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社会 - 文化 -  历史 -  政治 -  思想 -  读书 -  全球 -  译品 -  中道聚焦 -  中道参考
这个模式,一直很热门

近年来,学者们开始以综合性的视角看待中国模式,将其广义地界定为政治经济学概念,例如丁学良就主张按照社会科学学科划界的规范提法,把中国模式定义在政治经济学的领域,是在 “国家政权、国民经济、民间社会”三大块连接界面  。
 

就中国模式的形成而言,一些学者溯源至 1949 年,认为改革开放前 30 年的发展为改革开放后30 年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中国模式源于建国以来的 “试错”;不少学者却认为中国模式形成于 1978 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丁学良则将 1989 年夏作为分界线,将 1970 年代末期到 1980 年代末期的十余年时间定义为中国模式的 “史前阶段” 。

 

关于中国模式的具体内容,潘维认为国民经济、民主政治、社稷体制 “三位一体”,共同构成了独特的中国模式; 丁学良则把中国模式解剖为政治、经济、社会三个子系统,即以 “核心的列宁主义”为顶点,以 “社会控制系统”和“政府管制的市场经济”为支点的铁三角 。【参考阅读】

王缉思:“中国道路”任重而道远
中国发展道路必须具备普世性的模范价值,必须是可以通约、可以效仿的。究竟有没有所谓“中国模式”?决定中国发展道路的关键自变量是什么?中国未来发展应注意哪些问题?美国的经验又能给我们提供哪些借鉴? [详细]
近年来中国发展模式研究述评
“中国模式”的理解上存在着很大分歧。“中国模式”还存在着隐忧和外在的挑战,面临着许多需要攻克的难题。因此,当“中国模式”被热议之时,我们其实应当更加自警自检,谨行慎思,决不可自我膨胀,自夸“盛世”。 [详细]
这俩模式,常常会被比较

广东模式的历史定位是,从以前僵硬的国家吞噬市场和社会的一体化体系向国家、市场和社会三元结构分化、良性互动格局转型中的一种过渡形态。思想解放、改革开放是广东模式的精神内核,不断为旧体制注入新元素的制度创新是广东模式的实践品格。广东模式面临来自表层和深层的双重挑战,其未来转型取决于改革开放大业在广东和全国的深入推进。【肖滨:演变中的广东模式:一个分析框架
 

重庆是诸多探索中比较突出的一个案例。作为一种人类理想,社会主义从来就没有一种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固定模式。在不同的国家,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社会主义理想的实现方式不可能一模一样。在 “匮乏阶段”,中国发展出社会主义 1. 0; 在 “温饱阶段”,中国发展出社会主义 2. 0。进入了 “小康阶段”以后,中国正在探索社会主义 3. 0。【王绍光:中国式社会主义3. 0:重庆的探索

 

 参考阅读:蔡霞《广东和重庆都没有模式》;张千帆《“让“广东模式”和“重庆模式”自由竞争”》;秋风《广东模式与重庆模式的政治意涵

理解中国经验:发展模式的地方差异性
暂时没有共识,也许不是坏事。暂时没有共识意味着,在一个共同的中国经验内部,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尝试不同的发展或者治理模式。在存在着明显的地方差异性的情况下,要总结出一个 “中国模式”或者 “共识”的确为时过早。 [详细]
还权赋能:治理制度转型的成都经验
尽管近年来学界和媒体对重庆模式更加关注,成都模式的出现却比重庆模式要早。尽管这两个地方相邻相近,并有相同的地方语言和文化,但是,它们的发展模式却差异甚大。实际上,若将重庆模式和广东、浙江模式相比 [详细]
这些模式,事关经济发展

近20年来,各地总结出的经济发展模式大约不下10种之多。如苏南模式、温州模式、珠江模式、闽南模式(有人又区分为晋江模式、泉州模式)、沪郊模式、耿车模式、民权模式、湛江模式、浦东模式等等。而苏南模式、温州模式和珠江模式几乎是人所共知的三大区域经济模式,也是始终相提并论,争论最多,流传甚广的三大模式。

 

苏南模式是上世纪80年代,苏南地区发展乡镇企业启动农村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创造的市场化、工业化的一种地区发展模式。现在这种模式发生了重要的转型,由苏南模式转向新苏南模式。【全文

 

曾经有人把“温州模式”概括为“以家庭工业为基础,以市场化为纽带,以购销员队伍为骨干,以小城镇为依托,以一乡一业一村一品为特色”。也有人把“温州模式”概括为“市场解决模式”【全文

 

费孝通:珠江模式的再认识 【】 【

盲人摸象:中国地方政府分析
中国的经济改革以深远的方式改变了政治体制,最重要的后果是国家的结构化和国家内部权力的重新分配。这对地方政府的性质产生了重大影响。本文从直接描述财政状况开篇,回顾了对地方政府性质的不同分析…… [详细]
中国地方官员的晋升锦标赛模式研究
晋升锦标赛作为中国政府官员的激励模式,它是中国经济奇迹的重要根源,但由于晋升锦标赛自身的一些缺陷,尤其是其激励官员的目标与政府职能的合理设计之间存在严重冲突,它目前正面临着重要的转型。 [详细]
这些模式,有关民权民生

或是为了解决迫在眉睫的问题,或是施政者“高瞻远瞩”的改革措施。近些年来,地方政府创新举措踊跃,出现了许多基层治理新方式。大体可分为两类,一是地方社会保障方面的新做法,如神木模式、宿迁模式和新青县模式等;二是地方政府部门体制或乡村治理中的新制度,大多与使用和监督权力有关,如青县模式、温岭模式、顺德模式、麻柳模式、步云模式、巴州模式、邓州模式等。

 

与全国各地基本医疗保险相比,神木“全民免费医疗”的住院给付在结构上可谓大同小异,均设立起付线和封顶线,只不过在县内就医时起付线与封顶线之间的医药费用实施“全额报销”。所谓“免费”的特色,正是体现在这一点上。【全文

 

 青县模式是通过做实村民代表会议(以下简称“村代会”)制度,把村代会塑造成行政村的议决机关,而原来的权力机关村委会则成为具体的执行机构。【全文】新任县委书记李新平上任后,开始农村养老为主题的新青县模式探索。两个青县模式都曾入围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全文

张锦明:改革与改革的技术
2007年平安夜,朋友发我一条短信,愿与所有改革者分享:“愿上帝赐予我们勇气以改变能改变的一切,愿上帝赐予我们平静以接受不能改变的一切,愿上帝赐予我们智慧以知晓二者的区别。” [详细]
破解“人走政息”迷局的三大举措
地方新政随着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改革的大潮涌动层出不穷,但是,鲜有摆脱“人走政息”迷局的。“人走政息”不仅极大地浪费了公共资源,也使有益的改革和政策不能得到可持续的发展,导致新政虎头蛇尾,民众信任度降低。 [详细]

“模式”一词的基本解释是事物的标准样式。近些年来,人们逐渐开始将某些地方的创新做法,冠以某某模式,加以推广或模仿。这些新做法的产生往往有其特殊的环境和背景,并不一定放之四海而皆准,并且由于地方领导人更替等因素,一些模式随之被束之高阁,“人走政息”难题尚未得到解决。我们认为,无论是何模式或做法,最初出发点和最终落脚点必然应是公众利益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