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国家 > 正文

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并举共治

发布时间:2018/03/13作者:翁鸣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摘要: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积极作用,遏制市场经济的负面影响,确保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这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挑战和执政考验,也是理论研究和现实研究的重大任务。


  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充分发挥市场经济的积极作用,遏制市场经济的负面影响,确保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这是我们党面临的最大挑战和执政考验,也是理论研究和现实研究的重大任务。

  市场经济中人们的行为需要法律规范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资本有其贪婪的负面作用。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引用过邓宁格在《工会与罢工》的一段话,“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资本论》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871页)

  在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为了规范人们的行为,要求在遵守国家法律和社会道德的前提下,从事经济活动并取得合法的经济收益。但是,有些人只想发财不顾法律,利用他们掌握的资源优势,包括一定的公权力、经济信息、金融资本、人力资本,甚至纠集横行霸道的地痞流氓,以掠夺经济利益为主要目的,不惜采取侵犯国家和人民利益的犯罪方式,实现自己家族或小集团的非法暴富。

  随着时代发展和历史变迁,在我国,作为大规模激烈残酷的阶级斗争已经不复存在,但是社会矛盾和社会斗争并未消失,包括对抗性社会斗争依然存在,并以新的内容、新的方式出现。例如,我国反腐败斗争不仅存在,而且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前些年,在一些地区,黑恶势力不仅存在滋生土壤,而且还在猖狂活动和蔓延发展。更值得关注的是,黑恶势力和腐败分子相互勾结并发生一些深度交织的共同犯罪案件,这不仅严重危害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的利益,而且严重损害了党的政治建设、思想建设、作风建设和组织建设,造成了党和政府内部存在严重隐患,削弱了党的执政基础和战斗力。这已成为人民群众反映最强烈、对党的执政基础威胁最大的突出问题之一。显而易见,扫黑必反腐败,这是由新时代我国国情和现实需要所决定的。

  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有机结合

  今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通知指出,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国家长治久安,进一步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总体来看,这次全国性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有两个鲜明的特点:一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力度很大。近30年来,以往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都是政法部门挂帅,这次是由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做出重大决策,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出通知,明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切实增强“四个意识”,充分认识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意义,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部署上来,科学谋划、精心组织、周密实施,坚决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攻坚仗。各地党委和政府用电视电话会议方式,将中央精神及时有效地传达到基层党委和政府,并作相关的工作部署。

  二是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有机结合。通知指出,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对黑社会组织背后的“保护伞”进行严厉打击。要求纪检监察机关要将治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一个重点,纳入执纪监督和巡视巡察工作内容;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中央纪委印发《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强化监督执纪问题,重点查处党员干部和其他公职人员涉黑涉恶的腐败问题,以及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问题。

  扫黑与反腐败关联强

  为什么要强调把打击“保护伞”与侦办涉黑涉恶案件结合起来,这是新时代我国社会政治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和内在要求。

  从我国现实情况看,党内腐败分子与社会黑恶势力有着共同的目的,即实现个人、家族和小集团的非法暴富,其过程就是将国家和人民财产转变为自己所有,这是他们的共同目的和罪恶本质。从各自作用来看,官员腐败分子和社会黑恶势力各有其犯罪的有利因素,同时也有其各自的不利因素,最大限度地发挥有利因素、避免不利因素,就成为他们互相勾结的内在需要。例如,党内腐败分子为了保护自己,往往幕后操作隐蔽自己,客观上需要公开露面的代理人,包括以公司和企业面貌出现的黑恶势力,为其出力和拼命赚取非法的超额利润。同样,社会上黑恶势力千方百计地寻求靠山和保护伞,躲避其犯罪所应受到的法律的严惩。因此,党内腐败分子与社会黑恶势力具有内在共同利益和犯罪关联,他们是一条犯罪绳索上的两颗毒瘤。

  从近几年反腐成果看,不少省部级和厅局级腐败分子与社会黑恶势力有关联,其中,一些省级、省会城市政法委和公安厅局长涉及其中。例如,天津市原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局长武长顺、河北省原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张越、重庆市原司法局长文强、郑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周廷欣等,均与当地黑恶势力有着密切的犯罪关联。中国十大黑帮老大之一梁旭东曾公开叫嚣,“我在社会混得明白,是因为我有3把刀:我是警察,我是黑社会,我有关系网。”。由此可见,一旦上述两股势力联手犯罪,就会对遏制和铲除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带来极大的阻力和障碍。

