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治理 > 正文

美国究竟想干什么

发布时间:2018/04/19作者:李海东 来源:人民论坛

摘要:美国对华掀起贸易纷争的主要原因是中美经济差距逐渐缩小、美国无法接受中国经济实力迅速增强的客观事实,以及特朗普政府的政治需要等。事实上,美国政府的对华冲突性贸易政策不仅加深了美国自身已有的分裂,也违背了世界经济一体化发展大势,必将以失败而告终。


  【关键词】美国  贸易摩擦  关税    【中图分类号】D822.3    【文献标识码】A

  自2017年8月18日启动对华“301调查”至今,美国对华贸易政策的对抗色彩愈来愈浓厚。2018年3月至今,美国政府先后出台了对进入美国市场的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以及对中国1300个独立关税项目加征高达500亿美元关税的计划。事实上,美国政府对华冲突性贸易政策的出台具有较为深刻的国内背景,有维系其全球主导地位的意图。

  美国出台对华冲突性贸易政策是美国国内政治与经济不健康的外在表现

  作为世界上最主要的两个经济体,美国对华掀起贸易纷争势必会损害全球经济环境,缩小中美两国之间经济合作范围,导致中美经济竞争加剧,同时也会破坏其他经济体经济稳步增长的机会,既损人又不利己。这种短视政策实则是美国国内政治与经济不健康的外在表现。

  首先,尽管当前美国经济仍处于缓慢增长阶段,但其与中国的经济实力差距正大幅缩小,这引发了美国政策精英群体对中国可能威胁甚至取代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担忧。近年来,美国政策精英群体对以往实施的对华接触和融合政策进行了系统性大辩论,最终认定该政策没有带来美国所期待的中国政治与经济制度的改变,以及中国国际行为合乎美国界定规范的结果,以往的对华政策对美国而言是得不偿失的。因此,包含民主与共和两党大多数成员的精英群体认为,美国迫切需要改变以往以合作为主的对华政策,转而采取以挤撞为突出特点的强硬对华政策。此政策在经贸领域中的典型表现,就是当下美国率先掀起的贸易争端。

  其次,美国政策精英群体无法接受中国经济实力迅速增强的客观事实,笃定中国是以不正当且损害美国利益的方式实现经济快速发展,为此需迫使中国按照美国的意图调整经济结构,并破坏有利于中国经济发展的国际经济秩序。对华高额贸易逆差成为美国率先向中国发难的有力抓手。就中美贸易不平衡状况而言,2017年,中方统计的数字是2758亿美元,美方统计的数字则是3752亿美元。美国政府反复强调美国2017年度对华贸易逆差占其贸易总逆差的近一半,并将此归咎于中方“剽窃”美国高科技产品和知识产权,以及中方强迫美国公司以技术转让换取进入中国市场的不公平贸易举措,这实际上扭曲了当前中美贸易不平衡主要是由市场优化配置资源导致的事实。在当前中美两国都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的进程中,两国完全可以在市场机制的运作中逐渐减少贸易不平衡,而当前美国政府以单边行为强力扭转双方市场的举措,既违背了市场经济运行的基本规则,又损人不利己。

  再次,美国政府将中美经贸问题高度政治化,进而将美国国内对特朗普本人或其政府的不满转移到中国身上。2018年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年,美国各种政治力量会利用各种手段为联邦国会两院席位展开激烈角逐,而特朗普政府试图大力炒作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将其政绩不佳的原因归咎于中国,以增加美国民众对其的支持度。当前美国政治、社会高度分裂,加之特朗普本人还处于“通俄门”等事件的调查过程之中,这增强了特朗普政府采取冲突性对华政策的动机。对特朗普而言,确保中期选举继续保有共和党人在国会的主导地位,对其2020年获得总统大选成功尤其关键。而将对华贸易议题政治化,为其政策失误寻找替罪羊,是其政策选择的自然取向。

