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国际观视阈下的中国之治与西方之乱

发布时间:2018/06/21作者:刘文波 於宾强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摘要:以马克思国际观为指导,科学分析当今世界的西方之乱和中国之治,对于构建国际新秩序,实现国际社会由乱到治的有序转换,具有重大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马克思的国际观是指观察和分析国际社会历史变迁和发展规律的立场、方法和观点的集合体,集中体现为对世界历史变迁和世界交往演变规律的基本认知、对国际社会制度变革和主体力量关系矛盾运动的价值判断,以及追求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伦理正义的文化向度。马克思的国际观认为,世界历史发展的进程应该是整体性的,各个民族的历史都是世界历史的一部分;生产力的发展、生产方式的变革以及国际分工的日益精细促进了“世界交往”,而世界交往是世界向前发展的内在动力;世界历史最后会超越资本主义社会的形态,最终形成“自由人联合体”;在对国际社会历史的分析和考察时,要以正义价值伦理为取向。当前,以马克思国际观为指导,科学分析当今世界的西方之乱和中国之治,对于构建国际新秩序,实现国际社会由乱到治的有序转换,具有重大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当今世界的西方之乱和中国之治

  近年来,西方世界呈现一片乱象。冷战结束后,世界朝多极化方向发展,世界各国把发展经济作为本国的新目标,但是美国依然秉承冷战思维,在全球问题上以狭隘的本国利益为导向,一意孤行,违背国际社会历史变迁和发展规律,置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的伦理正义于不顾,严重破坏了现有世界历史的整体发展,可以说,美国是国际社会乱象丛生的始作俑者。近几年的西方之乱表现在诸多方面:第一,自由经济秩序遭遇严重挑战。近期,美国为了自身利益,对西方重要盟国发起“贸易战”,引发西方国家内部恶斗加剧,分裂加深;第二,“伊斯兰国”的威胁犹在。虽然在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之下,“伊斯兰国”已经被消灭,但是恐怖主义分子仍然未能全面消灭,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第三,特朗普上台以来实施的“美国优先”政策导致逆全球化趋势和欧美民粹主义势力的增长,给国际社会的发展带来了严重的隐患;第四,欧洲难民危机的不断上演,搅乱了几乎所有欧洲国家的政局;第五,包括金融危机、福利危机在内的各种危机使西方国家多数百姓的实际生活水平长期停滞不前,甚至有所下降。西方世界的乱象丛生,使西方模式面临严峻挑战。

  与西方之乱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之治。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治国理政:重拳反腐,严打社会不正之风;加强依法治国,全面建设法治国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全面深化改革,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和幸福感;大力支持科学技术创新,为把中国建成科技强国而奋斗。中国在取得自身发展的同时也积极为世界做出自己的贡献。面对西方治下的乱象,中国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世界各国人民共同繁荣发展为目标,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最终目的,为世界的发展提出了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观,为世界的发展提出了中国方案。近年来,中国提出并践行“一带一路”倡议,设立亚投行,与东盟等国家成立自贸区等,同时坚持国际关系的正义伦理方向,参加并履行包括《巴黎协定》在内的各类国际条约协定,对发展滞后的发展中国家提供无任何附加条件的资金和技术支持,积极承担国际责任,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物品,坚定的站在国际关系中正义的一方。

  西方之乱和中国之治的时代性影响

  (一)西方之乱造成的影响

  非传统安全问题愈加严重。一方面,恐怖主义威胁依然很大。自“9·11”事件后,国际社会面临恐怖主义威胁的风险越来越大,在美国的“带领”下,国际社会进入反恐时代。“美式反恐”虽然取得了一部分成就,但是出现了“伊斯兰国”这样具有高度组织化的恐怖主义集团,利用现代网络媒体,不断散布恐怖主义言论,在全世界招募人员参加恐怖主义行动。近期,虽然“伊斯兰国”已经土崩瓦解,但是数量庞大的恐怖主义分子回流并逃窜到各个地方,这给世界各国的安全带来了严重的隐患。另一方面,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和伊朗核问题协议,在涉及人类共同利益的气候问题和核问题上出尔反尔,完全无视国际关系的伦理正义,给全人类的未来造成了负面影响。

