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研究 > 正文

培塑高质量发展的文化基础

发布时间:2018/10/09作者:颜晓峰 来源:新华日报

摘要:实现高质量发展,不仅要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体系建设和经济体制构建方面着力,而且要从培塑高质量发展的文化基础着力。文化是发展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力量,也是高质量发展的软实力,看似无形,实则有效。


  高质量发展,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核心内涵,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标识。实现高质量发展,不仅要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体系建设和经济体制构建方面着力,而且要从培塑高质量发展的文化基础着力。文化是发展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力量,也是高质量发展的软实力,看似无形,实则有效。

  文化是高质量发展的深层要素

  文化是科学理论、精神力量、思维方式、价值观念、行为准则等的总和。在人类社会中,文化无所不在,渗透于社会生产方式、劳动方式、生活方式、交往方式之中,并影响和制约着社会发展。高质量发展,无论是在经济领域,还是在社会领域,都不仅仅是发展方式问题,也是思想文化问题,有着深层的文化根基。推进高质量发展,不能不将文化要素纳入其中。

  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包含着支撑发展的文化转变。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改革开放40年来党带领人民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把发展作为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持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新发展的必然结果,是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特别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规律的内在要求。发展阶段的转变,是一个系统的转变、整体的转变,根本的是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立。而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立,不仅包括技术体系、产业体系、制度体系等,还包括思想文化体系的支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发展的巨大成就,绝不仅仅是生产的成就、物质的成就、消费的成就,而且也是思想的成就、精神的成就、文化的成就。同样,进入新时代,建设什么样的现代化经济体系,怎样才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什么是高质量发展,怎样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都离不开文化的定向、引领和支持。

  高质量发展是从发展方式、经济结构、增长动力到思想观念、文化品位、行为方式的全面转变。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就是发展方式从粗放式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经济结构从传统产业向现代化经济体系优化,增长动力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换的攻关期。这一转向,是经济体系的深刻变革,同时也伴随着思想文化的深刻变革。发展方式受制于文化方式,转变发展方式,不能不转变重数量轻质量、重规模轻实质、重形式轻内容、重当下轻长远的思想观念。经济结构和文化结构相联系,优化经济结构,必须从固步自封、囿于束缚、甘于落后、沉湎习惯的文化品格中解放出来。增长动力内含着文化动力,转换增长动力,就是要使创新成为民族、组织、企业乃至个人的行为方式。只有实现文化转变,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

  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底蕴是人的变革特别是人的文化的变革。转向高质量发展,意味着发展的质量变革,从低质量到高质量;意味着发展的效率变革,从低效率到高效率;意味着发展的动力变革,从旧动力到新动力。发展的三大变革,不是自然而然的变革,而是主体主导的变革,是人的变革的结果。质量是人的活动的产物,效率是人的劳动的能力,动力是人的创造的结果。这些变革看起来是产品变革、内涵变革、机制变革,实质上是人的变革。人的变革,主要不在人的自然力量的增长,而在人的社会力量的扩展。文化的力量是社会的力量的核心,正是有了追求质量、讲求效率、注重动力的人,才可能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高质量发展,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核心内涵,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重要标识。实现高质量发展,不仅要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产业体系建设和经济体制构建方面着力,而且要从培塑高质量发展的文化基础着力。文化是发展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力量,也是高质量发展的软实力,看似无形,实则有效。

  文化是高质量发展的深层要素

  文化是科学理论、精神力量、思维方式、价值观念、行为准则等的总和。在人类社会中,文化无所不在,渗透于社会生产方式、劳动方式、生活方式、交往方式之中,并影响和制约着社会发展。高质量发展,无论是在经济领域,还是在社会领域,都不仅仅是发展方式问题,也是思想文化问题,有着深层的文化根基。推进高质量发展,不能不将文化要素纳入其中。

  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包含着支撑发展的文化转变。党的十九大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是改革开放40年来党带领人民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把发展作为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持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创新发展的必然结果,是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特别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规律的内在要求。发展阶段的转变,是一个系统的转变、整体的转变,根本的是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立。而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立,不仅包括技术体系、产业体系、制度体系等,还包括思想文化体系的支持。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发展的巨大成就,绝不仅仅是生产的成就、物质的成就、消费的成就,而且也是思想的成就、精神的成就、文化的成就。同样,进入新时代,建设什么样的现代化经济体系,怎样才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什么是高质量发展,怎样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都离不开文化的定向、引领和支持。

  高质量发展是从发展方式、经济结构、增长动力到思想观念、文化品位、行为方式的全面转变。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就是发展方式从粗放式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经济结构从传统产业向现代化经济体系优化,增长动力从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换的攻关期。这一转向,是经济体系的深刻变革,同时也伴随着思想文化的深刻变革。发展方式受制于文化方式,转变发展方式,不能不转变重数量轻质量、重规模轻实质、重形式轻内容、重当下轻长远的思想观念。经济结构和文化结构相联系,优化经济结构,必须从固步自封、囿于束缚、甘于落后、沉湎习惯的文化品格中解放出来。增长动力内含着文化动力,转换增长动力,就是要使创新成为民族、组织、企业乃至个人的行为方式。只有实现文化转变,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

  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的底蕴是人的变革特别是人的文化的变革。转向高质量发展,意味着发展的质量变革,从低质量到高质量;意味着发展的效率变革,从低效率到高效率;意味着发展的动力变革,从旧动力到新动力。发展的三大变革,不是自然而然的变革,而是主体主导的变革,是人的变革的结果。质量是人的活动的产物,效率是人的劳动的能力,动力是人的创造的结果。这些变革看起来是产品变革、内涵变革、机制变革,实质上是人的变革。人的变革,主要不在人的自然力量的增长,而在人的社会力量的扩展。文化的力量是社会的力量的核心,正是有了追求质量、讲求效率、注重动力的人,才可能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上一篇:论革命文化的时代价值
下一篇:中国的“元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