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社会 - 文化 -  历史 -  政治 -  思想 -  读书 -  全球 -  译品 -  中道聚焦 -  中道参考
关于《苏联解体我的解读》

     苏联解体是巨大的历史灾难。但正如恩格斯所说的"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只有活动方式在改变"。尽管道路是曲折漫长的,但俄罗斯人定将走出历史灾难。

  对苏联解体的研究,首先要把事实真相搞清楚,并坚持论从史出原则。对我党的"九评",要运用邓小平"回头看"的方法重新审视,不应当成新的"凡是"。

  苏共是长期的"左"发展到后期的右。苏共演变具有"长期性",但整体质变具有"快捷性",垮起来快得很。吸取苏共的教训,就整体而言,既不能走邪路,也不能走老路,而要走新路。对马克思主义,既要"坚持",又必须强调"发展"。我们决不能忘记邓小平尖锐指出过的另一种性质(僵化)的"亡党亡国"。那就是:"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参考阅读

李君如:肖枫对苏联解体的解读
党的自身建设跟不上人民和时代的要求,党会被历史潮流所淘汰;放弃共产党的领导,党和党所领导的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走向自我毁灭。”我们的看法是,“制度”和“党”是两个关键问题,“僵化”和“自由化”都会葬送社会主义、毁灭党。 [详细]
王长江:对《苏联解体我的解读》的解读
我同意把党和制度作为重点。还要加一个看法:在这两个重点中,制度有更重的分量,是重点的重点。党的问题也在制度设计有问题。 [详细]
肖枫:究竟应如何看待苏联解体?

    苏联解体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应从整体上把握,统筹考虑各方面因素。现在国内已形成两大派观点,一派强调根本原因在苏共,另一派强调根本原因在体制,其实这二者都具“根本性”,并不是根本对立不可兼容的。

    决不应忘记邓小平尖锐指出过的另一种性质的“亡党亡国”,那就是:“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参考阅读

    在这诸多的因素中,最直接、最关键、最要命的是作为执政党的苏共自身的变质和危机。按博尔金的说法,“如果不是党遇到严重困难,不是党濒临危机状态,戈尔巴乔夫未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彻底瓦解这个有千百万人的组织”。【参考阅读

严书翰:研究苏联解体要有理论高度和学理深度
苏联显然不是败在硬实力,而是败自软实力。由于党员和国民的思想“乱了套”,于是凝聚力丧失,组织瘫痪,政府失去了动员力、号召力和组织力等。软实力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基础,当国家软实力丧失即呈负数时,无论其硬实力有多大,两者相加其综合国力相当于零。 [详细]
刘建飞:解读苏联解体的一个公式
中国共产党面临着四个“长期的、复杂的、严峻的”考验和“更加尖锐”的四个危险。这些考验和危险,基本都是当年苏共所面对的。只是当年苏共在这些考验和危险面前,没有经得住考验而铸下了历史悲剧。 [详细]
如何看待苏共变质?

    作为执政党,成就和威信是要靠一天一天日积月累地建立起来的,但若要垮起来,一周甚至一天就够了。

   今天如何看待苏共二十大和赫鲁晓夫,不应以“九评”的立场和观点为标准,而应以客观事实为依据、以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际情况很复杂,必须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参考阅读

孔根红:视角新颖 见解独到
苏联解体已过去20年了,但这个大国是如何崩溃的、苏共是如何垮台的,中国应从中吸取什么教训?这些问题是永不过时、常读常新的重要历史课题。为搞清这些问题,笔者认为读读此书是很有裨益的。 [详细]

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名誉会长赵曜推荐语:我国学术界在研究苏联剧变问题上,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见解,有这种那种“说”,都有一定道理。把各种“说”综合起来,就是恩格斯所说的,历史上任何一个重大事变的发生,都是“一个总的平均数,一个总的合力”的结果。后人将其称为“历史合力论”。肖枫同志在恩格斯论述的基础上,结合苏联实际,提出要把“合力论”和“重点论”相统一。他认为,“重点论”有两个,一个是党,一个是制度。这个观点是很有见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