  最后,为避免国内对当前美国国际影响力下降的指责,美国政府采取了对华贸易政策安全化的举措,以安全上的零和博弈思维看待原本应是互惠的双边贸易关系。其从中国发展将损害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视角看待中美贸易关系,认为中国经济上的成功是通过不断占美国便宜和不公平的贸易获得的。尽管美国对众多国家都加征了钢铝产品关税,但此举措的主要目标却是中国。美国对促进中国经济增长的国际经济秩序不满,不希望中国经济继续快速增长。

  美国对华冲突性贸易政策的主要特点

  第一,当前美国政府开启对华贸易争端是典型“冷战思维”的表现。冷战时期,美国是以军事联盟与苏联对抗,而在当前全球化的大背景下,美国试图以筹建经济联盟的方式撕裂经济一体化进程,阻挡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在宣布的一系列加征关税的举措中,美国一方面试图以建立豁免关税的机制,使其认定的盟国免受加征关税的影响;另一方面又以“恢复全球贸易公平性”为借口,积极筹划所谓经济上的“联盟”,对中国经济的强势表现予以压制。如果中国不对当前美国政府恣意妄为的、不负责任的行动予以回击,最终可能会导致世界格局分裂对立,那将是严重的历史倒退。

  第二,当前美国政府试图继续保持美国在高科技产业中的领先地位,防止中国在经济结构转型进程中对美国构成挑战。美国对华商品加征关税主要聚焦于高技术领域产品。美国对我国《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这一推进中国制造业转型换代的蓝图妄加指责,担心中国在高科技制造业领域超越美国。当前美国和中国在高科技制造业领域占全球份额分别为29%和27%,在半导体、人工智能、装备制造、计算机应用等领域,中美发展水准已不相上下,竞争性增强、互补性减弱。美国加征关税的关键意图是打断中国在相关科技领域内的快速发展,阻止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业的领头羊。科技进步始终是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但美国政策精英一直以来都存在低估中国自身创新能力的倾向,认为中国是以不正当竞争方式实现自身发展的。因此,美国极力诋毁和阻挠中国全面升级制造业的努力,并不乐见中国以制造业为基础实现自身的强盛。

  第三,出于延缓中国经济发展进程的目的,美国试图迫使中国采纳西方私人经济主导而非国有经济主导的市场经济发展模式。美国政府认定,中国政府在推动国内产业转型升级中发挥了重大作用,中国的这种“非市场经济行为”与美国的“市场经济行为”格格不入,这对美国而言是“不公平”的。因此,美国试图迫使中国改变既有的产业政策,改变中国国家主导型市场经济的发展模式,向美国私营企业主导经济的模式转变。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让中国成为向美国提供低科技含量产品且无法与美国竞争的低端市场。毫无疑问,这对中国而言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可以说,此轮中美贸易摩擦,美国是想消除中国在制造业和高科技领域对美国构成的挑战,塑造一个压制中国经济发展、确保美国始终占据全球经济优势地位的格局。这直接涉及到中国经济结构深刻调整能否成功,以及中国在国际经济秩序中能否拥有更大发展空间的根本问题,因此,美国对华贸易政策中这种明显的零和思维必然遭到中国反对。

  第四,美国对华贸易政策与美国对其他与其有贸易逆差国家的贸易政策相互挂钩,都带有鲜明的冲突性。当前美国政府的国际贸易政策攻击了世界上信奉自由贸易的众多国家,甚至其传统盟国欧洲国家、韩国、日本等都不例外,是出于一己之私挑战甚至颠覆国际经济秩序的极具危害性的举措。美国试图冲击全球自由贸易体系,扭转经济自由化时代潮流,而这将会使世界经济严重分裂,并存在导致各国出现严重安全冲突的可能性。正是认识到这种危害性,越来越多的国家在公开警告、批评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甚至一些国家正在拟定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清单。可见,国际舆论对当前美国政府贸易政策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实质的认定在逐渐形成共识。而美国政府以豁免关税等举动降低国际社会对其倒行逆施贸易政策的反对,更是彰显出美国贸易政策分裂经济全球化的真实面目。可以说,美国试图挑战既有的国际贸易规则,以贸易保护主义逆转贸易自由化的潮流,无异于蚍蜉撼树,最终只会落下一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悲剧结局。

