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品质与强大生命力

发布时间:2018/05/08作者:张乾元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摘要: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共命运,关注和回答时代和实践提出的重大课题,是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而其中蕴含的科学品质,则是马克思主义历久弥新、具有强大生命力的真谛。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马克思主义理论“犹如壮丽的日出,照亮了人类探索历史规律和寻求自身解放的道路”。近两个世纪以来,人类社会发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以马克思的名字命名的科学理论,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至今仍然闪耀着真理的光芒。是什么原因使马克思主义焕发无尽的活力,并具有如此强大生命力?列宁曾说,马克思主义理论之所以具有不可遏制的吸引力,“不仅仅是因为学说的创始人兼有学者和革命家的品质而偶然地结合起来,而是把二者内在地和不可分割地结合在这个理论本身中”。作为政治家,马克思胸怀理想,坚定不移地为人类解放而奋斗,为推翻旧世界、建立新世界而战斗,注重实际,具有求是无畏的献身精神;作为学者,他肩负使命,不畏艰难险阻、为追求真理而勇攀思想高峰,忠于真理,具有严谨规范的学术品格。与时代同步,与人民共命运,关注和回答时代和实践提出的重大课题,是马克思主义永葆生机活力的奥妙所在,而其中蕴含的科学品质,则是马克思主义历久弥新、具有强大生命力的真谛。

  注重实际的价值取向。马克思在青年时期,就发出了“改变世界”的时代强音。“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解释世界”是“改变世界”的必要前提,如果不能正确地认识世界,就不能有效地改变世界。思想固然重要,但“思想根本不能实现什么东西”;而要实现某些东西,就必须依靠“实践”。早在马克思职业规划的初期,他就秉持“为同时代人的完美、为他们的幸福而工作”的信念。在后来的革命生涯中,他一直为全人类幸福事业而奋斗。无论是从事理论创新,还是实际运用理论,他都坚决反对把“永恒观念、纯粹理性范畴放在一边”,而把“实践生活放在另一边”的“生活和观念之间、灵魂和肉体之间的二元论”。“空谈家”一词是马克思嘴里最严厉的谴责语。他主张“原理的实际运用”,“随时随地都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马克思的一生,就是把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与不同国家的具体情况相结合,应用于不同国家的经济条件和政治条件,找到无产阶级革命策略的光辉灿烂的一生。

  求是无畏的献身精神。“在科学的入口处,正像在地狱的入口处一样,必须提出这样的要求:‘这里必须根绝一切犹豫;这里任何怯懦都无济于事。’”马克思为创立科学理论体系,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他博览群书、广泛涉猎和深入了解各方面的科学知识,从中汲取养料。19世纪五六十年代,马克思开始从事政治经济学研究。他通常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七点在图书馆查阅各种资料,在夜间写作直到凌晨三四点。从1851年初到秋季,马克思阅读了大约80位作者的著作,并认真地做了摘录和笔记。自1861年8月至1863年6月,他写下了1472页四开纸的手稿,共23个笔记本。在马克思理论研究的岁月,疾病折磨不能阻止他思考,生活贫困不能阻止他工作,反动迫害不能让他屈服,颠沛流离不能让他停下战斗的脚步,他为追求真理而无所畏惧。李卜克内西在回忆马克思时说:“他只要自私一点,完全可以把一切工作丢开不管。可是,有一种至高无上的东西支配着他,那就是对事业的献身精神。”

  忠于真理的批判精神。马克思在科学研究工作中非常认真和勤奋,但凡不怀偏见地了解一点马克思生平的人,都会客观地得出并承认这个事实。他本着真诚的态度,力求根据事物的本来面貌去认识事物,把握住现实自身的性质并客观地理解,而不是根据个人的、阶级的主观需要去裁剪事实。马克思忠于真理,对于自己的理论成果从不自满,并时常抱定实事求是的态度,审慎地根据历史条件和实践的发展不断完善。以科学的态度对待科学,以真理的精神追求真理。1872年,在《共产党宣言》发表24年之际,他毫不掩饰地说,由于大工业和工人运动的发展,“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作为传世杰作,《资本论》真实地展现了马克思自我批评的科学态度。“只要列举一下马克思为第二卷留下的亲笔材料,就可以证明,马克思在公布他的经济学方面的伟大发现以前,是以多么无比认真的态度,以多么严格的自我批评精神,力求使这些伟大发现达到最完善的程度。正是这种自我批评的精神,使他的论述很少能够做到在形式和内容上都适应他的由于不断进行新的研究而日益扩大的眼界。”对于理论研究而言,批评他人需要勇气,而能做到自我批评尤为可贵。自我批评是科学进步的精神动力,理论创新正是在不断扬弃前人成果基础上获得的。

  严谨规范的学术品格。马克思之所以对待学术一丝不苟、细致入微,甚至达到了“苛刻”的地步,堪称严谨规范、精益求精、负责诚实的楷模,是因为他时刻心系无产阶级。为了使工人阶级能够看懂他的理论,他尽量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为了使理论更加科学、更加可行,他不厌其烦地反复修改。他认为,“给工人提供的东西比最好的稍差一点,那就是犯罪!”对于自己的理论,“要是隔一个月重看自己所写的一些东西,就会感到不满意,于是又得全部改写”。保尔·拉法格在《忆马克思》一文中郑重写到:马克思十分注重研究的第一手资料,如果是第二手资料,他会仔细核对材料里面的每一处证据,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准确无误地把握前人的思想成果。《资本论》里引证了那么多无名作家的话,人们也许会以为这是要炫耀自己的学识渊博,但马克思却决不是出于这种动机,他觉得,一个作家即使毫不重要,毫无名气,只要这个作家第一个提出某种思想,或作出最精确的表达,他就有责任指出这一作家的姓名。《资本论》中所引证的任何一件事实或任何一个数字,都是经过最有威信的权威人士证实的,即使是反对马克思的人,从来也不能证明他有一点疏忽,不能指出他的论证是建立在经不起严格考核的事实上的。

  马克思的思想理论源于那个时代又超越了那个时代,既是那个时代精神的精华又是整个人类精神的精华。伟大的精神孕育着伟大的思想理论。注重实际、求是无畏、自我批评和严谨规范是马克思主义斗争精神、批判精神和革命精神的鲜明体现,是滋养着马克思主义的精神支柱。今天,我们纪念马克思,弘扬马克思主义的斗争精神、批判精神、革命精神,就是要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把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原理和科学精神运用到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的实践中去,不断促进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制度创新,发展21世纪马克思主义、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赓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不断谱写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篇章。

  (作者系武汉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上一篇:马克思主义何以能推动中国发展进步
下一篇:马克思与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