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大成材率为什么这么高

当我们亟亟去梳理过去的教育为什么成功的时候,我们已经悖离了教育的初衷。[详细]
  • 现代史上的个人主义思想谱系

    李宗吾的“厚黑学”也经历的诸多阶段的发展,按照我的理解,大致可以分为:第一阶段:专门利己主义,主要利己,哪管它又厚又黑,哪管它道德底线,李宗吾从历史中感悟到了这一点,又拿这一点来验证于历史,屡试不爽,这也为他赢得了话语平台,厚黑教主暴得大名,世人对他的印象,即来源于此阶段;但世人...[详细]

    时间:2012/10/16 15:04:14
  • 司徒雷登的“评价困境”

    正是燕京大学的成功,使司徒雷登成为当时各方政治势力的相争拉拢的对象,这最终导致了司徒雷登出任驻华大使这一职位,但是在教育领域游刃有余的司徒雷登在政治领域却常常捉襟见肘,最后竟然落得一个极为悲剧的首场,在美国,他成为对华政策失败的替罪羊,在中国,因为最后批评和反对国民党政府,他得罪...[详细]

    时间:2012/10/16 14:36:27
  • 胡适不宽容的一面

    知道胡适的人大都知道胡博士有“宽容比自由更重要”的名言,但是宽容的胡博士也有不宽容的一面。在民国十年(1921)五月十九日的日记中,胡适记载了“一件略动感情的事”,反映了他不讲情面的一面。[详细]

    时间:2012/9/26 9:59:19
  • 燕京拼图

    说十年磨一剑,似乎有点夸张,但从写作《教育家司徒雷登》一文到现在,倏忽已经十年。十年间,并非只关注于燕京大学,不过十年来所有的关注,似乎都在为目前撰写这本书做准备。[详细]

    时间:2012/7/9 9:44:41
  • 陈远:历史多复杂,你怎么可以说这样就不道德,那样就有风骨?

    凡是关注近现代史的人,都会注意到,这种冲突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冲突,而是一个知识群体,具体地说,就是延安知识分子群体,现在学术界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个群体,并有了不少研究成果。这种二律悖反并不是说他们所信仰的东西相互产生的冲突,而是他们自身与他们所信仰的东西发生了冲突,这些知识分子,在...[详细]

    时间:2012/6/21 10:11:29
  • 何炳棣为什么没有回国?

    尽管何炳棣一生都是典型的不介入政治的学者,其治学领域也绝少意识形态色彩,我的判断,正是这种态度,影响了何炳棣,让他当时留在海外而不是回国。[详细]

    时间:2012/6/18 11:36:47
  • 与立凡先生对话

    唐太宗曾说,“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明得失。”民国史,是中国之所以有后来诸多故事最重要的开始,今年也是“辛亥革命”百年,我们不妨一起忆民国。[详细]

    时间:2012/4/26 15:42:46
  • 答《杭州日报》

    几千年来国人其实一直还没有走出诸子的笼罩,虽然历经了五四的反传统和之后的传统断裂,但是我们的血液中流淌的是诸子的血液,不对诸子有彻底的了解,我们的文化基因就无法有质的更新。 [详细]

    时间:2012/4/26 15:40:32
  • 徐苹芳专业生涯上的两次转变

    22日凌晨,著名考古学家、国家文物局专家组成员徐苹芳去世,我注意徐先生成为考古学家之前的经历。因为那段经历展现了中国现代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转变,这个转变又影响了当时几乎所有的知识分子。 [详细]

    时间:2012/4/26 15:38:05
  • 清华与中国的现代化

    2011年的4月24日,清华大学将迎来她的一百周年纪念。清华的这一百周年,不仅是清华的一百年,更是中国现代化发展进程的一百年。在世界大学发展史上,确实也没有哪所大学,能像北大和清华这两所学校一样,和一个国家民族的现代化过程有如此紧密的关联与交织。 [详细]

    时间:2012/4/26 15:36:16
12  转到

陈远简介

近代史学者,河北武强人。近年来一直关注中国近现代思想史、文化生态变迁等题目。文章散见于《随笔》、《温故》、《南方周末》,并数次被《新华文摘》转载。编著有《逝去的大学》、《斯人不在》。著有《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逝者如斯未尝往》,在学术界文化界均有良好反响。其中《被忽略的大师——李宗吾传》钩玄稽要,为此领域中发轫之作。

最新动态
  • 2012/4/24 11: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