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战略前沿 > 正文

地缘政治研究不能让国家四处“拼命”

发布时间:2018/04/23作者:张文木 来源:北京日报

摘要:地缘政治不应当被研究成让国家四处“拼命”的学问。拼命只是战役层面上的事,绝不能将它上升到战略,尤其是国家战略层面。


  地缘政治是一个外来词汇,但这决不意味着中国历史上没有地缘政治思想,中国古代多用“形胜”“方舆”等,现代中国则多用“历史地理”或“地理政治”等来表述“地缘政治”的内容。 历史进入20世纪以后,地缘政治研究在世界范围得到极大推进。在中国曾问吾、史念海、谭其骧等在其中都有大贡献;西方同期的麦金德、马汉、凯南、布热津斯基等的研究也对学界产生巨大的冲击。前者是为了中国反殖民地、反帝国主义的时代主题,后者是为了英美国家拓展“生存空间”、推行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的国家私利的需要。19世纪德国地缘政治学的倡导者们就认为,地缘政治是一种科学方法,是一种以编排地理资料去开发地理空间的思想。

  资源的绝对有限性与发展的绝对无限性的矛盾,以及由此引起国家力量的绝对有限性和国家发展需求的绝对无限性的矛盾,是人类及其赖以生存的国家发展自始至终面临的基本矛盾,而贯穿其间的生存斗争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绝对底线和动力。由此而言,地缘政治的本质并不是地理与地理的关系,而是地理与政治的关系。

  那么,什么是政治呢?政治问题在一定意义上就是吃饭问题,对于国家而言,就是资源问题。由此而论,地缘政治与资源政治的统一,是现代地缘政治学说的本质特征。而资源则是地缘政治的核心。简而言之,没有资源就没有地缘政治。司马迁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世界资源密集区便是世界地缘政治的天然中心。与大西洋不同,太平洋是世界新兴市场国家最密集因而也是市场潜力最大的区域,印度洋是世界包括石油天然气在内的工业资源最丰富的区域,这使得近代以来几乎所有的强国都将目光锁定在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并为控制这一区域进行决战。

  随着研究的进一步深入,笔者发现学者与政治家对地缘政治的认识有着重大的差别:学者注重并能较好地把握地理中的点与面的关系,以麦金德为先驱的西方的地缘政治学者还破天荒地为人们提供了从整体上认识世界地缘政治的全球框架,他们的理论缺点是其优点的过度运用。他们在纸稿上尽情挥洒他们天才般想象的同时,又得鱼忘筌,聚焦了地缘却忽略了政治,结果写出的只是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