和竹下派是最大的派别,他们决定首相的归属,其他的派别没有力量。自民党时代的政治结构实际上是:最大的政治派别占主导的地位。这依然是目前日本政治的基本精神。目前联合政权实际上是最大的政治派别,和自民党时代的政治游戏的原则是一样的,有权决定首相的人选。

  虽然自民党和社会党有相当多的席位,但是它们不能一致起来共同对付联合政权,原因是它们内部已经分成各派,社会党内部分成左右两派,自民党内部分成三派,很难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保持一致。在一些政策问题上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实,如对联合政权提出的税制改革,国会内自民党内的海部派和渡边派就是支持的,有70-80人,社会党右派也是支持的,有50人左右。而联合政权是统一的,虽然只

  有182人,不是绝对多数,但是一致的力量要大于其他两政党。

  日本政治的未来是向小泽所设想的两党制的方向发展,这是最理想的局面。最后两大党是自民党和联合政权各种力量集合起来的政党。小泽一郎认为自民党和社会党会分裂。目前联合政权内部的各党派团结一致,成立了"改新会派",以后要成立"新新党"。估计社会党的右派位国会议员)和自民党的渡边派的国会议员可能会参加"改新会派"。联合政权之所以不急于成立"新新党",是想等待自民党和社会党中的分离力量。估计他们是一定要分离的。

  将来实行的政治改革方案,其中的小选区制度,对联合政权将有利,但是关键是联合政权要控制住城市的选票,这样才能在国会中争取优势。

  5月19日星期四

  早晨六点从旅店出发,乘座BUS到机场,一切顺利。乘座日本全日空NH919点到达上海。

  这次到日本访问,得出一个总的印象。由于中国社会经济的发展,日本各界目前看好中国,因而对中国重要性的认识有所加强。与过去相比,日本大众媒介对中国问题的报道积极性方面的东西增加。但是,总体上日本对中国是持一种复杂矛盾的心理的,一方面是看不起中国,也不希望中国发展起来,以避免形成实际上的竞争对手,特别是在亚太地区;另一方面日本也希望中国能够发展,这样中国就可以保持稳定,不致于发生动乱,这对日本也有利。在这种矛盾的心理状态下,日本对华的政策和对中国的态度就是矛盾的:在经济上,既给予中国一定的支持,以取得市场,但同时又不在高科技和国民经济发展的关键领域支持中国的发展;在政治上,一方面希望与中国保持较好的关系,另一方面又与西方国家结盟,保持对中国的压力"。中国威胁论"在日本有一定的市场。

  从目前的总的发展态势上来看,也由于中国显示的强劲的发展势头,日本希望与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至少是和平的关系。

  5月20日星期五

  讨论法学院成立的问题。一个新的单位的成立,主要矛盾是旧单位的人事关系,这个问题最复杂,涉及到人的具体利益。另外就是在新单位中建立新结构,主要是知识领域的组合。我们是由社会学、法律系和国际政治系组织起来的新单位,如何能建立一个有机的组织。要把知识组合在最有效的结构中,寻求新的生长点,这样才能使一个新单位找到合理的起跑线,不然就不能和其他的单位竞争。法学院已经存在许多,我们这个法学院有什么特色,要好好研究。

  点去机场。在机场的时间还太早,就在那里的快餐店里吃饭。然后看新买的小说《新镇》。据说是《废都》后流行的小说,但是一看大失所望。完全是粗制滥造的小说,可能连小说的技巧均不懂,更不要说艺术性了。书在扉叶上印的是得到艾青文学奖,可是这本书4月刚刚出来,怎么就得到艾青文学奖?显然有诈。然后是把里面有关性方面的描写均用黑体字,以便买家一看就能把握住要害。最近这一类的小说特别多,看来小说要走到更低层次上去了。

  飞机准时出发,提前15分钟到北京,这是少有的。5月22日星期日

  台湾《联合报》说我提出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与官方的路线不同。我看了,原来是在《瞭望》上发表的那篇文章,题目是"发展中的中国政治学"。真是有意思,怎么就和官方的路线不同了?不了解中国的政治。我也是一直谈政治体制改革的,大惊小怪。

  5月25日星期三

  一位朋友问我,有没有孩子,我说没有孩子。又问,对家庭如何看法?我说也是想有一个好的家庭的,任何一个忙碌的男人,都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忙了一天回到家里,感到很幸福。但是有的时候没有办法,可望而不可欲。

  在散步的时候,在树上摘了一些桑果吃,想到了卢梭说的自然状态。这样的生活是可望而不可求。得诗一首:

  与大哥同游

  清池弯道傍波澜,

  踏露青石上绿山。

  四柱巍峨镇地脉,

  一塔朦胧没水潭。

  颐和园深寻幽易,

  昆明湖浅见鱼难。

  收尽千枝花艳丽,

  东来霞色照君还。

  5月26日星期四

  写《革命后社会的政府》的第二章,论述在变革社会中,究竟社会的基本结构和基本关系发生了什么样的变革,然后根据这个变革应该做什么样的政府发展。这个问题说明白,总的趋势把握好,就能对整个政府的发展有一个大致的把握,也说的神气。从大趋势来说,还是原来我的归纳:

