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战之后的美国:移民潮还是兵变?

时至今日,谁赢了美国2016年美国大选,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从虚拟回到现实,不管希拉里还是川普入主白宫,都要面对一个被贫富、左右、贪腐甚至性别问题深度分裂的国度。无论白宫的新主人是男是女,美国选战后常见的"蜜月期"恐怕难以再现。更为头疼的是,这场长达550余天,且低俗不堪、相互攻讦、狗血无比的闹剧之后,如何平复美国社会中愤怒另一半,绝非易事。[详细]
  • 希拉里的中国通智囊,务实者还是误事者?

    美国第三代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的共同点是把对中国外交行为的分析由宏观转向微观,由外部转向内部,由研究决策的外部环境和政策结果转向研究决策过程和决策参与者的细微观念。这与前两代学者的治学方法十分不同。然而有长必有短,第三代学者对中国外交细微之处的关注,有时不可避免地难以兼顾宏观方面的...[详细]

    时间:2016/8/31 8:47:51
  • 美国军政关系的理论与实践

    二战以后,美国文官政府与军方之关系(civil-military relations)不仅是美国学界争论不休的议题,也涉及美国民主政体的操作、稳定以致合法性的问题。二者之间的均衡、和谐与否,直接影响了美国对外政策和军事战略中的若干重大决策的成败。了解美国军政关系的历史走向,把握美...[详细]

    时间:2016/6/20 9:06:32
  • 一厢情愿的“新型大国关系”

    美国人从心理上很难接受一个非西方的、非基督教的、非西方式民主体制的,又有独立的自主外交和独立的核打击力量的大国。[详细]

    时间:2015/8/31 10:52:35
  • 美国的“中国问题”

    美国热衷于以非友即敌的方式分化世界,她能否愿意而且有能力接受一个非西方的、非西式民主的、非基督教的、非白人的中国?不管怎样,美中关系仍在未定之天。为维护未来几十年稳定和可持续的双边关系,双方都需要耐心和智慧。中国和美国不需要彼此相爱。但如果不能理解彼此的核心利益和战略文化,将会导...[详细]

    时间:2015/7/10 11:08:10
  • 美国“秀才”见了兵……你懂的

    白宫与军方的这种“无缝对接”的合作,在奥巴马执政期间几乎是一种奢望。六年来,美国防长的职位已经四次“易主”,从盖茨、帕内塔到哈格尔,卡特以前的三位防长来去匆匆,据说都因无法忍受白宫“小圈子”对军方事务的“过度干预”(excessive macro-management)。[详细]

    时间:2015/6/30 9:49:58
  • 被“遗忘”的战争,还是“朝战研究疲劳症”

    2015年6月25日,是朝鲜战争爆发65周年纪念日。六十余年来美国对朝鲜战争的反思呈两个极端:一方面是美国朝野的朝战“集体遗忘症”,另一方面则是军事史学界的“朝战研究疲劳症”。几十年来,美国朝战研究中的正统派、修正派、修正派的修正派,它们或各执一词,或相互交错,但趋势却是正统派(...[详细]

    时间:2015/6/30 9:31:59
  • 沈大伟的“突变”与美国的“中国学”

    如果不出意外,希拉里极有可能轻取对手,入主白宫。中方对沈文批判越狠,沈大伟进入未来希拉里政府的资本就越多,可能性就越大。为此,沈大伟的确走了一步“险棋”,赌上了与中国学界和官场的正常关系。[详细]

    时间:2015/4/14 9:47:22
  • 《朝鲜战争:未曾透露的真相》译者序

    20世纪中叶,中美朝韩在朝鲜半岛恶战三年,百万生灵涂炭,无数家园被毁,停火线却重回38度线。进入21世纪,东北亚地区仍在为60年前那场恶战所震撼,反支配,以至难以解脱。朝鲜战争的结局,是百多年来我们多难民族历史性崛起的第一步,更作为东北亚地缘政治的拐点而载入史册。《朝鲜战争:未曾...[详细]

    时间:2014/7/3 9:50:58
  • 克里米亚自决vs.乌克兰主权

    The Crimean referendum may well be a major step toward Putin's dream of making Russia a strong and respected power in the 21st century. [详细]

    时间:2014/3/21 10:37:23
  • 西方苏联学的内核与外延

    如今,苏联和苏联学都已作古。留给后人的除了浩瀚的书海,俄罗斯破碎的河山,还有抹不去的记忆。在44年的冷战期间,真正属于苏联学的基本“内核”的“理论”只有高度意识形态化的集权模式(totalitarianism)。在相当程度上,这也是西方自由主义理论(liberalism)对于西方...[详细]

    时间:2014/1/28 10:57:55
1234  转到

于滨简介

于滨,生于北京。美国斯坦福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北京第一外国语学院学士。现任美国文博大学(Wittenberg University)政治系教授。上海美国学会资深研究员,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太平洋论坛(Pacific Forum)中-俄问题特聘研究员,《亚洲时报》在线(Asia Times Online)资深撰稿人。曾任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所、复旦大学、斯坦福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夏威夷东西方中心、香港岭南大学访问学者,中国留美政治及国际关系学会主席 ,国务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曾在陆军第38军113师服役。主要中、英文著作6部,中、英文学术和政策论文百余篇,以及大量中、英文报刊文章。

最新动态
  • 于滨教授撰写的《西方主义》一文,即将付印,中道网亦将刊发。

    2016/6/20 9:09:34