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美通过史上最高国防授权案表明什么

发布时间:2018/02/05作者:慕小明 来源:学习时报

摘要:特朗普政府大幅提升军费开支,表明美国对外政策中军事力量和军事手段的依赖度正在上升,其未来国家安全战略、对外军售和对外军事行动等都值得持续关注。


  2017年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总额约7000亿美元的2018财年国防授权案。特朗普表示,这一法案将提升美军现代化水平,提供所需战斗装备,加速提升美国军力。这份 金 额 高 达 7000亿美元的法案,创下了自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国会通过的国防授权案的历史新高。

  巨额预算花在哪里

  国防授权案是美参众两院武装力量委员会最为重要的年度立法工作,主要内容为确定一个财政年度(从当年10月初至次年9月底)的国防预算总额、授予各部门使用预算的权力,并确定相关政策,以规定美军能够开展哪些作战行动、支配经费数额、购买哪些武器装备等关键问题。

  根据法案内容,2018年美国的国防开支较上个财年的6190亿美元增加了810亿美元,涨幅超过13%,更是突破了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规定的5490亿美元预算上限的27.5%。在为之全面拨款前,美国国会须设法解除这一限制。

  《2018财年国防授权案》包括基础国防预算和海外应急行动拨款两大部分。根据法案,在10月1日开始的2018财年,美国国防部获得的基础国防预算为6260亿美元,主要用于装备采购、部队训练和维护以及人员开支等。另外,该授权案还将单独拨款660亿美元作为海外应急行动款项,用于美军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叙利亚等海外作战任务,另外80亿美元作为资助其他防务任务。

  核打击力量的维护、网络作战和防御能力的提高以及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制被列为国防支出的三大优先项目。美国将扩大导弹防御系统部署规模,在阿拉斯加州格里利堡增加部署28枚陆基拦截弹等。在网络作战方面,美国将新设国防部“首席信息战争官”一职,作为国防部长首席网络顾问和国防部首席太空顾问。2018财年,美军获准采购一大批尖端武器装备,包括订购90架F-35战斗机、24架F/A- 18E/F战斗机,建造13艘军舰,增加采购M1A2主战坦克、扩充直升机群规模等。

  在美军官兵的各项支出方面,2018财年将达到1410亿美元,包括军人工资、奖金、福利等,较2017财年增加了2.4%。美军不仅将继续保留现有的军事基地,军队人员数量也得以增加,其中陆军8500名、海军5000名、空军5800名、海军陆战队1000名。

  此次通过的2018财年国防预算案同比此前特朗普提出的增加540亿美元相比,无论是增加的款项还是增加的数量,都大大超过特朗普的预算建议。

  维持美国军事优势和影响力

  早在大选阶段,特朗普就承诺将在任期内打造一支美国历史上最强大的军队。特朗普竞选团队曾在《外交政策》网站发表《特朗普“以实力求和平”的亚太观》的文章指出,必须重拾里根时期“以实力求和平”的理念,取消自动减赤计划,增加国防开支,重振美国军力。入主白宫以来,以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家安全事务顾问麦克马斯特和白宫办公厅主任凯利为代表的军事精英,日益在特朗普政府的外交与安全政策中发挥重要作用,特朗普“军事优先”的倾向更加明显。上台伊始,1月27日,特朗普总统就首次以军队最高统帅的身份造访五角大楼,并签署了“重建”军队的行政命令。用特朗普的话来说,“今天我将签署对武装力量进行伟大重建的总统令——将为我国军人提供新飞机、新舰艇、新资源和新工具。”此次参议院通过的国防授权案,总体上将有助于特朗普实现“重振美军”的战略构想。

  另外,由于奥巴马时期的军费削减,已造成美军兵力规模缩水、训练维护不足、装备升级放缓、战斗力下降等后果,美军在全球军事投放能力不足日益凸显。美参议院军事力量委员会主席约翰·麦凯恩呼吁,2017年8月21日在马六甲海峡发生的“麦凯恩”号导弹驱逐舰撞船事件,表明增加国防预算已刻不容缓。

