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生活的历史演变

选举主要是表明我是公共生活最重要的一员之一,是表明我手里那个权力。我把这个power用一票投给你,你的义务就是要保证我的安全。我们这是跟被选出来的官员进行公共契约。[详细]
  • 今天的中国怎么处理思想问题?

    物质丰裕了,思想并不自动跟随。思想的贫困极有可能与物质的丰裕突兀相伴。为此,需要另辟话题,审视思想对民族发展的独特价值。[详细]

    时间:2016/9/30 12:13:18
  • 官官矛盾才是官民矛盾的根源

    权力的天性和人的天性都趋向于集权,这实属正常。哪怕一个对自己道德要求无比高的官员,只要到那个位置上去,也会趋向于有更大的权力。约束权力天性靠什么?不靠他的自觉,最关键的是,每个民众不要放弃自己的权利。如果公民放弃了权利,寄望于权力善心发作,这就是与虎谋皮。[详细]

    时间:2016/9/20 15:13:58
  • 国家何以避免衰败:比较政治学的国家主题

    比较政治学以国家结构与功能的比较研究为基本主题。国家有着兴盛与衰败的不同存在状态。人们一般更为注重国家的兴盛。其实,不兜住国家衰败的底线,国家不可能实现强盛目标。兜住国家的衰败底线,在古代和现代国家的历史进程中,呈现出它决定国家前途与命运的极端重要性。避免国家理念的僵化、制度的走...[详细]

    时间:2016/2/24 11:44:18
  • 国家转型、中立性国家与社会稳定

    中国的国家转型,明显遭遇到国家偏执地提倡权力型治国理念、治国方略的阻碍。对于一个稳定的现代国家来讲,国家应当呈现出一种超越完备的宗教、哲学与道德学说的中立性,从而具备整合国内多元文化价值偏好的个人与群体的政治观念与制度前提。对一个多元社会的稳定来讲,国家站在不偏不倚的公正立场,平...[详细]

    时间:2014/12/11 9:46:43
  • 建设法治国家是中国政治转轨的需要

    推进依法治国,重点不在具体的立法程序、司法程序及其实施制度的建构,而在国家形态的选择。中国真正能够主动适应国家的被动转型,首先必须明确需要建立什么样的国家。[详细]

    时间:2014/12/10 15:28:31
  • 国家的均衡治理:超越举国体制下的超大型项目偏好

    超大型项目的政策侧重、资源耗费、后果估量,使人们对之深怀疑虑。从现代国家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来看,我们对举国体制与超大型项目无疑应该反思。[详细]

    时间:2014/11/26 9:08:48
  • 重述“马基雅维里革命”

    现代政治思想的生成,原来并不是马基雅维里个人的偏好,而是政治观察的深刻洞见。施特劳斯学派对马基雅维里的愤愤然,原来是因为也期待政治洞察力的他们,不太理解马基雅维里的苦心孤诣所指,有虑及此,似乎完全可以释然放下。[详细]

    时间:2014/11/25 10:02:37
  • 举国体制、超大型项目与国家的均衡治理

    中国的国家治理到现在主要还是举国体制,大家都知道举国体制是革命时代的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这样一种体制作为比较政治经济体制来讲是革命时代的产物,国家治理的重点是在国家政治建构任务告一段落情况下,主要是在经济、社会领域里头动员国家的基本力量来进行国家治理。这样的治理,主要是动用国家...[详细]

    时间:2014/9/1 9:57:26
  • 以党建国:政党国家的兴起、兴盛与走势

    政党国家借助政治意志而非法律程序治理国家的定势,不利于国家的稳定和有序。因此,它总是处在迅猛崛起和疾速衰颓的非正常状态,因此需要因势利导,进行政治改革。[详细]

    时间:2014/6/25 10:04:52
  • 论积极公民

    共和主义对自由主义消极公民的批判是不成立的。倒是共和主义对现代政治弊端的批判,如果缺乏自由主义的规训,就会潜含危险甚至显露危机。这让共和主义只能以自由主义为归宿。[详细]

    时间:2014/6/4 9:30:53
12345  转到

任剑涛简介

任剑涛,博士,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曾任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学社高级访问学者。研究方向包括道德哲学与政治哲学、公共理论、行政伦理、当代中国政治分析的研究等。承担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项目“政治哲学研究”、教育部项目“社群主义、儒家伦理与当代道德生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公共理论研究”等研究项目数项。已出版《伦理政治研究》、《道德理想主义与伦理中心主义》等著作,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华夏英才基金、霍英东教育基金教师奖,2005年获第五届广东省十大杰出青年称号。

最新动态
  • 2013/3/5 11:3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