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品频道 > 正文

规则的例外

发布时间:2011/08/19作者:加文·奥图尔 来源:中道网/译品

摘要:


      关于例外论视角和定义美国对其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的认知的核心概念,如果你想要一些相关的好例证的话,你会发现没什么比对于基地组织的主流言论更好的了。

  从布什到奥巴马,这个伊斯兰组织被理解和刻画为伤害到美国方式的现实威胁,令人恐惧。但是,除了改变了游戏规则的911事件和一些照猫画虎的袭击以外,"反恐战争"从来没有触及到美国的土壤,而且确实也没有触及到西半球的大部分地区。

  不过正如w·布什所确认的,对于美国人珍视重视却理解甚少的美国生活和文化的神话的安全威胁,现在成了一个全球性议题。巴拉克·奥巴马总统在最近的国情咨文中重申,这个支撑它的由来已久的视角持续的视角。

  如果说奥巴马的咨文中关于外交和安全政策的表述不是特别短的话,外界对于源于布什时期的国家安全的认知的所有线索如下:如布莱恩·罗福满在其修正主义者的出色而中肯的美国与拉美关系史中所指出的,对于美国制度而言,自我防卫已经成为"反应性的、预期性的,乃至防御性的--延伸到全球每个偏远之地"[p.384]简而言之,美国本土就是这个星球,本土安全就是整个星球的安全。

  单边主义

  在对美国史作的优美而富于勇气的回顾中,罗福满指出这个立场不无新意,它贯穿于华盛顿与国界以南的国家之间长期而往往颇为不顺的关系中。其主要政策产品是单边主义,而非孤立主义。正如美国已随着奥巴马当选发生了改变,美国依然故我:"它信仰自己的例外论,而且它理应成为世界的'领导者'。" [p. 385]

  对于不接受道德和军事领导权的非美国人而言,可能加诸于其主权上以及其民主的种种束缚,这是令人困扰而不爽的负担,在很久以前的帝国主义萌芽之初的19世纪就引起了怨愤。

  罗福满对其进行了更新。在对拉美政策的首次表述中,他探讨了奥巴马为何"让美国穿上了好邻居的外衣"。其2009年美洲峰会演讲释出的信号是,过去的干涉主义已大致结束,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新的平等关系。但是,可想而知,现实有所不同。

  作者指出,奥巴马浸淫在美国的例外论传统和美国历史使命信仰中,而且,从奥巴马主政起,美国积极从事现有的反毒品战争和反恐战争,它严重依赖其在拉丁美洲的空军基地网络来作战。美国地缘战略手段的重心,是打造与哥伦比亚的新关系,而这个新关系建立在支持哥伦比亚国家部队打击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游击队员的基础上,而不顾虑这场战争是否超出了哥伦比亚境内--而造成新的地区紧张局势,引起这一地区的愤怒反应。

  罗福满写道:"奥巴马与哥伦比亚的双边协定将令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政策更加军事化,却没有提前与相关拉美国家谘商。这再次证明了美国的单边主义,似乎与奥巴马的'建立平等伙伴关系'的承诺相左。"[p. 393]

  其他闪烁其词的例子很快就出现了:比如,美国插手洪都拉斯政变及其随后对政变者建立的政府的支持。

  奥巴马的政策首先揭示的是似乎要大张旗鼓进行变革的雄心与美国总统要抵制保守派政客的议程的具体限制之间的紧张关系,而冷战勇士仍然占据美国安全机构的核心。这些紧张关系以及奥巴马操作空间的有限在古巴问题上表现得非常明显,2008年9月美国决定延长对古巴的禁运,和以往一样,这个关于贸易的信号十分模棱两可。

  罗福满认为,奥巴马政府外交政策的这些例子部分说明,美国总统从前任那里继承的不只是"反恐架构",还有"两百年美国的遗产",即对其例外论和全球使命的信仰[p401]-这种信仰过去曾多次造成悲剧和导致政策的可悲失败。

  可以肯定,新总统继承了美国面临的旷世困境:奥巴马如果不去除五角大楼的后冷战安全教条,美国政策和"自由合作的福利国家"将不会有实质性改变。而其结果将是永不停息的战争。但是,如罗福满冷淡而勇敢地指出的一样,这不单单是个选择。

  "即使拥有大量财富和军事力量如美国,也不能经受永无休止的战争、腐败、渎职、愚蠢和傲慢。它必须在更加平等的基础上与其他国家和人民一起共享这个地球,否则就会迷失自己,迷失梦想。"

  罗福满提出了解决奥巴马的美洲政策问题的首个系统性尝试,而且对美国总统继承的(用他的话来说是"复制的")例外论提供了坦诚而尖锐的批评。他既没有对奥巴马进行个人攻击,也没有提出详细的变革处方。罗福满粗略而巧妙地指出,政治因素,是美国危机的根源。政治因素不仅包括美国总统权威的危险侵蚀和政治中心的腐败,而且包括认同因素和超越美国控制的因素,比如新的大国的兴起。他写道:

  只有对美国腐败的政治体制进行根本性的变革,同时抛下美国的政治神话。一个认为没有比它对国家安全的定义和对全球领先的诉求更高的法则的美国将造成更大的灾难。如果美国政府不多一些透明度、多一些责任感、少一些傲慢,前景将十分暗淡。[p. 403]

  前景当然不必然灰暗。作者作出结论,只有非凡的政治领导才能打破这个循环:如果奥巴马想重拾自己作为个人所体现出来的美国梦,他将不得不与过去,与围在他办公室周围的那些人做纪念碑式的决裂。他和他的国民能够担当此任吗?

  【注:加文·奥图尔是拉美书评的编辑】

   (本文版权为作者、译校者、《译品》电子刊和中道网所有;个人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于“中道网/译品”;网站或纸媒转载请与《译品》联系取得书面授权,否则将视为侵权)

(本文版权为《译品》电子刊和中道网所有;个人博客转载请注明来源于“来源:中道网/译品”,并保留完整的著者、译者和校者信息等;如转载时上述信息没有完整保留,则视为侵权,本网站将依法追究责任。网站或纸媒转载请与《译品》联系取得书面授权,否则将视为侵权。)

上一篇:到底该怎么拼写这家伙的鬼名字?
下一篇:亚洲两大巨人面面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