  近年来,美军一直通过压减老旧装备、延长装备使用寿命、添补新型装备、装备少而精锐的部队等方式加强装备建设。随着装备产品进步和新技术的大量应用,武器单价成几何倍数增长,军方武器采购数量却大幅下降,直接导致装备研发费用和摊销成本急剧上升。与此同时,美军在上世纪70—80年代冷战期间大量采购的装备每年需要巨额维护、更新和升级经费。以空军为例,美军主力战机都是上世纪70年代设计的,远程轰炸机B52、B-1更是上世纪50—70年代设计的。以F-15、F-16为代表的第三代主力战机数量在1500架左右,以F-22为代表的第四代主力战机只装备了190架,且因费用高昂已经停产,取而代之的第四代主力机型F-35仅以每年30架的速度列装,未来面临巨大的换装缺口和经费压力。

  总的来看,此次特朗普批准的这份国防授权案,核心目的是扩军备战,以应对朝鲜半岛、阿富汗战事和中东反恐等需要,维持美军的全球影响力。同时,提高美军的战备水平和作战能力,重点在兵力投送、核力量升级、反导体系建设、太空力量布局和网络实战化等方面,重塑美国战略威慑力量体系,建设一支“更加强大的美军”。

  “军事优先”的内在逻辑

  美国白宫称,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将会聚焦于美国利益和国防安全。此次美国国防预算的“历史性”上升,表明特朗普已把“军事优先”作为实现其“美国优先”纲领的重要选项。

  从国际安全环境来看,美国国防预算的大幅度变动,往往会带来国家安全战略的调整,而安全战略的变化势必影响美国军事力量的对外运用,进而对全球和地区安全产生很大影响。特朗普政府很有可能在未来改变奥巴马的对外军事战略,由收缩战略转为有限扩张,加强美国军事力量在全球核心利益区域的投放和前沿存在,引发新的地缘政治的动荡。近来,美国防部宣布向阿富汗增兵3000多人,同时在以色列启用了首个永久性军事基地,帮助以色列应对伊朗导弹威胁。在朝鲜半岛上空,美韩举行有史以来最大的海空演习,共有230架战机参加。在波罗的海,美国等北约成员国联合芬兰和瑞典军队进行代号为“极光”的联合军演。所有的这些,都成了美国增加军费最好的注脚,这些地区的安全形势却在持续恶化。

  美国大幅增长军费,必然会引起其他国家的关注和跟进,刺激全球军费竞赛的“水涨船高”。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2017年3月出席北约国防部长会议时,敦促各成员国提高军费。迫于压力,美国的北约盟友已呈现军费上涨的趋势。从目前特朗普的政策走向来看,未来美国将在中东和东亚投入更多军事力量,真正的军费竞争很可能出现在亚太地区。在过去5年间,亚太地区的军费支出一直处于上升水平。其中,日本2017年的防卫预算为450亿美元,连续5年创下历史新高;印度2016年的防务开支超过500亿美元,首次跻身全球第四。韩国2017年8月29日通过总额达43.1177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532.5亿元)的2018年度国防预算案,同比增长6.9%,达到200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从美国国内来看,正如特朗普在联大演讲时所言,“我们的军队将很快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军队”,7000亿美元的巨额军费开支将助力特朗普实现其“更大更强美军”的目标。不过,“美国优先”让步于“军事优先”,是以挤压其他国内预算为代价的。为抵消这些新增国防预算,特朗普在今年提交的2018财年联邦政府预算报告中,大幅削减了环保、医保、退休福利等开支,包括废除奥巴马医改并改革医疗补助计划,削减补充营养协助计划即食品券项目,大幅削减联邦雇员退休福利、削减残疾人帮扶项目等,这将对美国低收入家庭和部分财政困难的州带来巨大负面影响。仅美国环保部门由于预算削减26亿美元,将造成3000多名员工面临失业。

  总体来看,在经历了多年国防预算下降,特朗普政府大幅提升军费开支,表明美国对外政策中军事力量和军事手段的依赖度正在上升,其未来国家安全战略、对外军售和对外军事行动等都值得持续关注。


下一篇:2017:乱中有治的中东地区形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