  中方建设性解决中美贸易争端的举措

  针对当前美国政府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对全球贸易秩序的严重挑战以及对中国国家利益的巨大损害,中国采取了坚定的反制措施。

  第一,中方始终保持战略定力,相信自身的经济实力,坚决维护自身经济发展权利。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消费市场,更拥有新兴经济体国家相互合作而连接起来的广袤国际市场。即使美国市场对华关闭,中国商品的国内和国际市场同样广阔。同时,中国是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带动力量,加强与中国的联系往往意味着拥有更多的资源和市场空间,这已成为大多数国家的共识,美国如果丢失中国市场,将得不偿失。美国以加征关税迫使中国屈服的做法,根本不会得逞。

  第二,在贸易摩擦走向不可逆转的冲撞结局之前,中国仍坚持与美国展开充分的平等协商,希望以和解双赢的方式探寻化解中美贸易不平衡的可能性。当前美国政界、经济学界以及一些公司认为中国存在不公平贸易现象,而中国的认识相反,这就要求双方认真反思自身实践,在对话交流中逐渐找到问题的解决之道。中国始终负责任地建设性处理中美贸易摩擦,坚持在捍卫自身核心发展权利的同时,保持贸易谈判大门始终敞开的立场,这与当前美国政府处理贸易问题的蛮横无理、漫天要价方式形成鲜明对比,使得中国更易于获得国际社会的更多支持,为中美贸易摩擦的解决保留了充分空间。

  第三,中国致力于联合世界上维护贸易自由化原则的其他力量,共同抵制贸易保护主义这一反全球化逆流。不经WTO等多边贸易组织的协调和认可,美国政府强行对别国商品加征关税,试图构建一个牺牲他国而完全服务于美国利益的国际贸易格局,这已引发众多国家的不满。挪威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公开批评美国是自由贸易的主要威胁,并称赞中国是自由贸易捍卫者,她的看法代表了国际社会对当前美国政府贸易保护主义的主流认识。越来越多的国家或是积极酝酿或是着手推出对美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反制措施,呈现出各国相互合作、共同抵消美国破坏性贸易政策对全球贸易体系带来负面后果的态势。

  第四,针对美国违反国际贸易规则的作为,中国积极主张在WTO框架下多边协调解决。美国对华进行的“301调查”,以国内规定僭越国际多边机制合法性,违背WTO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关税约束、最惠国待遇等规则,是典型的霸凌作派。中国积极和负责任地利用WTO争端解决机制,驳斥并揭穿美国政府贸易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政策的实质,使更多国家认识到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严重危害。与此同时,中国增强各国对自由贸易的信心,推动国际经济格局构建,使包括中国在内的更多经济体有更为充分公平的发展空间。

  第五,为抵制美国对华加征关税带来的不利后果,中国采取了等量、等规模的反制举措,这既是捍卫中国自身利益,也是在推动美国民众和明智政治家认清当前美国政府对外贸易政策损害美国利益的现实。当前美国农业、汽车和飞机产业占主导地位的各州,都已表达出对当前美国政府对华贸易政策的质疑,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对因加征关税导致的日常生活成本增长表示忧虑。美国企业界也担心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会带来更多的投资和贸易限制,从而使得美国隔离于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利润最高的中国市场之外。美国社会对当前美国政府对华贸易政策的不满,可能会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以选票的方式体现出来。

  可以说,当前美国政府的对华冲突性贸易政策加深了美国自身已有的分裂,造成了中美合作关系的分裂,破坏了全球贸易体系,是明显违背世界经济一体化发展大势的愚蠢之举,必将以彻底失败而告终。

  (作者为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

  【参考文献】

  ①《对华打响贸易战后特朗普下一步如何走 脱离WTO规则?》,环球网,2018年4月9日。

上一篇:美国的战略误判注定害人害己
下一篇:秦晖:特朗普与希特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