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口镇说扫黄

49年之后,禁娼最严,效果也最好。如果,“万恶淫为首”,“为首”的去了,一切都该好起来。可实际是,49年-78年之间的中国,是一个极不正常的社会,经济凋敝,文化萧条,一切的一切,都不成体统。反倒是,78年之后,“黄”色泛滥,经济也更加兴旺了。且,越是黄色泛滥的时期,越是黄色泛滥的地方,经济发展得越好。广东和沿海的“黄”最厉害,但那里的经济,远比西部地区好得多。[详细]
  • 转基因问题中的崔永元和方舟子

    没有是非,不等于没有好恶。判断好恶的标准是: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敌人做的,全是错的;我们做的,全是对的。[详细]

    时间:2014/10/29 9:17:59
  • 孔子和儒学十大悖论

    我不想把儒学和西方学说比较,因为,没有可比性;也不想让孔子和墨子PK--事实上,儒墨势不两立,在和墨家之辩论中,儒家从来也没占上风。我要做的,是让儒学内讧--看看,儒学是如何自相矛盾、左右开攻的。左右开攻,不是打别人,而是自己打自己,左右打右手。[详细]

    时间:2014/6/19 9:47:15
  • 人本自私的经济学证明

    没有自私,就达不成交易;没有交易,就没有社会。一个可以成立的、正常社会,不是要求人"大公无私",而是要求人为谋取私利而努力。如斯密所言:个人并没有将社会福利当作目标,但是,他在追求个人利益的同时,促进了社会总体福利的增加。[详细]

    时间:2014/6/5 9:55:14
  • 当马克思遇见孔老夫子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所有貌似完美的理论,一旦落地,都变得污浊不堪;就像一朵翩翩的、洁白的雪花,落在污泥遍地的国土上,一样。社会主义理论,看似完美,实则不然;儒学的社会蓝图,看上去很美,结果也糟得很。[详细]

    时间:2014/5/30 10:57:17
  • 日本人如何看待国有企业?

    国有企业在日本是不受欢迎的。一个集体荣誉至上的民族,一个凝聚力超强的民族,一个爱国如家的民族,居然歧视国有企业,必欲将所剩无几的国企私有化,为什么呢?因为,日本人认为,国有企业不是企业,国企只是政府职能的延伸,是政府部门谋取私利的后院和没有效率的经济傀儡。[详细]

    时间:2013/12/5 9:25:40
  • 中国人民不知道

    中国人对历史的审视和反思,是不到位的,甚至是非常浅薄的。“知耻而后勇”,今日无勇,反证我们没有认识到史上之耻。认识到了,就不会犯相同的错误,历史就不会一再上演惊人相似的一幕。 [详细]

    时间:2013/4/3 9:28:27
  • 集权专制国家之官场定律

    中国社会,流行“潜规则”。潜,不就是藏着,躲着吗?哪儿,最适于潜伏呢?不见阳光的黑暗之处啊。所以,潜是黑的同义语。潜规则,实乃黑规则。玩儿“潜规则”的社会,就是黑社会。黑社会,有哪些行规和道道儿呢,局中人,未必明了。[详细]

    时间:2013/4/3 9:26:52
  • 傅斯年是谁?

    本文名为傅斯年是谁,以提醒国人,千万不要忘记那些为民族、国家争自由的伟大先驱,不要忘记这位学贯中西的学者,不要忘记这位曾经的北大代校长,这位著作等身的思想家,这位49年之后“逃到”台湾的学人,这位台湾大学校长。他在生命最后一刻依然说:将没有钱上不起学的学生,拒之门外,是不近人情的...[详细]

    时间:2013/4/3 9:25:11
  • 关于《公天下》的另一种声音

     《公天下》不是仓促之作,而是长久思考的产物,是计划在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囊括中国政治史的大作。但是,不得不指出的是,《公天下》虽然在时间上跨越了四千年,可在空间上,却有一个极大的疏漏,即对在中国政治史中有重要地位的“土司”制度,未置一字。 [详细]

    时间:2013/3/21 10:07:59
  •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证实一个观点,有两个途径,一是实证,二是逻辑推理。实证是人们能想到的最直接、最可靠的方法。不过,也不要因此肆意抬高实证的价值,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过了。“过犹不及”,矫枉过正,就走到它的反面了。[详细]

    时间:2012/11/30 10:41:45
12345  转到

刘云枫简介

刘云枫,1965.10.  汉族,河北省井陉县人。博士,副教授。1981年—1985年在天津大学自动化系学习,获工学本科学位;1987年—1990年,继续在天津大学自动化系学习,并获得工学硕士。之后,在山西一所很不知名的学校从教9年。1999年—2002年,在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学习,获得博士学位。2003年至今,一直在北京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从事教学工作。

最新动态
  • 2012/2/22 9:2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