  西方国家在打击黑恶势力和反腐败方面,其经验教训值得借鉴。以意大利黑手党为例,近10多年意大利政府加强了打击力度,黑手党组织活动有所下降和收敛,但是远未达到一蹶不振的地步。据意大利媒体报道,2009年意大利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5%,但是黑手党等有组织犯罪集团的营业额却上升了3.7%,达到1350亿欧元,纯利润700亿欧元。[《意大利打黑纵横谈》,《人民日报》(海外版)2010年7月17日,第008版。]2014年意大利黑帮老大盯上罗马市政外包工程,通过行贿罗马市长等高级官员,获得了移民安置、废水处理和公园管理等项目的承包权,该黑帮组织被称为“首都黑手党”。[《有官相助 意大利黑手党大发“移民财”》,《中国纪检监察》2017年6月25日,第004版。]

  2009年意大利出版的《出口黑手党》一书中,描述了西西里、那不勒斯和卡拉布里亚这意大利三大黑手党组织情况,它们的分支连锁机构遍布欧洲,除表面合法的餐饮服务业之外,贩毒、贩卖人口和放高利贷等“正经黑手党生意”才是其主业。这三大黑手党组织每年在欧洲范围内的总收入超过1400亿欧元,相当于丹麦或葡萄牙的国内生产总值。[《黑手党的“黑手”越伸越长》,《文汇报》2010年1月20日。]另一篇报道指出,起源于西西里岛的意大利黑手党,随着意大利后裔移民散居世界各地,黑手党势力已在全球范围内蔓延,成为多个国家政府的心腹之患。[《意大利打黑纵横谈》,《人民日报》(海外版)2010年7月17日,第008版。]

  纵观意大利黑手党的发展历史,一个重要的经验教训揭示:一旦黑恶势力滋生蔓延,形成根深叶茂之势,再去铲除就难成其功;关键在于除恶必尽、除恶尽早,将邪恶势力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在与黑恶势力斗争中,任何放松警惕、回避矛盾、打击不力和放任自流的行为,都是对人类社会的犯罪。

  扫黑除恶必反腐 建立长效机制

  新世纪以来,中央政法委开展多次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不可谓力度不大、频度不高,但是原有的黑恶势力遭受重创之后,新的黑恶势力又重新滋生繁衍,其根本原因是,在打黑除恶的同时,没有深挖其背后的“保护伞”,未将隐藏深处的党内同伙一起铲除,以至于留下了黑恶势力死灰复燃的根基。这是通知强调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与反腐败斗争并举开展的重要原因,也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开展社会斗争的主要内容。

  我们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深入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和通知要求,深刻领会党中央的战略谋划和深远意义,坚决开展党领导下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大业保驾护航。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们党面临的执政环境是复杂的,影响党的先进性、弱化党的纯洁性的因素也是复杂的,党内思想不纯、组织不纯、作风不纯等突出问题尚未得到根本解决。同时,市场经济体制有其负面影响,不可避免地产生黑恶势力等犯罪分子。这表明,腐败现象的基础依然存在,腐败分子仍然存在,只要有腐败分子,就会有黑恶势力与腐败分子的互相勾结。从这个意义上讲,反腐败斗争永远在路上,扫黑除恶斗争任重道远。我们不仅要注重这场斗争的力度,更要注重这场斗争的实际效果。从这场斗争的成效来看,有少数地区执行力不强,不仅行动迟缓,效果不明,甚至有的乡镇领导宣称,只要跟对人就不会有事,趁机变相收取保护费。

  从我们调查来看,至今全国各地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成效并不均衡,大多数地区党委和政府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指示精神,组织有力,行动迅速,效果显著,深受当地干部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我们需要深入学习和贯彻党中央部署的扫黑除恶专项行动,建立科学的检查考核机制,及时发现和纠正问题,调整和部署扫黑力量,让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效显著,保证党和国家长治久安,保证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顺利发展。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城乡发展一体化智库秘书长、研究员)

上一篇:自治条例并非民族自治地方“小宪法”
下一篇:把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