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人马克思的“苦恼”

发布时间:2018/05/09作者:王强 来源:学习时报

摘要:马克思提出了疑问,宗教信仰自由能够仅仅在宗教领域实现吗?不能,因为这不仅是宗教教义问题,更是政治问题,政治解放只不过是作为资本家代言人的统治者的解放,而真正意义上的解放,是全人类的解放,它远远高于“宗教解放”,也同样高于“政治解放”。


  1842年10月,拿到博士学位整整一年半的时间之后,马克思才终于找到了工作。很遗憾,这份工作不是什么波恩大学哲学系教师,而是科隆的《莱茵报》编辑。在马克思刚刚从事编辑工作时,心情并不愉快,因为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他遭遇了太多的变故和波折。

  马克思拿到博士学位时,还没来得及把证书在怀里揣热乎,就遭到了来自普鲁士政府和波恩大学全体教师发出的巨大压力——他们解除了鲍威尔的教师职务,当年正是在鲍威尔的鼓励之下马克思完成了博士论文。这样一来,马克思的博士论文完全没有发表和出版的可能,以至于长期以来人们都不知道马克思的博士论文长什么样。

  在此期间他收到了导师鲍威尔的来信,希望两人能一起办一张激进的报纸。马克思非常欣喜,但是好景不长,普鲁士的新国王颁布了一道书报检查令,这个办报纸的愿望胎死腹中。

  不过,从事新闻出版事业的愿望在马克思的脑海里深深地扎下根来,他把目光投向了另一家言论自由、针砭时弊的报社——《莱茵报》。他文思泉涌,妙笔生花,为《莱茵报》撰写了许多政论文章,《莱茵报》也注意到了这个才能不凡的小伙子,在发表了马克思文章的同时,邀请他来《莱茵报》工作。于是在参加完姐姐的婚礼之后,马克思即刻动身前往科隆。

  科隆是德国西部著名的城市之一,当地以科隆大教堂而闻名于世。马克思在这里谋得了人生的第一份正式工作——报社记者和编辑。起初只是作为养家糊口的手段,但随之马克思发现了意外之喜。这份意外之喜就是通过关注和研究莱茵地区的经济社会状况,可以观察到一个真实的德国社会。马克思心心念念的愿望,就是研究、批判和改造德国现实社会。

  我们时常把大学称作“象牙塔”,而毕业和就业的过程,是从象牙塔里出来进入社会的过程,社会会把全部生活的复杂性摊给你看。马克思初入社会时就大胆地挥舞起了笔杆子,用辛辣讽刺的语调针砭时弊,特别是将在学校里学到的黑格尔的辩证法运用得出神入化。同时,他开始接触到农民、贫困者的生活状况问题。马克思发现,他学到的整个知识体系在现实问题面前都受到了根本的动摇,他先前没遇到过真正的贫困问题。那么,到底是马克思的知识对,还是社会现实问题对呢?马克思苦苦思索着答案。后来马克思回忆这一时期的思想变化时,把它叫作“《莱茵报》时期的苦恼”,这个“苦恼”至关重要,它决定性地使马克思脱离和批判了黑格尔的哲学,而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新世界观越走越近。那么,马克思究竟在“苦恼”什么呢?

  我们知道,19世纪初,德国开始了资本原始积累阶段,其中一个主要形式,就是把原先由农民共同使用的森林、草地等公共资源进行大规模私有化,这一进程遭到了农民的强烈反对。马克思关注的问题,缘起于《林木盗窃法案》的出台。莱茵省摩塞尔河谷植被茂密、风景如画,这里有大面积的原始森林,几百年来许多农民在这里世世代代生活。这里冬天气温寒冷,因此农民便在森林里捡拾枯枝,带回家生火取暖,偶尔也用斧子砍伐树木。这种生活方式延续了几百年,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最近新兴的资产阶级群体把森林占为己有,甚至出台了物权保护法,法律声称:农民一切砍伐林木的行为都侵害林木所有者的利益,都是“盗窃”行为,应当以盗窃罪论处,甚至捡拾枯枝的行为也是“盗窃”,以同等罪名论处。农民不高兴了:我们世世代代都是这样生活,森林属于自然资源,为什么到了今天反而变成了少部分人的私有财产,而大部分人日常赖以维生的行为却变成了“犯法”呢?太荒唐了!马克思看完了议会辩论记录后,立即决定为农民和贫苦者辩护。

  我们知道,马克思大学期间先后学习过法律和哲学专业,是从黑格尔的《法哲学》入手的。按照黑格尔的观点,国家和法律是“理性”的代表,它理应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但现实却是一小部分权贵把公共财产据为己有,甚至还要立法来惩罚农民,而法律却恰恰站在了私人利益这一边。马克思不得不深入思考: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呢?是法律出了问题,还是立法者出了问题?马克思立刻敏锐地意识到,两方面都出了问题,但最为根本的方面是哲学出了问题,这个问题不从根本上来解决,德国社会就依然不能进步。

  同时,马克思还关注犹太人呼吁的“宗教解放”运动。普鲁士政府要求犹太人改信基督教,引起了犹太人的强烈不满,他们要求实现宗教信仰自由。但是,马克思提出了疑问,宗教信仰自由能够仅仅在宗教领域实现吗?不能,因为这不仅是宗教教义问题,更是政治问题,犹太人要求的解放实质上应当是政治解放。但是马克思又进一步发问:政治解放如果成功,就万事大吉了吗?并没有,因为它实现的是犹太人的“犹太精神”,而这正是横行欧洲的“资本主义精神”,表现出“唯利是图”的特征。只要这种精神存在,人们就是自私自利的人,就会有资本家压迫工人,就会有资产阶级统治无产阶级。因此,政治解放只不过是作为资本家代言人的统治者的解放,而真正意义上的解放,是全人类的解放,它远远高于“宗教解放”,也同样高于“政治解放”。

  那么,如何实现人类解放呢?马克思说:“人类解放的头脑是哲学,心脏是无产阶级。”意思是说,唯有让无产阶级掌握哲学武器,才能具有革命和解放的觉悟。马克思把他的想法写成了两篇文章,一篇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一篇是《论犹太人问题》,后来发表在《德法年鉴》的创刊号上。这两篇文章共同的落脚点,就是“人类解放”的主题,这是马克思的“初心”,也同样是共产党人的“初心”。“人类解放”像一颗火种,深深地种在了马克思的思想土壤里。马克思一生的事业,都在为实现人类解放事业而奋斗。

上一篇:党的十九大报告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理论创新
下一篇:马克思主义何以能推动中国发展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