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纪检监察 > 正文

孙政才身上的这个问题,是今年中央纪委的打击重点

发布时间:2018/09/13作者: 来源:政知见

摘要:杨晶落马后,各省(区市)立刻传达了学习中共中央关于对杨晶同志严重违纪问题及处理情况的通报,各地在通报中都提到了这样的要求:高度警惕“围猎”风险。


  最近,重庆方面反腐的情况引起了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的注意。

  9月11日,万州区委原副书记洪承义被“双开”,通报中提到了这么两句话:

  “为不法商人培植势力、排斥异己”

  “把市侩哲学带入党内生活中,为不法商人站台助威帮其大肆攫取非法利益”

  这不是第一次重庆市纪委在落马官员的通报中提到商人。

  就在上个月渝北区委原常委吴德华被双开时,通报中还罕见提到了公司的名称——为亿赞普(北京)公司法定代表人等谋利。

  这是个新情况。

  万州

  在说新情况前,先来说下因“万商云集”闻名的万州区。

  重庆市万州区,地处重庆东北部、三峡库区腹心,因“万川毕汇”而得名,因“万商云集”而闻名,有1800多年建城历史,该区还是全重庆市管理单元最多、人口最多、移民任务最重的区县。

  这次被双开的洪承义,曾在万州区当了6年的组织部部长,2017年6月,时任区委常委的洪承义仕途再进一步,任万州区委副书记。

  官方称,洪承义“围猎”与甘于被“围猎”交织。

  不过,在洪承义之前,也有一人被如此定性,即重庆安全技术职业学院原院长杜晓阳。

  4月16日,杜晓阳落马,消息披露时距离杜晓阳被免职已经1年半了,她就是那位疯狂迷恋整容,在被调查时“笑着”流下悔恨泪水的整容女官员。

  杜晓阳被免职是因为造假。

  据中央纪委披露,2007年,杜晓阳想办法办了假的户籍证明和出生证明,将自己的出生年龄从1957年改为1960年。

  2012年,趁接触档案的机会,她在自己的32份档案资料中,将自认为需要改动的年龄和履历进行了涂改,2016年被发现后被免去院长一职。

  但她落马却离不开“围猎”和“被围猎”。

  2004年,学校建设新校区给了杜晓阳和各种老板打交道的机会,之后,她就研究出了“感谢费分类处理法”:

  冰山一角

  万州区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

  7月16日,重庆悦来投资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福清被开除党籍:

  为掩饰违纪违法问题,采取与原配协议离婚并与情妇登记结婚、多次转移赃款赃物的方式,对抗组织审查调查;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的旅游;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搞权色、钱色交易等。

  重庆市纪委的通报直白且严厉——擅权妄为,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大肆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处心积虑将不法企业主培植成为个人的“钱袋子”,“围猎”和甘于被“围猎”。

  9月1日,重庆市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冯跃被双开,这位为求职务晋升而“问计于神”的国企“一把手”,也被定性为与“围猎者”内外勾结建立“共腐圈”。

  重庆方面最近的通报中,甚至还特意点名了一家公司。

  这则通报是关于渝北区委原常委吴德华的,根据通报,这位“购买、私存反动杂志,传播政治谣言,加入非法组织,企图自创歪理邪说,大搞封建迷信活动,热衷占卜打卦”的官员,曾为亿赞普(北京)公司法定代表人等谋取利益。

  这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叫黄苏支。

  2017年,《财新周刊》曾发表了《亿赞普重庆兴衰》的报道,文中提到,“亿赞普在北京初创,其暴发则是近几年在重庆。倚赖于亿赞普的核心人物黄苏支,借助当地政商关系,亿赞普在重庆一路绿灯,获得了重庆市国企、招商局的巨额投资。”

  一个细节是,该公司曾获得重庆原副市长沐华平(被留党察看二年,行政撤职,降为副厅级非领导职务)的鼎力支持。

  除了沐华平,该公司还有没有“围猎”其他人,或者说重庆方面还有没有更高层曾为该公司谋利尚不得知,但一个细节是,沐华平被指“为谋求职务晋升搞攀附”。

  信号

  重庆方面甘于被“围猎”者,还有更高级别的落马官员。

  今年4月,《人民日报》曾刊载过一篇文章,其中点到,“孙政才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党的六项纪律、中央八项规定条条违反,‘四个意识’个个违背,不仅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更贪赃枉法,大肆收受贿赂,成为甘于被‘围猎’的对象。”

  需要说明的是,政商关系并不是一个新词,一些官员与商人之间的勾结也非新事,十八大后一些贪腐的省部级官员接连被查,法院在审判落马高官时,也经常会专门点名与“老虎”存在利益关系的单位或个人。

  出现在“高官”裁判文书中的行贿单位或个人,往往都是一连串的,但行贿者们后来的情况,有,但并不多。

  不过,情况在今年出现了转变。

  在今年1月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指出,“围猎”和甘于被“围猎”交织等问题依然突出,要坚持受贿行贿一起查:

  聚焦党的十八大以来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现在重要岗位且可能还要提拔使用的领导干部,重点查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相互交织形成利益集团的腐败案件。

  这是一个信号。

  1月23日,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王晓林被查,之后官方证实,王晓林问题不少,其中一个便是甘于被“围猎”。

  2月24日,十八届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杨晶被留党察看一年、行政撤职,降为正部长级,对他的定性包括,“长期与不法企业主、不法社会人员不当交往,为对方利用其职务影响实施违法行为、谋取巨额私利提供便利条件”。

  杨晶落马后,各省(区市)立刻传达了学习中共中央关于对杨晶同志严重违纪问题及处理情况的通报,各地在通报中都提到了这样的要求:

  高度警惕“围猎”风险。

上一篇:有效治理诬告为担当者担当
下一篇:中央印发《党纪处分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