  思想路线经过总体性革新;

  现代化建设成为社会主义主体工程;

  市场机制不断完善并得以发展

  政治生活走向制度化和法律化;

  传统的各项体制经过改革逐步让与新的体制;

  与外部世界发生全方位的联系;

  民主观念和民主权利得到充分的肯定;

  现代化科学技术的全面开发和应用;

  文化艺术教育的全面展开和兴盛;

  社会全体成员能动精神和创造精神的充分焕发。

  分析中国政府发展的大趋势,就是要在这个总的框架中进行。

  5月27日星期五

  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是中国发展和现代化过程中一个重要课题,要好好研究。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说,一个重要方法就是通过执政党的内部制度建设来梳理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因为执政党是整个社会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核心力量。

  关于执政党,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建立民主集中制的制度,这是党内建设的重要方面。我们已经不能满足于只是在理论和原则上来论述问题,而要从制度和机制上来研究问题。从权力的机制来解决问题,恐怕是最重要的。过去说民主多一些,或者集中多一些,是一个根据情况而不断变化的说法,不一定准确。因为从民主集中制的角度说,不是民主多和集中多的问题,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无论是权力如何地分配,最重要的是都是要用民主集中制来解决问题,来行使权力。而中央和地方在具体管理事务上的分配,不是民主集中制的制度问题,而是一个权限的问题。所以,基本的问题是三个方面,权力运行的程序、权力范围的划分、权力行为的责任。这是三个不同层次的问题。民主集中制解决权力运行的机制问题,也就是党内民主。毛泽东当年在回答黄炎培的问题时,就是说我们找到了答案,这就是民主。权力范围的划分解决中央和地方具体管理范围,这是根据民主集中制本身来划分的。权力行为的责任则是讲有权力的人一定要承担一定的责任,没有一定的责任不行。这样才能说清楚。但是这个问题是不容易说清楚的。

  关于政治体制改革,在中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要不断地推进,但是不能大起大落。执政党体制的完善,实际上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5月28日星期六

  读《毛泽东视察大江南北》一书,记载毛泽东到北京以外地方视察的情况。特别有意思的是在文化大革命开始前的那一次和打倒林彪之前的那一次。从这里可以看出,毛泽东对社会的局势发展和党内斗争十分之警惕,也善于运用各种方法来进行斗争。在重大时刻,他就到外地去,而且行踪不定,一般人不知道他到了那里。他也特别注意与地方的领导人打招呼。他有高度的政治警觉性,特别是在和林彪做斗争的过程中,尤其如此。他突然决定返回北京,一路马不停蹄,直插北京,打乱了林彪的"571工程"。这不能不说是领袖政治上的敏感性。但是,在其他方面,也可以看出,他的这种警觉性的过度,使他在党内发起过份的政治斗争。如对彭德怀的斗争,对刘少奇的斗争。等等。这本书对这个问题没有分析。

  到沙滩去买书,从"北办"步行,路过了景山公园和故宫的后面。在那里多了很多外地人开的小吃点。总的水平不高,房子也简陋,颇有大煞风景的感觉。这样的问题如何来管理,始终也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方法,要方便群众,也要有秩序。

  沙滩那里有不少的书摊,书不少,大部分是新华书店没有的,大概是另外渠道发行的。我买了几本,是一些新的小说,大体也就是目前流行的那种味道。

  有一本说是法国人写的《新十日谈》,买了一本存读希望是法国人写的。现在这样的冒牌的书太多了。

  5月29日星期日

  写《革命后社会的政府》,集中加工社会变革一章。这一章分析在改革开放推进之后,社会发生了什么样的变革,这些变革对政府体制的改革提出什么样的挑战。把原来提出的社会领域的六大变革的政府行政的十大变革充实了一下。同时提出这两组变量之间存在着落差,这一落差是考察政府体制改革的出发点:

  第一,主动和被动的落差。第一组变量的发展速度快,铺展面也广,而且是变动主动的方面。第二组变量发展速度慢,铺展的面也相对窄,是变动的被动的方面。这是符合一般社会的发展的规律的。社会发展总是最生动最有活力的一面,尤其是在社会的各种因素被充分发动起来之后。而政府体制的发展,要人们对社会发展积累的力量的认识达到一定的限度之后,才能被推动并发展起来。

  第二,时间的落差。从时间是来说,客观上存在这样的落差。社会的发展过程,特别是经济发展过程,总领先于社会其他发展。在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建立起来之后,这一特征还会更加明显地显示出来。政府体制的改革要在经济力量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才能推进,或者说经济发展提出要求后,政府体制才能具备发展的动力。这个时间的落差有时不是主观可以消除的,问题要认识这个落差,尽量来减少落差。在经济快速发展的社会中,这种落差更容易形成。

