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主题与时代本质

邓小平创造性地从“时代主题”与“时代本质”两个角度来全面认识和把握当今的时代,既肯定当今的“时代主题”是和平与发展,又强调社会历史发展的“总趋势不可逆转”,这是对马克思主义时代理论的丰富和发展。 [详细]
  • 肖枫:要全面冷静地分析和看待“斯大林热”

    20多年前苏联的“历史虚无主义”掀起“全盘否定”斯大林的恶浪,搞垮了苏联,这一历史教训值得记取。但当前要全面冷静地看待后来兴起的“斯大林热”有可能走向全面忽视斯大林错误和教训的另一极端化趋向,警惕对斯大林的“全盘否定”转向“全盘肯定”。因此对“斯大林热”决不可盲目地随声附和。对中...[详细]

    时间:2015/8/24 16:33:07
  • 重视把握“时代主题”与“时代本质”的统一

    邓小平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根据客观形势的发展和实际斗争的需要,分步提出并解决了当今时代的这两个基本问题。根据邓小平关于时代问题的这一科学论断,我们必须从时代的高度处理好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与历史发展大趋势的关系,重视把握“时代主题”与“时代本质”的结合和统一。[详细]

    时间:2015/8/19 9:20:47
  • 依法治国的理论取向与国际方位

    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是不断发展的理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它不只是简单地“坚持”,而是存在着如何“认识、继承和发展”三个方面的问题。新时期人民民主专政理论已有创新发展变化,现在说“坚持人民民主专政”,毫无疑问是指坚持“发展了的人民民主专政”理论和实践。国家治理现代...[详细]

    时间:2014/12/4 11:53:36
  • 与王伟光商榷:无产阶级专政理论该怎么讲

    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和无产阶级专政学说,不是凝固不变而是不断发展的理论。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既要坚持不丢“老祖宗”,又要努力讲出“老祖宗”没讲过的新话。阶级、斗争、专政不是不能讲,问题在于怎么讲。王院长这种讲法,把正确的东西讲歪了,使人思想更混乱,很值得商榷。[详细]

    时间:2014/10/20 11:06:56
  • 如何从战略高度看待“两个主义”的未来

    近几十年来我们已改变了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你死我活、不共戴天”的绝对化的旧观念,逐步认识到“两个主义”虽有本质区别,虽有矛盾和斗争,但它们不仅可以而且应当“相互借鉴、取长避短、求同存异、共同发展”。现在据个人的研究和认识,谈谈对“两个主义”未来的一些看法。[详细]

    时间:2014/9/19 8:33:11
  • 坚持对“苏联模式”的科学定位

    近年来,关于“苏联模式”的议论有不少,还出现了一些与邓小平的论述相去甚远的看法和说法。因此,对“苏联模式”的科学定位仍然有现实性。[详细]

    时间:2014/8/11 9:27:49
  • 必须坚持对苏联模式的科学定位

    苏联模式已随苏联的崩溃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了,但是因为这一模式作为社会主义的标准模式,在战后随世界社会主义由一国发展到多国而扩展到了世界,影响是非常深远的。中国也曾搬用过这一模式,且深受其害。按邓小平的说法,是解决“从苏联搬过来的”、“长期没解决好”的问题,实际上是将苏联模式当作中国...[详细]

    时间:2014/6/13 9:36:44
  • “苏联模式”问题上的理论混乱必须清理

    在“多事之秋”的1956年,中国共产党发表的《一论》、《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对当时动荡的国际共运起了“定海神针”的作用,大大提高了中国共产党的国际威望。这与后来中苏关系恶化,在“左”的思想指导下发表的与苏共论战的《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加速了国际共运和社会主义阵...[详细]

    时间:2014/4/28 11:32:23
  • 不要把“苏联模式”当作“筐”

    近十年来,国内学术界出现了一股将苏联模式即斯大林模式与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和实践完全“同一化”和“同质化”的倾向。一些学者对苏联模式进行“理论加工”,将其外延“扩大”到包括苏联整个社会主义制度,甚至包括苏联历史、苏共实践,以至苏联的发展战略、具体方针政策等都在内的“包罗万象的筐”。于...[详细]

    时间:2014/3/27 11:39:49
  • 肖枫:读高放《苏联兴亡通鉴》有感

    高放先生《苏联兴亡通鉴》引发了肖枫对苏联解体研究的思考,肖枫认为:对苏联解体的研究,虽然政治性很强,但它首先是“史论”而决不是“政论”,不能脱离历史事实去空发议论,更不能按自己“立场、观点”的需要去对历史事实进行裁剪。苏联解体是多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要坚持“合力论”与“重点论”...[详细]

    时间:2014/3/13 9:14:03
1234  转到

肖枫简介

肖枫  1937年生,湖南新宁人。曾长期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工作,从事政党对外交往和相关国际问题的研究,特别是国际形势和世界社会主义问题的研究。著有《开放的世界》、《当代拉美政治思潮》(主编)、《西方发展学与拉美发展理论》、《社会主义向何处去》(主编)、《两个主义一百年》、《社会主义:转折与创新》、《古巴社会主义》(合著)、《苏联解体我的解读》等。曾任中联部研究室副主任、正局参赞、部调研咨询组成员、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和一些院校的兼职教授。现虽已退休,但还研究点问题,写点东西,并力求成果能实事求是,戒“左”防右,摒弃极端,崇尚中道。

最新动态
  • 肖枫新作《苏联解体我的解读》出版,详见本站专题

    2012/7/4 9:2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