  经济全球化遭遇挑战。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在经济上推行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政策,企图阻止世界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维护美国始终处于经济霸主地位。美国为了阻止中国经济实力的提升,抢占未来知识经济发展的控制权,不惜违反国际贸易规则,不仅将中国作为经济制裁的头号对手,同时对自己的盟友下手。2018年5月29日,美国宣布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含有“重要工业技术”的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关税,剑指《中国制造2025》计划。2018年5月31日,美国宣布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征收钢铝关税。美国一系列行为给世界经济的全球化带来了严重挑战。

  西方内部秩序开始失衡。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过分强调自身利益,同时以零和博弈的思维作为经济往来的指导。随着美国单方面采取贸易保护政策,包括欧盟在内的美国盟友开始进行反制措施,以期维护本国合法权益,因此G7集团出现分化。2018年6月9日,为期两天的七国集团峰会在加拿大魁北克省落下帷幕,此次峰会也被一些媒体称为“6+1”七国峰会,足见其中的分歧与争执。

  (二)中国之治的影响

  促进自身更加开放。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时强调,中国将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继续推出扩大开放新的重大举措,同亚洲和世界各国一道,共创亚洲和世界的美好未来。在美国等国家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的同时,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和自贸区的建设,使中国的对外开放朝全方位、多领域的方向迈进。中国一直是全球化的积极倡导者,同时也是全球化的受益者。中国以自身的发展带动世界的发展,以自身的繁荣带动世界的繁荣。

  为全球化的进程贡献自己的力量。全球化是世界发展的大趋势,也是不可逆的时代潮流,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就一直在推进世界经济的全球化。习近平指出,实践证明,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发展是在开放条件下取得的,未来中国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也必须在更加开放条件下进行。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这是中国基于发展需要做出的战略抉择,也是在以实际行动推动经济全球化造福世界各国人民。

  以“上海精神”引领成员国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上海精神”即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G7峰会在未召开之初就已经剑拔弩张,而上合组织则不断取得重大进展,究其原因,是由于两个组织在发展理念与发展模式上做出了不同的选择。上合组织倡导结伴不结盟原则,通过加强成员国之间的互信互动与合作交流,推动构建以互利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而G7集团本身是基于传统国际关系中的力量分化组合而成,其发展也进一步加剧了国际关系分裂与对抗。各成员之间以自身利益为出发点,往往采取零和博弈而非竞争合作,因而相较上合组织而言,整个集团缺乏组织凝聚力和整合力。当前,世界政治、经济、科技等各个领域正经历深刻的调整与变革,上合组织与G7集团天差地别的发展方向体现着世界格局的转变。

  由乱到治的路径选择

  我们应以马克思国际观为指导,借鉴中国之治的经验,选择有效推进国际社会由乱到治的路径。

  以马克思国际观中的正义伦理为指导,重构国际社会的价值规范。当今世界,诸如强调人的生存、个人财产自由和人权高于主权等西方化的价值规范,已经成为西方国家干涉其他国家内政的幌子;强权政治和霸权主义依然存在,破坏了现有国际价值规范;人工智能的高速发展也带来了关于“人”在哲学层面的争论,因此引发了信仰危机;同时随着经济全球化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国家的主权概念逐渐模糊,一个地区的问题很容易传播到其他地区。马克思就反对西方国家的霸权扩张和殖民活动,希望建立相互合作、讲道德的国际社会,因此,以马克思国际观中的正义伦理为出发点,与其他国家一道,构建公平、正义和文明的国际规范,是世界历史发展的必然选择。

  把马克思的国际观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来源,积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马克思国际观中蕴含的对世界历史变迁和世界交往演变规律的基本认知、对国际社会制度变革和主体力量关系矛盾运动的价值判断,以及追求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伦理正义的文化向度,在理念上是与人类命运共同体高度契合的,而且基于马克思对人类社会历史的深刻考察和总结,马克思的国际观也可以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提供思想指导。马克思的国际观虽然不是当代出现的,但是对于当今世界来说丝毫没有过时,解释力依然强大,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出了“自由人联合体”,并且认为该联合体是比资本主义社会“更高级的、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自党的十九大以来,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关系,中国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即在追求本国利益的同时,兼顾他国的利益,在谋求本国发展的同时,促进其他国家的发展,坚持正确的国际权力观、共同利益观、可持续发展观以及多元参与的全球治理观。

  作者简介

  姓名:刘文波 於宾强 工作单位:华侨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

  职务:副教授 / 研究生

上一篇:为什么要坚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不动摇
下一篇:我们为什么怀念马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