  第三,体认的落差。社会发展究竟向政府体制提出了什么要求,政府体制究竟应该如何适应社会发展,有体认的问题。对社会发展的客观要求,并不是所有人均能够体认的。就是能够体认,也会产生不同结果,有时甚至是激烈对立的结果。政府体制是敏感地域,对它的改革总涉及全局的变革,所以人在这个问题上往往会有更多的体认分歧。社会发展了,但是在人们的体认没有达到一定的一致之前,要推进政府体制改革不容易。越是发展快的社会,在体认的共同点的形成上可能越困难,原因是社会发展的多向性和多可能性,给人们提供了太多的体认的要素。越是发展变量多,体认越不易。

  第四,设计的落差。政府体制改革需要较为完整的设计,不可以一边变一边设计,政府体制的逻辑是这样。因为一旦政府体制在变化中,那么它的调控功能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政府体制改革需要完整的设计,而完整的设计需要对变化的要素有足够把握。在变化迅速的社会中,不同要素每时每刻均在变化,要在一个时期里达到一定的把握程度,不容易。没有这样把握自然就不能做出合理设计。另一方面,对于中国形成中的新体制,究竟要采取什么样的体制模式,并没有现存模式。中国的历史社会环境、中国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需要什么样的政府体制与之相适应,不是一个很好回答的问题。总体的设计本身就在探索之中,因而就会有这样的落差。

  第五,操作的落差。最大的问题还在于操作的落差,政府体制可以说是社会调控的中枢神经,至关重要。对它的改革要依整个社会利益为依据,以整个社会能够稳定发展为依据。如果政府体制改革引起社会不稳定或者动乱,成本就太高。不仅政府体制改革不能完成,经济发展和现代化进程也可能会被打断。中国是发展中的国家,是"超大社会",又处于急剧变动中,政府体制承担着十分关键的功能:保持社会的稳定和秩序。一方面是这一功能不能松弛,另一方面是要变革承担这一功能的体制,这就是操作上落差。经济体制改革的操作性要强得多,虽然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变革操作上也是高难度的,但是政府体制改革总体上都是高难度的。

  因此,从政府体制发展的基本任务来说,就是如何来缩小这两组变量之间的落差。

  5月30日星期一

  凌晨读《新十日谈》,这些故事似乎已经有一种模式,就是那么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可以说,第一本《十日谈》是一种思想上的解放,而这第二本《十日谈》就是一种无聊了。不知谁写。在今天黄色作品颇有市场的时代,这样一部作品的作用可能是消极的。

  研究党的建设,重要的是在新形势和新条件下应该如何建设党。党是一个大党,在世界上大概是最大的了,等于西方一个发达国家的人口。这样一个政党如何来治理,的确需要研究。邓小平对建党理论有什么发展,一个重要发展就是制度建党。他在"文化大革命"之后,集中提出这个问题,这是中国历史经验和教训的总结。这样大的政党,一定要有一整套的制度,没有,不能建立起有秩序的、有战斗力的、活跃的政党。现在要认真讨论制度建党,有些什么问题、措施、战略。邓小平建党理论的第二个贡献是把从严治党落实到党规党法,他提出党规党法的概念,这也要积极推进,一定要有系统的党规党法。最后,邓小平特别强调对党的领导制度进行改革,他提出废除实际上存在的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就是非常重要的贡献,在恢复书记处等方面,也是制度建设。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制度建党是具有战略意义的。一个千万人口的国家,需要多少的法律和机构来

  管理才能管得好,那么一个千万人的党应该如何来管理呢?

  散步的时候,闻到一阵清香,是枣树开花的香。院子里的桑果已经红里发紫,纷纷落下,桃树上的果实也有鸽蛋那么大了,青青的。松树上的松果也十分地生气勃勃。满园的四季花开得烂漫,姹紫嫣红。在这里面散步,不由得思想深沉,可以远思。得诗一首:

  望南天

  一夜风洗秋叶新,梦里依稀闻鸟鸣。举目五塔突壮志,落步三山渐舒心。楠木屋中古人吟,桃花园外村夫行。慢手推窗送晨色,方知星辰向南行。

  5月31日星期二

  继续写《革命后社会的政府》,把有关文化的这个部分整理好了。文化问题或者说政治文化的问题

  对政府和政治发展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在文化传统悠久的国家里更是这样。所以政府体制的发展,广义上的政府,必须在一定的文化条件下发展,同时也需要有一定的文化结构作为支撑。

  晚上放一部香港什么地方拍的电影,武打片,说有一个"东方不败"和"东西方不败"的人,功夫简直是惊人了。这样的片子故事肯定是"东方夜谈"了。特技手段用得很多,可以有感观上享受,但是对理性来说是一种痛苦,实在是离奇了。只好把理性放在一边,先享受感观乐趣,看完之后大概是什么也没有留下。但是,似乎这里也反映了人对自己人性张狂的一种向往。

上一篇:政治的人生(六)
下一篇:政治的人生(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